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十章 艰苦磨练

第十章 艰苦磨练


  “口令!自强不息!”王大忠睡在睡袋上,眼睛微朦朦地睁开,打开自己身上的核桃小表,发现抖动的时针已经指到了第五个格子。
  “妈的,谁那么缺德,大半夜里喊什么口令!”王大忠摸摸头,腾地一下跳起来,破口大骂道。
  “大人,您怎么睡到这里来了?这不是水兵的仓吗?”王大忠话音刚落,一名水兵已经战战兢兢地上前问道。
  “喔?被你发现了?军官就不能和士兵睡在一起吗?这叫平易近人,你懂不懂!”王大忠打了个喷嚏,漫不经心地说道。
  “怎么,怎么了?咱们王大人又不是外面来的军官,定远舰上也混了这么几年,这一大早喊口令的事一件也没碰到过,干嘛,准备人身攻击怎么的?”睡袋中的吴胖子和柳子都嗖地一下跳了出来,挺着胸脯大吵大闹道。
  “不不不,几位爷,这早上晨练的时间提前一个小时,不是王大人您才定的吗?”水兵两手一摊,莫名其妙道。
  “喔!好像是有这么个新规定。但是,本官还没实行呢?”王大忠一拍脑袋狡辩道。
  “是谁说没有实行呀?”这时,舱门一开,笑吟吟的刘步蟾带着沈寿堃,军装严整地站在王大忠一干人的面前。
  “给大人请安!”王大忠立即慌了神,赶紧起立打千。
  “王大副,这时间不早了,前日听你的建议,大家为了比琅威理时代的训练更严格,统一早上提前一个时辰晨练,你看看外面,弟兄们都练上了。”刘步蟾悠闲地一指甲板,王大忠赶紧穿好军服出了船舱,发现一大队神采飞扬的水兵穿着号衣,正练练有词地按照节拍作早操。
  ”王二副,这可是沈大副的手下,你的手下可都在睡懒觉,怎么样,晨练时间还要退后吗?“刘步蟾谈笑风生道。
  ”这“王大忠顿时脸憋得像个茄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军门,王二副毕竟新官上任,没有经验,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不然直接让他从练勇干起,标下怕太折他的面子。“沈寿堃嘿嘿一笑,拱手求情道。
  王大忠当场闹了个没脸,气愤愤地拿着暖帽灰溜溜地上了甲板。身后顿时爆发出一阵子欢声笑语。
  一个月后,没精打采的王大忠碰到神采奕奕的杨用霖,当时就形成了对比。
  ”大忠,这升了官以后还这么愁眉苦脸的,值得不值得呀。“杨用霖饮了一口茶,笑嘻嘻地问道。
  ”唉,杨大人,没想到刘军门这么难搞,在定远旗舰上当二副,真是二到家了,一来二去,硬是搞了个没脸,你看,全水师的都司以上军官,就咱这鬼话多,整天被恶搞,在弟兄们面前算是没面子了。“王大忠吐出了心中的不快。
  ”哈哈哈,没想到刘军门还真的跟你杠上了,我们镇远舰这边倒好,林军门是个老好人,虚心向下求教,你看,这一个月,我又长肉了。“杨用霖不禁哄堂大笑,还幽默地向王大忠显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
  ”不过,这也不意外,谁叫刘军门是军中有名的刺头呢?咱虽然是老兵,但是自始至终都是泥腿子一个,没有上过什么水师学堂,丁军门一句话就把我按在了刘军门身边,不服是意料之内的事。“王大忠苦笑着叼着茶腕。
  ”哈哈哈,大忠,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如何让刘军门这种会挑人骨头的上司心服,就看你自己的了,毕竟丁军门选的是你呀。“杨用霖逗趣道。
  “嗨嗨嗨!”刘公岛的岸上,飞奔着一大批穿着练勇号衣的新兵,在柳子和吴胖子的带领下,整整齐齐,动作一致地长跑。
  海浪沸腾,泼如雨下。
  ”这是哪个船上的水兵?“大清早,丁汝昌在刘步蟾、林泰曾,陆路总兵张文轩的陪伴下,从海军公所出来举目眺望,发现岸边多了一支兢兢业业的跑步长队,不禁乐开了怀。
  ”回军门的话,是刘军门的旗舰定远舰水兵,定远铁甲上的水兵这样操练已经很久了!“邓世昌乐滋滋地拱手道。
  ”喔,还有正卿你所钦佩的水兵,真是不容易,步蟾,你这回可真是全军的典范呀!“丁汝昌笑眯眯地望着面红耳赤的刘步蟾,连声称赞道。
  ”是,多谢军门的夸奖!“刘步蟾受宠若惊般地赶紧拱手道谢。
  众人一番畅谈之后,刘步蟾第一时间跑回了定远号甲板,站在王大忠和柳子、吴胖子面前。
  “军门有什么事?”王大忠小心翼翼地问道。“王大忠,你他娘的”刘步蟾废了好大力气才憋出了几个字。
