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五章肃清刘公岛

第五章肃清刘公岛


  1884年到1885年,西方的法国舰队在大清国的南边肆无忌惮,仅仅半个小时,就摧毁了所谓的大清福建水师,连邓世昌和诸位留洋归来的
  北洋水师军官们的母校,都被大炮轰了个稀巴烂,同时,日本人又在朝鲜搞阴谋,扶植朝鲜开化党促成朝鲜王国独立,幸亏有袁世凯及时发现,带兵阻止了日军进宫。
  针对焦头烂额的内忧外患,清朝朝廷更加期待建立一支媲美洋人的强大舰队,于是,北洋水师的巨大铁甲舰定远和镇远,踏上了回国的路程。
  “子香,不幸中的万幸,由于我大清“子香,不幸中的万幸,由于我大清拥有了洋人的开花大炮,中法越南之役虽说没有乘胜追击,倒也打了不小的胜仗,每看到母校那些缺胳膊断腿的福建水师同僚,我都想起了一支舰队呀。“邓世昌头一次看到那样大的军舰,所以在和马尾船政学堂的老同学刘步蟾交谈的时候显得意气风发。
  “是呀,正卿,有军舰就必须有军港,旅顺已经开始建海军衙门和炮台,只有威海的刘公岛,咱们还没碰过呢。“刘步蟾欣然笑道。
  刘公岛在一个月前被海军衙门定为北洋水师的停泊基地和提督衙门所在,王大忠、柳子和杨用霖,在这之前,乘着小船来到威海海域已经有三个月了,他们除了带了日常用的测绘工具和武器以外,还带来了一批人,这些人,是武备学堂出身的建筑专家,以徐建寅为首带头。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登陆刘公岛的时候,海面却被莫名其妙的船只封锁起来,而且双方剑拔弩张,形势紧张。
  “混账!他们是什么人?是海寇?还是日本浪人?连大清的海岸都敢封锁,简直没有王法了!“杨用霖听说刘公岛海域的麻烦,不禁勃然大怒。
  “大人,标下是刘公岛土生土长的渔民,刘公岛这几年的情况,在下很清楚,八成是那个肆虐沿海的海盗头子黑龙,带手下干的。“柳子打千禀告道。
  “黑龙?几年过去了,没想到这小子还贼心不死,在这一带当土皇帝?“杨用霖想起过去在刘公岛冒充黑龙党羽的事情,不禁哑然失笑。
  “是呀,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黑龙年年被山东的官军围剿,却仍能够在威海一带猖獗,想来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替他撑腰。“柳子分析道。
  是日本来的浪人吗?还是他根本和官府有关系?“杨用霖目光炯炯地问道。“大人,实话说,现在的官府,跟土匪有什么两样,威海一带的渔民,既怕海盗,又怕官军。“柳子哈哈大笑道。
  “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难办了,毕竟,军门给我们布置的任务中,没有处理山东当地官员的权力,就算我们知道是哪个衙门暗中勾结海盗,那也办不了他呀?“杨用霖皱眉道。“大人,我看这样吧,打蛇打七寸,既然官府有人暗通海盗不好打,我们干脆惊动盘踞在岛上的日本浪人,引蛇出洞,如果在抓捕日本奸细的幌子下,我们的枪口就好用了。“柳子笑道。
  “嗯,这个想法好,柳子,那如何引蛇出洞呢?”杨用霖拍着柳子的肩膀问道。“很简单,我们先放出消息,说当地官府要派兵封锁刘公岛,捉拿日本奸细,这样,黑龙一惊慌,就会告诉他们的日本主子,我们就在关卡上来个守株待兔!“柳子转了转眼珠道。
  “不错,用霖,柳子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我看这么办又省时又省力还能事半功倍!“王大忠连连点头道。
  “大哥,听说这几日,威海县城内到处张贴布告,说是朝廷派来大军说是要追剿倭寇,看起来,藤原先生他们的行踪被暴露了!“刘公岛-个不知名的阴暗地方,狡诈的小喽哕进了四合院,向在后花园喂鱼的主人传告了消息。
  “如果藤原先生被抓住的话,那咱们兄弟以后跟谁做买卖?三弟,这消息是谁放出来的,会不会是谣言?“黑龙抚了抚胡须,疑惑地问道。
  “小的亲眼所见,此外,新招的刘公岛本地弟兄也证实了这一点。“喽哕汇报道。
  “嗯,那就赶紧,告诉田大人,如此如此。“内廷的灯光一熄,交谈声渐渐的小了。
  “柳子这一程办的怎么样?“威海,杨用霖心急如焚地问王大忠道。
  “大人放心,柳子已经混进海盗的总舵荣成帮队伍去了,官府的情报也由他带入,从现在来看,黑龙并没有对他起疑心。“王大忠细细言道。
  “不过从昨日起,我们回禀了山东布政使,已经有超过半数的沿海港口被官军封锁,但根本没有可疑的人露面,难道,日本人能从海底穿行
  吗?“杨用霖对着威海地图,眉头紧锁。
  “大人放心,咱们先来个水泄不通,然后再让柳子给他们找出一条暗道,咱们就来个梦中捉鳖!“王大忠思考道。王大忠与柳子想出的计策确实得到了落实,果然,在威海官府的配合下,官兵借口盘查走私,把威海的各出口守得如铁桶相似。
  “头,山地先生他们有要事,想提前回长崎,请您通过官府,给他们指一条明路。“假山瀑布旁的暗道内,一名神秘的黑衣人将日本人的要求
  告知了道貌岸然的黑龙。
