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一章 辩诬

第十一章 辩诬


  ”世昌获罪的事情,以及关于我水师淫逸腐化的谣言蜚语,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吧。“丁汝昌大清早便在海军公所的提督衙门,召集了全部的北洋海军军官训话,一番痛心疾首的话语,使得下面议论纷纷。
  ”这个,现在外面,特别是朝廷,一些家伙没事干,尽喜欢诬陷诽谤,朝中拿咱们水师当眼中钉的也不在少数,有几句人身攻击是正常的。“林泰曾满怀微笑地站起来说道。
  “哼!忠心报国倒是劣迹斑斑,这颠倒黑白的丑事,也就那些朝中无所事事的言官大佬能做。”刘步蟾哼着鼻子,一脸不屑的表情。
  “今日该到场的人都到了吗?我怎么没看见定远二副王大忠和镇远大副杨用霖那两小子?”管带邱宝仁愣头愣脑地向左右望了望。
  同一时刻,王大忠和杨用霖带着柳子、吴胖子一班人,趁着提督府开会的当儿,在岛上展开了秘密大盘查。
  “老大,岛上的秘密赌博场所咱们可是找了一个便,是有几家地方搜出了麻将、牌子、骰子,但是根本就不是什么赌馆。”柳子小心翼翼地禀报道。
  “都记下来,对了,你们在岛上有没有发现过女子?”王大忠眼睛一瞟柳子。暧昧地问道。
  “这怎么可能?咱们自打当水兵以来,你看看,这张脸!”柳子故意拉了拉蓝眼圈。
  ”小子,不要抱怨嘛。“王大忠呵呵大笑道。
  ”咱在威海的老娘,还有媳妇,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但是只有休假才能回去,这岛上,竟是男人的臭味!“柳子嘟着嘴抱怨道。
  ”可是柳子,这就叫人比人,踹死人!咱们在岛子上严格按照北洋海军章程来办,那边的方管带在威海私底下有他么十几座别墅,小老婆娶得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吴胖子拍了拍柳子的后脑勺,故意眨着嘴说道。
  ”行,那咱们去查威海县去!“柳子唱了一个大诺道。
  ”废话,军门明明叫咱们明察暗访刘公岛!“吴胖子跺脚道。
  “可是那些官老爷偏偏要找咱们北洋海军的麻烦,你懂不懂,咱们叫树大招风,每年那么多的银子流到这,这么大的海军,谁他妈不垂涎三尺,干事的人天天努力,偏偏给他妈造谣生事的家伙当成笑话,捣一捣坏水,咱们这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柳子应和道。
  “闭嘴!你们两个乌鸦嘴,咱们这次调查水师,你们都忘了,丁军门怎么吩咐咱们的,照实点差,照实汇报,此外,还要盯着黑龙,看看他跟方管带有什么阴谋,你们明白不明白!”王大忠一脸不爽地制止了柳子和吴胖子两人的扯淡,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刘公岛铁码头,准备检查各个作战军舰。
  “口令!自强不息!”刚靠近致远舰,致远舰的管轮荣辉便立正敬礼了起来。
  ”我说荣辉呀,你们家邓大人现在正犯着事,你还那么大声,想害死你们家大人呀!“王大忠顺手拍了荣辉一个脑瓜子,煞有介事地训道。
