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海战精兵 > 第一章 柳子出山

第一章 柳子出山


  作为一个孤儿外加渔民,柳子的孤傲性格只有在浩淼的大海中才得以体现,这样的怪人,却会冷不丁被陌生的目光突然盯上,而他毫不知情。
  “小哥,俺们是来威海做生意的,可以顺便搭个顺风船吗?”当柳子冷不丁的抬起头之后,发现眼前站着两个文质彬彬的马褂先生。
  “怎么,这里那么多渔家,为什么偏偏找我?”柳子头也不抬地仰着脸。
  “小哥,我们给你银子!”马褂先生从随从的手中接过一锭银子。“哈哈哈,俺要是为了区区几文钱,岂不让江湖人笑咱眼皮子浅,上船吧,先生,既然你这么客气,咱们就当是交个朋友。”柳子喜道。
  “这小伙子!”马褂先生满意地抚了抚胡须,上了船。柳子开始熟练地摇橹,涛涛的海水,在他的小舟下犹如平地。”噗!“海风骤起,马褂先生突然脸色一变,开始支持不住,一个劲儿向海水干呕。”老爷,怎么样了,要不咱们上岸吧!“随从吓得六神无主,又是捶背又是抚胸。
  柳子轻笑一声:”两位看起来虽然相貌魁梧,但都是内陆人吧,连一点水性都不熟。“”是呀,船家,能不能暂时停船靠岸?“随从恳求道。
  ”不,大忠,吩咐船家继续开船!这一点海风都受不了,本座还怎么办事?“马褂先生强撑着直摇手。”两位先生是官府中人吧。还挺有骨头,大概当过兵!“柳子长啸一声,嬉笑道。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随从谨慎地按住了包袱。柳子偷眼看到他一只手拖出的刀把,从容道:”大人不必紧张,我只是一个平常渔民,你们的额头显然是带大帽的,再加上刚才那锭只有官府才有的银子,我就猜出来了。“
  ”哈哈哈,小兄弟好眼色,我们的目标是威海湾中心的那个小岛,不知您能不能带我们上去?“马褂先生抚须笑道。
  ”没问题!“柳子拱了拱手,继续从容抄着舵。”哎呀,果然是黄海,连海水都是黄的,没想到中堂大人这次召我腹天津问话,竟能看到真正的海洋!“
  “大人,那就是刘公岛!今天浪头高,你们为什么偏要上去?”柳子问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那个岛以后将成为本座的一座官署。”马褂先生喜道。“船家,不知你这艘船能不能一直载我们到大沽口?”随从饶有兴致地问道。“可以!反正我天天在这一带海域,由大沽口到威海,一般都是顺着这个海岸线航行。”柳子介绍到。“奥!”马褂先生举目四望,果然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天际联接,极为壮观!“
  ”大忠,中堂大人准备举荐本座进水师,本座若是制服不了脚下的大海,怎么能够服众?,你看,这浩瀚的大海,洋人的军舰每一次都是从海的对面打过来的,还有,跟我们作战的太平军手里的洋枪洋炮,也是洋人从海的那边带来的,中堂大人为了培养本座进水师,花了那么大工夫让本座在水师里熟悉水情,也是这个道理,要本座好好的带领好一支真正能够守住这么长海岸线的强大水师!师夷长技以制夷,林文忠公的遗训,咱们一天都不能忘掉!“马褂先生兴致盎然道。
  ”你们从前当过水勇吗?“柳子奇怪的问道。”小兄弟,大人从前是带骑兵打仗的,后来南下当了江防水师的提督。“随从介绍道。”兄台好像你的水性比你们家大人的水性要好的多呢!“柳子微笑道。”哼哼,你是哪里人士?“随从嬉笑道。”我是本地人,土生土长,当然算威海县人了。“柳子唱了一个大诺道。
