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四四章:回家

第一四四章:回家


  彷徨之中的孟小贱,并没有看到爷孙俩催促的目光,可越是一个人独舞,孟小贱越觉得别扭。
  这种别扭让孟小贱不由得慌乱不已,慌乱之间的孟小贱,不知所以的掏出手机看了一下。
  “哎呀,我...这...”
  突然冒出紧张神态的孟小贱,自然而然的得到了爷孙俩几乎同时的注目,应该整整一顿的酒局下来,都没有爷孙俩同时这么注视孟小贱的时候。
  “怎么了小贱,是有什么急事吗?”
  宋村长的问话是亲切的,也是给了孟小贱余地的,只见孟小贱急忙抓住机会说:“宋爷爷,马上就凌晨两点了,我和毒龙那事...”
  “哦,那事我也听见了,江湖上的事,一定要说话算数,小贱,你马上回去应付这件事情去吧。”
  宋村长说这些话的时候,思路和语调都是很清晰的,根本不像前一会儿好像醉酒的样子,宋村长的神态很自然,跟孟小贱说话的时候,也开始只带着淡淡的微笑。
  如释重负的孟小贱,心里真的很感谢宋村长的通情达理,孟小贱想要尽快的逃离,此时孟小贱想要逃离的心情,和孟小贱开始想要和宋洁接近的时候是一样着急。
  不过这并不代表孟小贱讨厌宋洁,只是一切来的太突然,孟小贱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孟小贱起身了,宋村长也起身了,孟小贱要走了,宋村长要看着孟小贱离开,可是宋洁却一直没有动窝儿。
  “宋洁,我要回去了,咱们有机会再聊,拜拜。”
  说完这句话后,孟小贱便四下的瞅着出租车,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不远处,孟小贱招手过后,那辆车子一脚油门便到。
  看了一眼一句话不说默默等着孟小贱上车的司机师傅,孟小贱便对宋村长和宋洁同时说道:“宋爷爷,宋姑娘,我先走一步,13*********是我的电话,我们随时联系。”
  “好啊,我们会打电话的,不要忘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们爷孙的问题呢。”
  “好啊...你们也早点回吧。”
  孟小贱不想再提那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情急之下的孟小贱,急急忙忙的上车了。
  当宋村长握住孟小贱的手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宋洁先是突然走到出租车边,后又突然的钻进了出租车里。
  就在孟小贱不知宋洁何为的时候,宋洁还突然的对宋村长说:“爷爷,快点上车啊,看孟小贱前一会儿的那个怂样,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那帮江湖中人。”
  “小贱?你真的对付不了吗?不应该吧?”
  本来宋洁的举动和话语,已经让孟小贱搞不清楚状况,没有想到宋村长的问话更加的捉摸不透,孟小贱都快要郁闷死了。
  此时的孟小贱觉得,自己估计碰上了有生以来最厉害的纠缠之王了,这爷孙俩哪像在体育场碰上的爷孙俩啊,简直就是一对儿极品树缠藤。
  “应该不应该呢?”
  孟小贱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了,宋村长的问话已经把孟小贱搞糊涂了。
  “不管它应该还是不应该,过去看看情况也好,这不是孙女儿不放心你嘛”
  说这句话的时候,宋村长已经上车,此时此刻,孟小贱和宋洁一左一右的坐在后排,而宋村长正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开车,紫荆花园。”
  这句话竟然是宋村长说的,孟小贱记得自己只提过家里小区名字一次,也就是这么一次,孟小贱还是在和毒龙的人交涉的时候说的。
  宋村长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又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还能记得孟小贱家的小区名字,此时的孟小贱,真的是有点怀疑宋村长是早有预谋。
  可是自己有什么值得宋村长预谋的呢,孟小贱实在是不得而知。
  坐到车子里的宋洁,还是一副待理不待理孟小贱的样子,坐到车上的宋村长,竟然开始打起了瞌睡。
  出租车在环城快速路上奔驰着,在充斥着浅浅雾霾没有月光的空旷昏暗世界里,那两道晃动着的远光灯光痕,在孟小贱看来却像是自己的灵魂。
  那如灵魂似的轻散远近光束变换,就像是无处安放一般的没着没落,孟小贱突然觉得,现在在众人面前的自己,是越来越吃香了,而和那些觉得自己吃香的人的关系,就相当于庄稼和大粪的滋养顺序。
  宋村长的呼噜声很响,比那出租车的引擎声都要响好几倍,而此时的宋洁,就相当于出租车操作台上的点点仪表灯,有它们的存在,有它们的用处,却一直是无声无息。
  从匝道里驶出以后,也就是拐了几个弯,便到了紫荆花园的小区范围,这时,那司机师傅终于说了孟小贱上车以来的第一句话。
  “哪个区?”
  “别墅区A8。”
  好怪的事情,本来一直打呼噜打的震雷,突然宋村长就清清楚楚的回应了司机师傅的问话,好像是宋村长一直就没有睡着一样,孟小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人。
  出租车行驶到别墅区大门口不远处时,前面有好十几辆车子一动不动,像是最前面的小区保安在忙碌着什么。
  本来孟小贱以为等个十几秒就会通畅,可没有想到七八分钟都过去了,前面的车子还是一动不动。
  从住到紫荆花园以来,孟小贱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白天都没有这么拥堵过,凌晨就更不用说了。
  实在等不及了的孟小贱,便对司机师傅说:“师傅,没几步远儿了,我们走进去得了。”
  “对,没有几步远儿了,我们走进去得了?”
  鹦鹉学舌的这位是宋村长,与此同时,宋村长先一步的开门钻出了车子,接着是宋洁,最后才是孟小贱。
  当孟小贱要给司机师傅付钱的时候,司机师傅竟然说已经付过了,可是孟小贱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见谁给师傅付过钱,这样诡异的尬事,让孟小贱的后背都在发凉。
  “小贱,我和你洁儿妹妹先回家,你先办你的事去吧。”
  宋村长说完这句话以后,便头也不会的先走一步了,跟着宋村长走的,还有他的孙女儿宋洁。
  一直在搞不清楚状况中纠结的孟小贱,便无奈的问了一声说:“宋爷爷,你能找见家吗?”
  “自己的家怎么能找不见,你忙你的去吧,我先回家洗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