  “现在官府查的正严,哪有那么简单就跑出去了,依我看,还是让日本人藏在刘公岛上,避一避风头,这也是我们最后的底线了。“黑龙沉吟道。
  “可是,如果日本人落了网,水师的那帮人很有可能追查到咱们,到时候就全完了!“黑衣人发急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黑龙嗤笑着反问道。“属下在本地有一群当地的弟兄,曾经是渔民,据他们说,这刘公岛外有一条罕为人知的水道,日本人的船可以从那里过!“黑衣人迫不及待地介绍道。
  “好,就那样吧,把日本人带出去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减轻官府的疑虑。'黑龙微笑道。
  出海的日子被海盗定在了二月二,龙抬头,那时候,威海的海面开始解冻,王大忠按照柳子的指导,带着一帮水师部下,在布满蒹葭的水道上引蛇出洞。
  “大人,来了一艘帆船!“手下一声响亮的呼声,带动了众人的脑神经,果然,远处鬼鬼祟祟地飘着一艘渔船,一看就是准备偷渡的。
  “喂!停船,我们是官府的人,有事检查!“王大忠一挥手,命令部下划船靠近,并挥旗大声警告。
  “喔!是官爷呀,咱们是出海的商人,听说威海最近有人到处造谣,说港里面混进了倭寇奸细,到处测量地形,所以咱们为了安全,就走
  了野道。“帆船,上闪出了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大褂的年轻人。
  “王大忠眼奸,一下子就认出是柳子,不禁欣喜若狂,赶紧给他使眼色,一百年又煞有介事地吆喝道:“好,你们先出凭证,再走!“
  帆船内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右手,使劲摆了摆手,柳子便点头哈腰地进去唠叨了半天,一来二去,官船靠上了帆船左舷,王大忠大吼一声,一跃而上,带着三十名官军火枪并举,瞬间占领了船舱。
  “马鹿!“船舱内一片臭骂声,但是王大忠不管这些,见一个绑一个,瞬间就押着三名留辫子的人上了岸。
  “洋大人,逮着了,一共三个,没有一个漏网!“王大忠见杨用霖带着卫兵正在岸上站着,赶紧兴高采烈地上前打千。
  “带上来!“柳子老大不客气,拽着三个还在反抗的奸细跪上前来。
  “说,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刘公岛干什么?“杨用霖勃然大怒道。
  “军爷,你误会了,咱们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其中一个矬子般的大胡子点头微笑道。
  “我看你们是日本人吧?“杨用霖一扯矬子的上衣。“对,小的是日本人,是日本落魄的武土。“矬子马上改口道。
  “因为国内搞明治维新,学习西方又实行征兵制,没收武土刀,废除了武士特权,所以咱们流浪到大清来了。“另外一个家伙用流利的中文
  说道。
  “那是你们政府自己的事,你们在国内过不了日子,就跑到咱们大清沿海来走私,真是强盗逻辑!“杨用霖毫不客气地大骂道。
  “用霖,别上他的当,这伙人不单是浪人,我怀疑他们是日本军方的间谍,否则,他的中文怎么说得这么好?“王大忠因为跟在丁汝昌身边
  见多识广,很快提出了异议。
  “不,因为要在中国赚钱,所以“矬子立即反驳道。“搜他们的身子!“柳子赶紧带人对三个日本人进行了搜身。
  “大人,是一支毛笔。“士兵呈上了第一个物件。
  杨用霖仔细看了看,笑道:“笔尖上有墨水,肯定是画地图用的,来人,再搜!“
  “喳!“柳子顿时来了精神,他突然发现,挫子正不断地舔着嘴唇,心道不好,一出手就掰开了挫子的嘴巴。
  “嘴里有纸!“众人一声惊叫,锉子立马撞倒柳子,倒头就跑。“抓住他!“人群里一片混乱,柳子飞速上马,一跤绊倒那挫子,伏在马上带
  了回来。
  “地图被他吃了,只剩下一点纸絮。“王大忠使劲地用鞭子抽着楚子的脊背。“现在没有证据,怎么办?“柳子疑惑地看着杨用霖。
  “咱们就押着这三个倭寇去黑龙的老巢,来个一网打尽!这一程就看大家演的像不像了!“杨用霖放声笑道。
  “黑龙根本不在刘公岛。“柳子突然愣了一下。
  “那他躲在那里?“王大忠盘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混进刘公岛的时候,我没见过他。”柳子肯定的说。
  “柳子别急,威海的知县荣大人,说是要配合咱们抓倭寇,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杨用霖转了转眼睛,突然点到。
  “喔,荣大人就在不远,说是看到我们的信号就率兵帮助。“王大忠拱手道。
  “嗯,是时候了,把他请来,跟他说,倭寇都抓获了,并且招出了同伙,要荣大人立刻带兵剿灭!“杨用霖呵呵一笑道。这个黑夜,幽静的山水小宅,黑龙在假山后,再度等到了黑衣人的到来。
  “大哥,日本人都招供了,超过半数的基地都被他们卖给了官府,眼看就要来抓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