  ”我曾经也是威海人!我叫王大忠!当年也在威海打渔,怎么样,咱们是同乡吧。“随从背着长满老茧的双手,亲切地看着柳子。”原来官爷“柳子惊喜地傻笑起来。”砰!“忽地一个波浪,把小船抛个老高,众人都借势扶了下来,一个浪头过去,大家的衣裳全打湿了,柳子赶紧拍了拍身上的海水,向王大忠抱怨道:”看起来大人们官位不低,为什么带着队伍大张旗鼓地走陆路,或是坐着军船,为什么非要做我这小船,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小子,你懂什么,没事别乱问,小子我把你扔进海里喂鱼!“王大忠虎起脸恐吓道。柳子一看王大忠翻脸了,只好摇摇头道:”这样吧,大家衣裳都湿了,不如都上刘公岛,稍微休息一夜,然后再行如何?“”好,就这样。“马褂先生微微点头道。
  日暮之前,船终于靠了岸,马褂先生仔细眺望了地形,不禁点头道:”好地方!果然是避风良港,要是在这里建船坞,修炮台,肯定是顺风顺水呀!“
  ”大人,还是来烤烤火吧,威海的夜晚海风紧,小心着凉!“柳子走过来弄了几套干净衣服。”这样吧,咱的屋子就在不远处,你跟着我到我家,如何?“柳子见两人无动于衷,热心道。这样,马褂先生和王大忠在柳子的房子里渡过了一夜,次日大清早,王大忠刚刚睁开眼睛,便听到窗外响起了几声怪异的海螺声,不禁当即惊了起来。
  ”有强盗!两位大人!“只见柳子慌慌张张地站在两人的面前”大人,怎么办?咱们还是躲避一时吧!“王大忠警觉地握住腰间的剑柄。”小兄弟,这一带有那么多海盗吗?“马褂先生镇定自若地问道。”是的,大人,这里原本就没有官府管,海盗猖獗的很,再加上海盗都是厚颜无耻之徒,什么事干不出,快逃吧!“柳子警觉地低下头,带引着马褂先生和王大忠两人出了房子,藏在一个芦苇荡中。随着阵阵的吆喝声,和吵杂的谈话声,一群群包着头巾,扛着火绳枪、青龙刀的海盗出现在柳子他们的视野中。岛上的渔村顿时鬼哭狼嚎,哀声遍地。
  “大忠,跟本座出去,本座就不信,咱们在此还能让草寇这么嚣张!”马褂先生怒火万丈,掀起了袖子。“喂!芦苇荡里面什么人,谁?给老子出来!”柳子的前方,发出了喝骂声音。“是冲咱们来的吗?”柳子一把按住马褂先生,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嘴里还叼着青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哎呀,咱说是谁呀,原来是柳子!你小子是熟人,咋会躲在这个子,跟你同行的是谁子呀?”一名身后绑着青龙旗的大汉兴冲冲地上期拍着柳子的个儿笑道。
  “这不,大王,柳子的几个远亲,遇到风浪,来岛上避避,都是穷光蛋,这不,孝敬大王几个铜板。”说罢,柳子殷勤地了拉开大汉的手,放了几个光绪通宝。“嗯,你小子也算识相,再说过去总算救了咱们头的命,就这么吧,不拿你们当刀鱼片子。”大汉大喜道。
  “慢着,烟大,咱们头指名道姓要的一个朝廷官儿,会不会是他们?你可要看清楚,机警,头吩咐的时间就在这几日,这岛子上哪来穿的这么好的人?”这是,大汉的身后穿出七八个青衣人来,七嘴八舌地议论道。“你们头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朝廷的官儿?”马褂先生推开王大忠和柳子,从容上前执意追问道。
  “兄台,你不是这里人吧?谁不知道咱们头跟朝廷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有人指明出价钱要人,咱们也没办法,在这威海,咱们头就是土霸王,谁都敢动!”大汉挺着胸脯夸道。
  “哼哼哼,原来这里的吏治如此之差!”马褂先生抚须道。