  众人一时间都惊呆了,环视着王大忠准备看热闹”你他娘的真有一手!不错!干的太好了!“突然刘步蟾哈哈大笑起来:”大忠,你是怎么想起来让新兵在岸上跑步的?“
  ”这个,刘大人,我看新补进来的新兵蛋子什么都不懂,立即教他们别的,也费劲,倒不如乖乖地跟着老兵排队拉练,这样也好看点。“王大忠嘿嘿地傻笑道。
  ”好!大忠,沈寿堃以后就听你指挥了,以后定远号上的新兵,都由你训练,记住,一定要训练出打得最准的炮手!“刘步蟾拍着王大忠的肩膀,豪迈地谈笑风生道。
  从此,北洋舰队的岸上拉练就成了新兵的必修课,每天丁汝昌都能看到哼哼唧唧的水兵排着队在岸边跑过来跑过去。
  ”口令!自强不息!“一声响亮的回应把丁汝昌的思绪打断。
  ”怎么了?“丁汝昌奇怪地望着打千的经远号管带林永升。
  ”军门,出事了,邓大人又被人告了!“林永升双眉紧锁道。
  ”怎么,是不是因为军舰上养狗的事?“丁汝昌猜测道。
  ”正是,以标下来看,这就是一个阴谋,忽然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说我们北洋海军好色聚赌,还在刘公岛上大肆建立了几十家妓院赌馆,我们海军的军官,都被人形容成色鬼赌徒,朝廷上已经有御史开始联名参奏了。“林永升愁眉苦脸道。
  ”色鬼?真是好笑!我水师年年的水兵都住在军舰上,哪里有时间搞什么妓院,真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丁汝昌不以为然道。“可是一旦别有用心的家伙颠倒黑白,无中生有,那地缝里面也能扒出粮食来。”杨用霖非常愤慨地向丁汝昌作了汇报。
  “用霖,你是说,世昌又被人逮了个无中生有吗?”丁汝昌一捋胡须,愁眉苦脸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朝中既然有参劾我们北洋水师好色聚赌的折子,李中堂那边已经奉旨派人前来调查,没想到,军中有人暗暗打了邓大人的小报告,说他在军舰上苛扣军饷,并且还养了一条名犬。”杨用霖一五一十地说道。
  ”混账,这个暗中使绊子的家伙是谁?拿世昌当盾牌,一定要给我查出来!“丁汝昌不禁怒火万丈道。
  “军门,现在全国已经到处在传谣言,说我们海军,倒不如,借这次李中堂派人下来,咱们大大方方的派人配合调查一番,也好平一平到处流传的谣言。”杨用霖拱手道。
  “嗯,是个好办法,另外,咱们水师中有些家伙隐隐地在后面拆后台,也不能放过他们,一定要给本督查到,看看是谁那么吃里扒外!”丁汝昌扑地一掌,打在了案头上。
  “是,军门!”杨用霖双眉舒展,欣然打千道。
  “军门,我看不必查了,这个在暗地里下绊子的就是标下!”丁汝昌话音未落,从提督衙门口进来一个人,急匆匆地上前跪下请安。
  ”方伯谦?怎么,你有何话要讲?“丁汝昌定睛一看,见跪在地下的正是自己比较亲近的副将方伯谦,不禁惊讶地目瞪口呆。
  ”军门,其实邓管带的那些事,是标下透露给盛宣怀大人的。“方伯谦直言不讳道。
  ”方伯谦,你小子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世昌开罪你了?“丁汝昌不禁心头大怒道。
  ”这个,其实,标下这么做,都是为军门着想呀!“方伯谦信誓旦旦地讲道。
  ”胡说,伯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丁汝昌的脸色顿时一变道。
  ”军门息怒,邓管带在军中得罪的人简直太多了,他又是粤人,跟刘总兵他们搅不到一壶里去,这盛宣怀大人下来一查,自然是他坏话最多,再说,邓管带是我水师中最遵守北洋海军条陈的人,把他抛出去给盛大人检查,那不是万无一失嘛,再说,就连邓管带这种刺头都被军门给揪出来不是,不是能提高军门的威望吗?“方伯谦吐沫横飞地侃侃说道。
  ”呸!方伯谦,你这算哪门子的好意,你陷害忠良,挑起军中的派系之争,你竟然还说是为军门好,真是无耻!”一旁的林永升气得火冒三丈,一把拽住方伯谦的衣领,就要动手。
  “住手!”丁汝昌一看要出大事,赶紧大声喝止,林永升、方伯谦两人这才松手伫立。
  丁汝昌气愤愤地指着方伯谦的鼻子大骂:“伯谦,本督跟你们说过什么了,我海军是一股绳子,不分彼此,只有团结才能维持我北洋海军的威名,而你呢,尽想着别的事,你这不是给本督添乱吗?你如此行事,外面的小人怎么不会造谣生事,这流言蜚语能杀人呀!”
