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五一章:蛮横

第一五一章:蛮横


  米莱这个洋妞儿的身份,本来就是很惹人注目的存在,加上此时的米莱,还表现出了洋妞儿特有的羞答答,实在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种忍俊不禁的冲动。
  只见此时的那洋妞儿,应对着大家像是看稀有物种的眼神,却是一点也没有建议的说:“各位好啊?我的中文名叫米莱,我是米国蓝投社的记者,三位总监大人已经见过我了,还有...哦,九九和深深不在,她们也见过我了。”
  在米莱说话的期间,芳芳对身边的芬芬说:“姐,牛啊,一个外国女人,竟然把普通话说的这么好,真是厉害呀。”
  “不要说话,让人家老外笑话咱。”
  比较腼腆的姐姐芬芬,在白了芳芳一眼的同时,还表达了对妹妹无礼的训斥,而这时候的米莱,已经将话题转到了孟小贱的身上。
  只见米莱笑呵呵的对孟小贱说:“我要给你做专访的事,不知道一会儿吃过饭后,可不可以进行。”
  对于米莱的问话,孟小贱还没有来得及回应,邢咛就直接见缝插针的说道:“那要看你还能不能给孟小贱做专访。”
  “邢咛总监,你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是我不可以给小贱先生做专访吗?”听得邢咛的突然回应后,本来是面朝着孟小贱的米莱,急忙转过头来问道。
  此时的邢咛,根本就没有理会米莱,只见她竟然是看着罗怡说:“老外就是老外,中国话说的再好,也还是一个只知其声不知其意的老外,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你解释给她听听。”
  “好吧。”
  对于邢咛这样的作法,罗怡的心里很是不舒服,可是表面上的罗怡,却不好表现出来。
  回应过邢咛后,罗怡这才对米莱说:“这位叫米莱的外国美女,邢咛总的意思是,估计你想要采访小贱的时候,我们已经把你给灌醉了。”
  “灌醉?就你们这种像白水一样的酒,威士忌我都不怕,这个一定也没有问题,小贱,这样,在你们大家开始喝酒以前,我先和你干一瓶,我如果喝完不倒的话,你就答应我做专访的请求,怎么样?”
  显然,老外女人耍起狠来,也是很有梗气的,面对邢咛的心理击打,米莱却是和邢咛给杠上了,而和邢咛杠上的筹码,就是和孟小贱猛吹一整瓶的酒。
  米莱不和孟小贱比谁先喝完,也不是孟小贱比谁喝得多,米莱只和孟小贱单纯的比吹一瓶自己不倒,不能不说米莱是很聪明的。
  这一次,还是孟小贱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邢咛就又接着说道:“那你倒了怎么办?是任由我们处置吗?”
  “我怎么能任由你们处置,就是处置,也是任由小贱处置,你们可能不知道,小贱答应我专访的话,我是会给小贱好处的。”米莱笑眯眯却是底气十足的说道。
  邢咛看这老外女人这么的拽气,便有点生气的说:“你...你要给孟小贱什么好处,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你是不能和孟小贱单独接洽的...”
  “邢咛总监,我...”
  邢咛说到这里的时候,米莱想着要反驳,不过还没有等到米莱说清楚反驳理由的时候,邢咛已经瞪了米莱一眼,接着开始兴冲冲的说道:
  “不仅米莱不可以和孟小贱单独接洽,就连那个飞什么天什么星的,也不能随便的给孟小贱做跟班儿,罗怡,这是你们人事管理上的事,你不应该是个不称职的人事总监吧。”
  邢咛说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是咄咄逼人的存在,等邢咛将自己所要表达的话说完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只有孟小贱的头还是高高仰着。
  看着这样的孟小贱,邢咛气势汹汹的问说:“孟小贱,怎么?你是不服气吗?”
  “这不是服气不服气的问题,是你管的有点太宽了,飞天星跟着我管你什么事,你干好你的分内之事就OK,还有米莱要给我做专访的事,怎么?有什么不合适吗?”
  在场的这些人里边,也只有孟小贱敢跟邢咛这样说话,而现在的邢咛,可不是做啤酒推销员那会儿的邢咛了,现在的邢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冕之王,连酒厂的老大张总,都要让她几分。
  已经是极度膨胀了的邢咛,根本就不把孟小贱当一回事的说:“孟小贱,你不要忘了,你是吃**酒厂这碗饭的,如果你三心二意的,就根本不配做我们酒厂的拼酒员。
  还有,A8那个房子为什么是你的,你哪来的钱卖那么贵的房子,我给你算过了,你做拼酒员以后,根本就不可能挣下那么一套别墅来,你不会是出卖酒厂的利益得来的什么灰色收入吧。”
  此时的邢咛,眼神是犀利吓人的,嘴巴是咄咄逼人的,就连此时邢咛的坐姿,都是透着一股子杀气,知道邢咛底细的人,估计也就不说什么了,如果是不知道邢咛底细的,还以为邢咛是慈禧太后呢。
  听着邢咛这一字一句的讲完,看着邢咛那不同以往的架势,孟小贱是有点寒心的。
  因为,在曾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孟小贱都把邢咛当成最贴心的人,在孟小贱曾今的心里,邢咛就是自己的贤内助,邢咛就是自己的管家婆,邢咛就是自己的知己人。
  可是从邢咛真正的和张总相认之后,一切都变了,邢咛变得独断专行,邢咛变得不讲道理,邢咛变得狂躁蛮横,孟小贱也开始慢慢的讨厌这样的邢咛了。
  有时候的孟小贱,觉得邢咛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只不过关心的有点过了一些,这样超越了同事和朋友的过度关心,让孟小贱对邢咛的感觉,是一种想要逃离的恐惧。
  而孟小贱越是这样想和这样做,邢咛就变得越是疯狂无礼,就在孟小贱也想要以冲动回应邢咛的时候,米莱却举起酒瓶猛吹了起来。
  “不算,这个不算,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黄毛碧眼的外国女人,在我的地盘上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本来是等待孟小贱回应的邢咛,看到米莱突然的自作主张,内心的火气直接冲上了大脑。
  只见邢咛一边嘴上制止着米莱的行为,一边站起身来向米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