  大汉仔细上下打量了马褂先生,吃惊道:“兄台,看你面黄肌瘦,像个庄稼人,怎么一点也不怕咱手中的刀?”“咱的手中握了半辈子的刀,兄台人不看貌相,倒在咱脚下的像你这个模样的人多得是。”马褂先生喜道。“嗯,真是人不看貌相,听说现在朝中的武官都是打硬仗出身,咱们头其实也在乡勇中混过,但是这官场太难混!永远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咱们头整天兢兢业业,可是那不会打仗的上司天天眼睛里挑刺,说你有问题就是有问题,说你哪儿错,那就哪儿错,唉,咱头的官运算是倒了大霉,只好来这落草了。”大汉喜滋滋道。
  “你们的头也曾经是朝廷命官吗?”马褂先生笑吟吟地问道。
  ”就是他,别让他们跑了!“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人头颤动,簇拥着一个黑面大个儿,缓缓行来,用手指着马褂先生咆哮道。
  ”都别动!“大汉迅速带人举着火绳枪和青龙刀,把柳子、王大忠和马褂先生围在垓心。”我们跟你有何仇怨,为什么要抓我们?“柳子横着脸道。
  ”小子,你知道跟你身边的这两个人是谁吗?“黑大汉抱着肩膀,气势汹汹地走到柳子面前直起了脖子。
  ”嘿嘿,黑龙大哥,这不是咱的几个远房亲戚吗?“柳子把手指放在嘴边咬着。
  ”妈的,少跟咱头装傻弄痴!这两个就是头指名道姓要的官府探子!“大汉狐假虎威道。
  ”不错,把他两个给咱绑起来,送到码头上,卖家出了一千两白银,一定不是小人物!“那个被人称作黑龙的大哥眯着眼睛吩咐道。很快,众喽啰就把马褂先生和王大忠绑了个结实。
  ”头,接货的来了!“这时,一名小杆子打着千向黑龙禀报道。”嗯,让那个元先生过来吧。“黑龙仰着头挥了挥手。很快,几个抱着胳膊的商人小心翼翼地步了过来。”黑龙首领,我们要的人,你抓到了吗?“为首的一个矮个壮汉大声质问道。”就是这两个,如假包换!“黑龙朝身后撇了撇眼睛。
  ”好的,先生辛苦了,宫本,把剩下的八百两付给黑龙先生。“元先生觉得很满意,诡异地向手下笑了笑。”慢着,元先生,咱还不能把这两个人交给你!“黑龙突然话锋一变。”为什么?“元先生吃了一惊。”咱不能办了一摊子事,找不到一个明白,说,他们是谁?“黑龙变脸道。”这个先生就不必多管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元先生眼睛露出了凶光。
  ”来人,把他们都拿下!“黑龙把手中的杯子一摔,顿时,十几名小杆子一拥而上,张牙舞爪地动起了兵器。”八嘎!上当了!“元先生焕然大悟,迅速从腰间拔出两把武士长刀,只取黑龙而来。
  ”妈的小倭寇,火器招呼!“黑龙大手一挥,枪声不绝,又跑出十几个兄弟端着步枪半跪射击,元先生一伙顿时倒了一地。”别打了抓活的!“黑龙一脚揣在元先生的小腹上,大声命令道。
  步枪停止了射击,黑龙仔细瞧了瞧脚下的元先生,发现他的眼睛紧闭,不禁笑道:”这么快就见了阎王,还算个高手?“
  ”嗖!“就在瞬间,元先生趁黑龙大笑得当儿一溜烟窜了起来,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马褂先生谈笑自若地观赏着这一切。
  黑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赶紧步到马褂先生的跟前,单腿跪地,行礼道:”丁大人,卑职杨用霖。”
  ”丁大人,卑职杨用霖救护来迟,请大人赎罪!“
  ”起来吧,杨统领,这次本座北上视察海疆,碰到几个蠢蠢欲动的倭贼,也是正常的事情,怎么,你们是什么时候扮作海盗在刘公岛设局的?“马褂先生喜道。
  ”卑职是福建水师扬武舰上的实习士官,受李中堂的指派,在这里接提督大人的。“杨用霖一五一十地回话道。