  ”可是,我们家邓大人那是冤枉的呀!天地良心,这刘公岛本来规矩就大,但是我们家大人那规矩就更大,您评评理,一年三百六十日,咱们家大人超过大半年都呆在舰上,从来不上岸,他怎么克扣军饷,怎么贪污?还有咱们家大人的英国名犬,那可是接舰时候英国司令送他的,在外国,那军舰上养名犬就是图个吉祥!怎么被煞费苦心的家伙一造谣,就都变了味了,这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吗?“荣辉一股老子的犯嘀咕,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我说兄弟,男子汉顶天立地,流血不流泪,你哭个煞?咱们北洋海军的口令不是说了吗?要自强不息!唉,有人诬陷打击你,那你就应该自卫嘛,这样,你们家邓大人才不会死!“柳子阴阳怪气地劝了老半天,荣辉总算不哭了。
  ”对了,荣辉,按照北洋水师章程,这水兵下至夫役,上至提督,那每月的饷银都有规定是多少,你能不能提供给咱们致远舰的月饷账本?“王大忠眯着眼睛想了想,好言问道。
  ”喔,大人,这个标下早就等着了。“荣辉一团欢喜地进船舱呼喝同僚。
  ”柳子,吴胖子,老杨,咱们兵分三路,收集各个兵舰的发饷情况,争取在丁军门会议结束之前,找到邓大人是被冤枉的证据!“王大忠看了看众人,理性地吩咐道。
  而在同一时间,海军公所,邓世昌虽然被点名批评,并有被朝中御史联名参奏的前科,但是罪名未定,也参加了丁汝昌传召的会议。
  ”启禀大人,盛大人的轿舆已经在海军辕门外了!“突然,一名亲军慌慌张张地进到议事厅,向面色凝重的丁汝昌报告道。
  ”喔,盛大人来了,诸位同僚赶紧出辕门迎接!“丁汝昌大喜过望,第一个站起来,带领着众人出了海军公所。
  辕门外号炮齐鸣,在一片欢喜中,天津船坞总办盛宣怀的轿子落了轿,步出笑容满面的盛宣怀,向满面春风的丁汝昌拱了拱手。”盛大人,快请,请代雨亭向中堂大人问好!“众人一路欢声笑语,把盛宣怀迎进提督衙门。
  “口令,自强不息!”雄壮的号子,让盛宣怀不禁兴致勃勃。
  ”嗯,自强不息,我大清,就应该有这种新气象!“盛宣怀捋了捋胡须。
  ”大人此来,风尘仆仆,真是辛苦了!“丁汝昌客套道。
  ”喔,雨亭,您是知道的,因为朝中出了点变故,有个别小人捕风捉影,到处造谣,攻击你们海军终日聚赌,李中堂不放心,也是为了平息朝中的悠悠之口,所以派在下来刘公岛,查探查探虚实。“盛宣怀话中有话地说明了来意。
  “大人有何指教?”丁汝昌试探着问道。
  “唉,这个,其实在下出发之前,李中堂已有耳闻,说这次朝廷传出流言蜚语,我水师被人身攻击,其原因,是因为军中有人无德,所以中堂指示在下,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盛宣怀说得信誓旦旦,慷慨激昂,所有在场奉陪的大小军官都笑脸相望,心里却在七上八下。
  “盛大人,这时候不早了,鄙人已经准备了一间静僻之所,请大人先早早休息,明日再谈公事如何?”丁汝昌满面堆笑地劝道。
  盛宣怀眼睛一眯,抬手看了看人群中的副将方伯谦,故意哼了一声。
  方伯谦眼睛一转,赶紧上前打圆场:“军门,盛大人一路辛劳,但是公私分明,这调查颠倒黑白之事,惩处故意诽谤,知法犯法,玩忽职守之将弁既然是公事,盛大人也不好做的孟浪,还是请军门先跟盛大人交个底吧。”
  方伯谦一席话,正中丁汝昌的软肋,他眉头一皱,赶紧呵斥方伯谦:“伯谦,你这是什么话。”
  盛宣怀摇摇手道:“丁军门,这也不能怪方副将不服,确实这事情太大了,外面流传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厉害,不但坏了北洋海军的名头,也让李中堂大人在朝中没有面子,所以查出肇事的主犯,交给朝廷·一个说法,澄清水师的污秽,本人绝对不敢有半点懈怠。”望着盛宣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骄横神情,丁汝昌很快就没了主意。
