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二二章:稀碎

第一二二章:稀碎


  面对孟小贱的疑问,马千千仅仅是微微一笑。
  马千千那妩媚倾城的笑,在此时的孟小贱眼里,却像是毒蛇的信子一般令人不适,孟小贱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不过,随着那种迷惑的感觉越来越淡,孟小贱便也就没有在深究这件事,因为孟小贱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吃不了什么亏。
  就在这时,马千千又像一个幼儿园老师对小朋友启蒙一般的说道:“小贱哥,明天晚上七点社会组比赛开始,社会组比赛结束后,就是小贱哥的守擂挑战赛,具体规则到现场才会公布,小贱哥只要不吃晚饭就可以了,这些小贱哥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不过我困了,我想去睡一会儿。”孟小贱一边点着头,一边打着哈欠说道。
  马千千看孟小贱确实是困顿难耐,便急忙起身一边准备离开一边说:“好啊,我现在就给你铺床去。”
  “不用,我不习惯...。”
  孟小贱一听马千千要给自己铺床,急忙就要阻止,可是坐在沙发上的孟小贱,还没有来得及去阻止马千千的殷勤,此时的马千千已经走进了孟小贱的小卧房。
  从此时已经敞开着门的自己卧房门口,孟小贱看到了马千千极其细致的在给自己收拾着被褥,马千千的背影是那么的勤快和居家,孟小贱的眼神是那么的怪异和别扭。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马千千走出孟小贱的卧房说:“小贱哥,你过来吧,可以休息了。”
  “哦...嗯。”
  孟小贱有点尴尬的一边起身一边回应着马千千的话,等孟小贱走进自己的房间、并已经坐在床头准备开始更衣的时候,马千千却依然靠着门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心里实在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的孟小贱,便一脸尬笑的说:“我要更衣了,你是不是....?”
  “哦,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我现在就去。”
  马千千去了,孟小贱不知道马千千究竟是干什么去了,只见孟小贱突然鬼鬼祟祟的起身,随即偷偷摸摸、蹑手蹑脚的走到屋门口,而后便探出头四下的瞄了一下,确定马千千已经不在客厅后,孟小贱这才回头关门开始换起了衣服。
  “嘎吱...”
  门又开了。
  只见马千千竟然弯着腰端着一个铁瓷盆走了进来,由于瓷盆里的水盛的太满,随着马千千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走进屋子里的步伐,那盆子里的水也在不停的洒落着。
  看着这样的马千千,刚刚换了半拉衣服的孟小贱,急忙将自己恢复原状之后,便起身抢了一步接过马千千手中的盆子,只见孟小贱一边将盆子放到地上,一边数落着马千千说:“什么情况,你端来这么一盆水干什么?”
  “你没有洗澡就直接走进屋子里,一定是实在太困不想洗澡了,我就想着给你端一盆洗脚水来舒服一下,怎么?小贱哥是连脚也不想洗吗?”马千千一边解释着自己端来水的用意,一边不可思议近似质问的说道。
  其实孟小贱还真的就是不想洗脚了,从小就跟着爷奶在山村里长大的孟小贱,一直就没有养成上床睡觉前洗脚或者洗澡的习惯,小时候的孟小贱,更多时候洗脚是在村间的溪水中,那时他只是一边戏耍顺便洗一下脚。
  马千千的问话让孟小贱很尴尬,毕竟这种不好的习惯连孟小贱自己也知道不妥,只见孟小贱突然背过身一边拿个睡衣一边满脸通红的回应马千千说:“那个...我那个什么,我是计划换一下睡衣再去冲澡去的。”
  “哦,原来哥是这么想的,看来我是理解错了,好吧,那哥就快点换衣服吧。”
  马千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孟小贱本来以为马千千是要回避的,没有想到马千千不但没有回避,更是直接走到孟小贱的床前,继而从孟小贱的手中抢过睡衣,随即双手抖开睡衣、摆出一副替孟小贱换衣服的架势说:“那就快点换吧,等一会儿她们回来就不方便啦。”
  “不好,都不方便,你一个人在更不方便,你...要不你也回...回避一下吧。”孟小贱双眼游离、吞吞吐吐、尴尬不已的说道。
  只见听到孟小贱这样回应的马千千,先是很无奈的舒了一口气,随即又将孟小贱的睡衣揉成一团的说:“哎,都是在一个屋檐下过活,有什么不方便的。”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邢咛和罗怡唱着《一生所爱》的歌回到家里。)
  “小贱,小贱,人呢,跑哪里去了?”(邢咛的声音)
  “马千千不是说在家给小贱讲赛程吗?怎么也不在啊?”(罗怡的声音)
  孟小贱一听是邢咛和罗怡的声音,急忙就要出去打招呼。
  就在这时,马千千突然满脸惊愕的先是拽住孟小贱的手,后又拽着孟小贱先后一起背到门后面细声私语的说:“不要说话,小心她们以为我们两个人钻到屋子里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能干什么,这样一来不是更麻烦。”在马千千语气的影响下,孟小贱也很是紧张的轻声说道。
  只见马千千急忙先是捂了一下孟小贱的嘴,随即又轻轻‘嘘’了一声后,便开始向门外的方向眨么眼。
  “他没有睡觉,卧室门还开着呢,床上也没有人,干什么去了这人?”邢咛站在孟小贱卧室的门口,一边掏着自己的手机一边疑惑的说道。
  此时蹲在客厅茶几旁、正在看着茶碗和茶壶发呆的罗怡突然说:“这两人不会...”
  “不会什么,怎么回事,你发现什么了吗?”本来正要掏出手机联系孟小贱的邢咛,急忙握着手机向罗怡走去。
  此时躲在门后的马千千,表情里突然显露出了一丝丝失望,而此时一样躲在门后已经没有了退路的孟小贱,吓得简直都快要尿裤子了。
  已经是凭着呼吸满头大汗的孟小贱,只能艰难的等待着利己的机会来临。
  可就在孟小贱差点被憋死的紧急时刻,马千千的一个突发举动,差一点把孟小贱的肝胆给憋气稀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