  “怎么,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柳子睁大了眼睛,倒吐着舌头。“干嘛干嘛小子!没见过世面呀,看你这洋相!”王大忠狠狠地拍了拍柳子的后脑勺。
  “小兄弟,你也不要怕嘛,实话说了,我就是长江水师总兵,丁汝昌,他是我的侍卫,王大忠,这一次走海路,是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中堂派我秘密探查威海的地形,由于这次行动完全是军事机密,所以我们的身份是隐藏的。”马褂先生抚须笑道。
  他那干瘦又精干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慈祥。“总兵?这么大的官儿?怪不得有海匪想绑架你们!这,大人,俺一个小渔夫,是不是可以立刻就回家呀。”柳子吃惊地挠了挠头。“小子,跟我干怎么样?还有杨用霖,你也跟我干吧。”丁汝昌和善地冲着两人说道。“大人,标下本是福建水师的水勇出生,这次是额外调到直隶办差的,贸然离去,恐怕不妥吧。”杨用霖抓着脑袋傻笑道。“这有什么?以后跟了我,包你不后悔,再说这日本间谍还没有死完,要是再出什么危险,你也可以抵挡一阵。”丁汝昌不动声色道。“喳!”杨用霖奋然打千道。
  “大人,大人,这岛上真有海盗呀!”柳子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失措道。
  “那咱们坐船走,杨用霖,就用你的船,唉,柳子,你有家人吧?”丁汝昌关切地问道。
  “大人,只有老娘在家。”柳子笑道。
  “这些银子就当你的安家费吧。”丁汝昌二话不说,从包袱里拿出几两银子。
  “谢大人!”柳子欢欢喜喜地接过银子,叩了几个响头,一溜烟跑回了家。“王侍卫,听说丁大人过去是淮军的马队提督,身边的亲兵都是安徽人,怎么你是威海本地人呢?”杨用霖趁这个空子,悄悄瞅近王大忠问道。“我呀,年轻人,因为丁大人被李中堂调到水师不到两年,所以想有一个熟悉水性的部下,其实我跟那个小兄弟还挺有缘分,因为我小时候的小名就叫柳子,也是孤身一人,乘着渔船天天风里来浪里去,后来,长毛在福建沿海打仗,朝廷需要水师,我便在威海参加了团练南下打太平天国,就这么混成了哨官,丁大人带人热心,在淮军中有”小及时雨“之称,所以咱就被选中投了他。”王大忠拍着杨用霖的头笑道。
  傍晚,柳子欢天喜地的请丁汝昌等人进他家做客,住了一宿,次日搭乘杨用霖指挥的官船踏上征程,只过了几日,便踏上了天津的地界,这一次李鸿章召见丁汝昌,竟是给他安排了一个绝密的任务,那就是带着几个水师的管带,到英国去接受超勇、扬威两支新式军舰。
  “雨亭,这次本督秘密召你来天津,一是想试试你的胆识,二是有一个天大的任务要你承担,你应该知道,朝廷想建立三支学习洋人的新水师,本督决定了,把你调到新建成的北洋水师当提督,你应该明白这几年本督把你一个马军军官调到水师里的苦心了吧,就是为了这一天,这次去英吉利,行程匆匆,本督专门派邓世昌这个福建船政学堂学生跟你一正出去办差,不要辜负了老夫的苦心啊。”具有蒙古人种一般颧骨的中年精干总督李鸿章,像对门生一般循循善诱地嘱咐丁汝昌。
  “世昌,出来吧。”李鸿章一边说,一边笑吟吟地向屏风后面招呼,一名丹凤眼,英姿勃发的青年军官笔直地步了出来。
  “给中堂大人请安!”李鸿章笑道:“起来吧,世昌,这次赴洋人的地界,你可就要见到你在福建的老同学刘步蟾和林泰曾了,好好表现,日后你们都是北洋水师的中流砥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