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二章 接受超勇、扬威 上

第二章 接受超勇、扬威 上


  公元1881年,清光绪七年,丁汝昌以水师提督的身份带着管带邓世昌,由天津大沽口赴英国接受新式撞击巡洋舰,这次出洋,刚刚成为丁汝昌亲兵的柳子和王大忠跟随丁汝昌登上了康济号炮船,经过长达数月的漫长海路,抵达了英国的首都伦敦。
  ”正卿,这一路上要不是有你和我的两个贴身侍卫柳子和王大忠,说不定我就过不来了!“作为正式的清军接受舰船最高军官,丁汝昌在清朝驻英大使郭嵩焘的安排下,在英国照相馆拍摄了一张正面肖像。意气风发的丁汝昌专门用剃刀理了理胡须,在邓世昌的陪伴下正襟危坐,一面喜滋滋地看着邓世昌和两个年轻侍卫。
  ”军门,这是标下应尽的职责,不过标下没有想到,军门的这两个亲兵如此的熟悉水性!“邓世昌夸赞道。
  ”是吗,正卿,你知道他们的故乡在哪儿?威海!来天津的时候,本座就亲自去了趟刘公岛调查,那里可真是好山好水呀,是良好的避风大港,本座想好了,以后咱们有了新军舰,军舰就泊在那里,只不过,那里至今还是渔村,海盗猖獗,加上日本倭寇的间谍也在这里徘徊,半路上,要不是一个年轻军官及时扮作海盗相救,几乎就来不了这里了。“丁汝昌谈笑风生道。
  ”是杨用霖吗?“邓世昌眼睛一亮问道。”不错,正卿,你怎么会知道他?“丁汝昌奇怪道。”因为杨用霖曾经是标下在扬武舰上实习的水勇,他的官职,还是标下提拔的,军门好眼力,总算不辱没人才。“邓世昌开怀介绍道。
  这一张丁汝昌的私人相片被当做大清的国礼,送给了大英帝国的维多利亚女王,而这位誉满全球的女王,因此亲自接见了丁汝昌一行。
  数年后,刘公岛,提到北洋水师这次最初的接舰行动,两个柳子都不禁心肠澎湃:“英国国会,英国王室,还有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大英帝国伦敦塔,整齐的街道,海军医院的美丽护士,这洋人的地方,真是太神奇了,那电灯和马车,铁路,澎湃的火车头,世道变了!没有奇技淫巧,洋枪大炮,真不行了!”关于丁汝昌参观海军医院的故事,英国泰晤士报的记者把这一场景制成铜版画,永远定格在英国的历史中。
  格林威治海军学院,海军旗飘扬,丁汝昌的到来,迎来了一批学院里的英雄才俊。
  刘步蟾,在英国免试实习,林泰曾、方伯谦、林履中、黄建勋、萨镇冰,这一批1877年入学的学员如今已经学成毕业,他们憧憬着用天真的眼光打量着丁汝昌这个儒雅风骨的老军人,一种久违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柳子和王大忠作为水勇,第一次在船坞看到了如此大的军舰!这是涂有维多利亚油漆,具有巨大尖锐撞角的舰小炮大巡洋舰,半封闭的炮座内,口径很大的后膛炮,唑唑逼人。
  “这就是英国船!邓大人,比咱们在老家驾的渔船要大十几倍,真个是庞然大物,这种大家伙也叫船吗?咱们驾驶它时,也可以逆风而行吗?”王大忠和柳子向管带邓世昌提了一系列的问题,他们两个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是北洋水师成军前,第一批海军士官!“那咱们上船看看吧。”邓世昌敲了敲柳子和王大忠的肩膀,三个人一次登上了巡洋舰,广阔的外滩外海,瑟瑟秋风,风景宜人。
  很快,这两艘军舰鹅黄色的烟囱就喷出了惊人的隆隆烟雾,船体发出巨大的机器运作声,在悦耳的苏格兰风笛乐曲中,军舰开阔出澎湃的巨浪,划出16节的可喜航速。
  柳子、王大忠、杨用霖循着舰上的夹板,眺望着城市,忽然,码头的一丛鲜花,启动了杨用霖萌发的心灵。
  ”是她!“”杨大哥,她是谁?“柳子和王大忠好奇地望着码头上一名穿着粉色水手服,带着紫色风帽,身材窕瑶的金发美女。