  “军门,让标下替军门解围吧。”方伯谦附在丁汝昌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乐滋滋地上前拱拱手,煞有介事地从袖口取出一封奏折,郑重其事地交给盛宣怀。
  盛宣怀大摇大摆地打开一瞧,不禁长叹了一声:“丁军门,这是怎么回事?致远舰管带邓世昌今日为何没有前来迎接本官?还有,为什么这水师里面有人控告邓管带苛待水兵,克扣军饷,行事莽撞?难道这北洋水师不好的诽谤以及不实之词,都是因为这个邓世昌而起的喽?”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把丁汝昌急的汗流浃背,半天哽咽在那说不出一句话。
  “回盛大人的话,这完全是有人故意陷害,邓大人忠君报国,平时致远舰训练严格,所以有可能一些水兵没有达标,便被暂时罚了军饷,但这只是训练的手段,邓大人可是一两银子也没贪呀!”林永升愤然上前辩诬道。
  “林副将,你这话就不对了,明明奏折上有水兵控告的具体材料,怎么会是凭空诬陷呢?难道邓大人真的就没有犯过一点事吗?”盛宣怀轻蔑地反驳道。
  “盛大人,您也太过分了。依步蟾看,这些材料您尚未查实,怎么就能认定林管带一定说的就是错的,控告一定就是事实?这也太武断了吧!”这时,人群中,刘步蟾按耐不住,气呼呼地瞪着眼睛上前给林永升帮腔,众人顿时都大吃一惊,因为邓世昌是粤人,平时和刘步蟾的关系并不很好,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刘步蟾竟然出来说话了。
  “刘总兵,你的火气看来还不小嘛,要不这样,今日咱们就先上邓管带的致远舰,看一看这致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盛宣怀见刘步蟾出口顶撞他,不禁也变了脸,撺掇着要看邓世昌的笑话。
  “口令!自强不息!”众人跟着疾步如飞的盛宣怀上了小舢板,直接进了致远舰的甲板,守卫的哨兵一看人来了,赶紧上前阻拦。
  丁汝昌不得不亲自说了自强不息四个字。
  “哈哈哈,自强不息!邓大人真是好雅兴,一个人躲在船上自强不息,看起来是想造反呀!”盛宣怀极其不屑地撇了撇嘴。
  “回盛大人,按照北洋海军章程,各舰管带平时必须呆在舰上,不准上岸,世昌这不过是值守罢了!”舱门突然一开,迎面步出一个中年汉子,附身拱手道。
  “世昌!众人顿时都直了眼睛。
  ”喔,邓管带,你的表述能力还不差,不过一个好的将弁,光凭嘴上功夫,是不成体统的,大人不知道,如今你的名声已经在京畿传遍,真可谓臭名远扬呀。“盛宣怀冷笑道。
  ”喔,盛大人,都是一些无聊小人的人身攻击,无端造谣生事,有什么价值,世昌一心为国,两耳不闻窗外事,又何必介怀,荣辉,你说是不是呀?“邓世昌丹凤眼一撇,管轮荣辉便认认真真地呈上了一封致远军饷领取的账单。
  ”可是,这军中超过八成都说你邓管带的不是,你总该给中堂大人一个回复吧。“盛宣怀接过账目草草一翻,冷冷地问邓世昌道。
  ”回盛大人,丁军门,这事情已经查明了,请大人过目!“正在此时,甲板上欢欢乐乐地歩过来三个人,众人一瞧,正是杨用霖、王大忠、柳子这三个家伙。
  ”标下给军门请安!“三个人同时打千道。
  丁汝昌的脸色霎时转到了红色,抚须笑道:”怎么样,用霖、大忠,你们在军中查到了什么,还不给盛大人讲明?“