  方伯谦被骂得一鼻子灰,低着头面红耳赤。
  “军门,标下认为,邓大人克扣军饷肯定是另有隐情,若是赏罚不明,这军中就要大乱,到时候外敌进犯,我水师如何能打仗呢?”林永升诚恳地拱手进言道。
  “军门,我认为,林大人说的有道理,倒不如公开将此事来个调查,这样也可以向朝廷表明我水师的真正外貌。“杨用霖点头赞同道。
  ”好,用霖,王大忠呢?王大忠在哪里,快把他也叫进提督衙门吧。“丁汝昌心急如焚道。
  ”王大忠,快!军门叫你去,有要事相商!“丁汝昌的护军在夜幕赶到定远舰上,敲响了王大忠的船舱。
  ”口令!自强不息!“王大忠急匆匆地响亮一声口号,惊动了大堂里的丁汝昌。
  ”好,大忠来了,让他进来,伯谦,永升,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丁汝昌平缓地吩咐道。
  当方伯谦还带着情绪步出海军公所的时候,丁汝昌的提督衙门大门,突然扑通一下关上了。
  ”老爷,后院有位贵客,说等了老爷好久了。“方伯谦悻悻然回到官邸,突然家仆老福面露难色地向他打千请安。
  ”什么?这个时候他还来,想把人害死呀。“方伯谦暗暗抱怨了一句,赶紧示意老福把门关上,任何人不准进来。
  到了后堂,一个商人打扮,满面笑容的马褂先生喜滋滋地向他拱手致意:”方大人,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们的报酬可是已经送到了,威海三处别墅,外加三个十八岁的美貌小妾,我们只有一个要求,把邓世昌给做掉!怎么样?“
  ”先生,这别墅我算是收了,不过我想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想要邓世昌的命,北洋海军的流言蜚语到底是不是你们四处宣传的?“方伯谦谨慎地小声问道。
  ”大人,我们只谈利益,不讲出处,说实话,咱们跟盛宣怀大人,有直接的关系,至于你们海军的谣言,我们无可奉告。“来人狡狯地笑了笑。
  方伯谦转了转眼珠,呵呵笑道:”明白了,反正只要是上面一句话,我方某人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一本万利,先生应该是明白的。“
  黑幕中,伏在方府后院的柳子和王大忠,亲眼看到一个诡异的黑影,从方家的后院渐渐消失。
  ”大哥,这个人,咱们认识!“柳子放下望远镜,向王大忠肯定地说道。
  ”是威海的海盗黑龙!这小子不是去日本了吗?怎么又会回来呢?难道,他是在为日本人做事?“王大忠诧异道。
  ”没错,黑龙这小子自从海盗窝被咱们捅了以后,咱第一次见到他,就在日本长崎的荣氏街,那次被小日本围攻,你不会忘了吧。“柳子肯定到。
  ”这么来看,日本人有一个天大的阴谋,过去威海的海盗,超过七成都和日本的浪人有联系,这个黑龙肯定是日本人派过来的,不过,他说他与盛宣怀有联系,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王大忠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