  ”她叫安妮,是我在伦敦认识的一个姑娘。“杨用霖直言不讳道。
  ”啊!杨大哥,你可真行,跟洋姑娘也可以谈得来!“柳子吃惊道。”瞎说,这话头里,人家姑娘都过来了。“王大忠斥责道。“用霖!”那名叫安妮的伦敦姑娘已经温柔地甩动手中的草帽,但由于中国军舰女性不可以登舰,所以安妮只站在码头上,甜美也笑着。
  “大忠、柳子,你们在这里,我去去就来!”杨用霖快速下了军舰,飞快跑到码头上,一把将安妮拥在怀里,军舰上的柳子和王大忠都看得呆了:“哈哈哈,这杨大哥,还有这么一手!”杨用霖抚着安妮黑油油的麻花辫,连说了几句什么“爱老虎油,康拜客”然后举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兴高采烈地奔回甲板。“老杨,你在伦敦娶媳妇,以后怎么见面呀,难道天天往伦敦跑吗?”柳子奇怪地托着下巴。
  “是呀,柳子,天海相隔,也许,这辈子,见不了面了!”杨用霖伤感地扫视了一下迷雾中的伦敦塔。
  两艘挂着鲜艳的黄龙旗的巡洋舰行驶在浩淼的大海中,滚腾着滚滚浓烟。
  “军门,已经连续行驶一个多月了,军舰是否在中途停泊?‘扬威临时管带邓世昌考虑到天气的问题,严谨地向丁汝昌询问道。”世昌,这里是什么位置,依你的航海经验,这里能提供咱们停泊地吗?“丁汝昌吃力地站在甲板上眺望。”按照海图,我们已经绕过了好望角,进入非洲海岸,前面应该是肯里海,看现在的风向,会有风暴,丁军门,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必须入港避风!“邓世昌认真地禀报道。
  ”好,世昌,本军门信任你,就到肯里暂避一时,三艘军舰排成鱼贯阵,以7节的速度慢行。“丁汝昌迅速同意了邓世昌的建议。
  ”但是,军门,肯里这个国家跟咱们大清素不相识,我们贸然进入,会不会造成事端?“杨用霖提出了疑问。”用霖,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实肯里这个国家很早就跟咱们中华通商了,最早在汉朝,最晚前明的郑和太监七下西洋,听说还从这里引进了麒麟!“邓世昌兴致勃勃地介绍道。
  ”嗯,世昌说得好,咱们不偷不抢,正好宣扬我大清的仁义威德,就按照国际法办吧!”丁汝昌抚须道。
  “谁有国际法?”丁汝昌接着问道。“军门,在英吉利的时候,海军提督赠送了一本洋码子的,不过咱们谁也看不懂呀。”丁汝昌身后的柳子犯难道。“军门,我看就是按照国际法上的办,肯里国的人也不一定懂,要不来实际的吧,咱们为了避免误会,不开礼炮,准备一些打火机、瓷器等礼物,等靠了岸,让旗手打几下信号旗致意,这样就完美了!”邓世昌脑子转得飞快迅速草拟出了他的计划。
  “不错,就这样!”丁汝昌喜悦道。很快,随着轮机的启动声,轨盘中的信号兵惊喜地发现,眼前是一片海市蜃楼般的黄色土地,还有绿油油的植物。
  “哇!陆地!”巡洋舰上的水兵一齐大声欢呼,轰然的声音震惊了肯里海岸行走的民众。“唉,那些居民的肤色是黑色的。”柳子和王大忠指指点点道。“严肃点,现在我们代表着大清国的国体,大家上岸的时候,要按照操练的水平,走方步。”邓世昌提醒道。庞大的舰体,黑黄相间的维多利亚涂色和高耸喷着黑雾的大烟囱,震惊了所有的肯里居民,他们议论纷纷地走向了军舰,啧啧称奇。柳子带着几个水兵,正儿八经地搭乘舢板上了岸,带着几个船上用的青花瓷器和水果,礼貌地向当地人比划起来。
  ”唐人!是唐人!“岸上突然响起几声似乎中文的惊叹,把柳子和王大忠吓了一跳,他们奇怪地注视着喧哗的人群,发现他们把目光都注视在他们送的那些瓷器上。
  ”你会说英文吗?“这时,一名穿着盛服的人在几个属下的簇拥下,逼近了柳子和王大忠,礼貌地问道。
  ”你会说英文?“王大忠用英语对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