  ”嗻!盛大人,我们奉丁军门之命,明察暗访,发现那些社会上流传的攻击我水师的不实之词,其实都是捕风作影,颠倒事实,分明是有不法之徒恶意为之,比如说好色,开赌场,标下已经暗暗查过,刘公岛就那么巴掌大,几百家赌场,妓院,怕是装都装不下!“杨用霖径直汇报道。
  ”是的,盛大人,咱们这要是说好色,倒是方大人有几房姨太太,不过,她们还在威海县里呢,要不盛大人跟方大人进城查查?“王大忠嬉皮笑脸地说道。
  ”放屁!王大忠!“盛宣怀囧得面红耳赤,不禁粗话脱口而出。
  忽然间,致远舰上一阵猛烈的地动山摇,顿时把众人冲了个东倒西歪,盛宣怀没有在军舰上呆过,立时被跌了个倒栽葱,伏在甲板上呻吟。
  “盛大人,没事吧,大忠,用霖,还不快扶起大人!”丁汝昌心中偷偷一乐,赶紧板起面孔命令王大忠和杨用霖。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浪头怎么这么大?”盛宣怀被冲起来的浪头淋了个狼狈不堪,气急败坏地甩开王大忠和杨用霖的手臂,破口大骂道。
  “大人,您千万息怒,这是到了风期了,海上刮台风,大人千万小心!”王大忠笑嘻嘻地劝道。盛宣怀虽然是李鸿章的亲信,但毕竟不是海军出生,只是个旱鸭子,被旋风巨浪搞得狼狈不堪,丑态毕露,还亏得王大忠和杨用霖照应周祥,才没有直接掉进水里,不过,他早已经是头晕目眩,丝毫不想再呆在致远舰上了。
  “唉,这好好一个水师,怎么就糊里糊涂地被人背后攻击,坏了名头,上奏进行臭骂的御史们也真是的,换了他们,能熟悉这水性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雨亭,我看你海军这个口号说得对,自强不息!人家说你也不要停!”盛宣怀一边在杨用霖和王大忠的搀扶下大步下了舰桥,一边唠唠叨叨地跟紧跟在身边的丁汝昌发牢骚。
  “是,大人,多谢您的提醒。”丁汝昌赶紧笑脸拱手道。
  此时,海面上的旋风不刮了,蔚蓝的大海波涛暂时回到平静,盛宣怀眼睛一亮,又缓过了神来,他倒背着手,装腔作势地命丁汝昌带着他在致远的炮塔,甲板,锅炉,轮机舱到处转悠检查,看到舰艇上的水兵军服一身天蓝色的方形补子军服,整整齐齐,气宇轩昂,不禁抚掌笑道:“”好,这邓管带还真有一手,不但军舰整洁,连这个水兵都是训练有素的,一路望过来,正是个个虎虎生威呀!“
  ”大人严重了,这不过是水师的例行举措罢了,水兵们都按照章程操练,所以齐整些。“丁汝昌眉头一松,赶紧谦虚道。
  ”丁军门太谦虚了,这就叫主心骨,没有大将坐镇,哪有精锐的士兵呢?想必是我北洋海军这气场比那些陆军高出许多,朝中有人嫉妒了,这才长着舌头,背后拍砖,竟传些厚颜的流言蜚语来损人,整人,再说李中堂办了那么多大事,在朝中多多少少也有对头,特别是那个皇帝的老师翁老头,所以北洋水师被整,也不是什么怪事。“盛宣怀抚须安慰丁汝昌道。
  ”喔?连大人也认为,我水师是冤枉的喽?“丁汝昌脑门一热,几乎是脱口而出道。
  ”雨亭兄,这不就是了?其实咱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都是李中堂的门下,正所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李中堂在朝中之所以还能呼风唤雨,深受老佛爷和皇上的亲睐,超过一半,那都是咱们北洋水师的功劳!试想保卫我大清万里海疆,除了咱们北洋水师,他广东的,福建的能行吗?就他那几条破船!所以,这北洋水师的安危,那是中堂和朝廷唯一关注的大事!无论如何,那也不能让水师出事!“盛宣怀咽了一口口水,口若悬河地侃侃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