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二一章:神奇

第一二一章:神奇


  “歪心眼子?孟大神,你能这样想我,我一点也不奇怪,人只要有钱了,都会把别人想成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千千听得孟小贱这样评价自己,先是软软的低下了头,而后又苦笑着回应了孟小贱的指责。
  马千千的举动让孟小贱感觉到了马千千很是委屈,可是孟小贱并不知道马千千在委屈什么。
  此时的孟小贱,更加不知道马千千先前所说李九坛的报应是什么,只见孟小贱轻咳了一声问说:“李九坛怎么了?为什么下葬的时间现在还定不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呵呵,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亲情的离散,他李九坛平日里看似为尊为圣,可是私下里...最起码对我马千千是人面兽心。
  现在他人死了,家里没有一个人关心他是否应该入土为安,却是都在想方设法的跟酒厂闹腾赔偿,他李九坛生前以假面视人,死后连个安宁都捞不着,不是报应是什么?”
  说这些话的时候,马千千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完的,让人不由得开始相信马千千所说的是事实,可是录音的事太过于巧合,让孟小贱的内心依旧是充满着疑虑。
  只见孟小贱‘唉’了一声无奈的说:“李九坛的家人和酒厂闹腾什么?录音你是怎么获得的,我可以给你机会听听你的解释。”
  “谢谢孟大神给我马千千解释的机会,刚来酒厂的时候,为了能够迎合酒厂走国际化路线的规划,我每天都会在宿舍里练习英语口语。
  我会把我自己念出来的单词用录音笔录下来,然后播放找出发音不准的问题并改正,那次李九坛以指导一下新职工日常为理由,突然一个人来到了我的宿舍。
  前辈到我的宿舍来指导工作,我当然是放下手中的工作招呼人家,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招呼来招呼去,却成了他李九坛反客为主的招呼起了我。
  呵呵,李九坛来的突然,我便忘了将录音笔关掉,于是便有了刚才这段录音。至于他家人跟酒厂闹腾一事,还不就是为了钱吗?
  听说李九坛年轻的时候也很牛叉,可是他没有赶上好时候,由于政策和厂里还是国营体制的原因,前半辈子他李九坛只挣下一个很能喝酒的名声。
  到了后半辈子拼酒有了奖金一说时,他李九坛也到了退役的年龄了,因为前半辈子的荣誉,酒厂给了他一个拼酒界裁判的头衔,他倒是不用去销售公关上继续喝酒了,可也一样是挣的个死工资。
  李九坛一辈子活不好却也饿不死,家里也没什么积蓄,李九坛他老婆是看上他的荣誉才嫁给他的,可在那个时代荣誉能当饭吃,而现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所以李九坛的后半辈子过的并不好,老婆嫌弃他挣不下钱,孩子们嫌他没有挣下家业,在酒厂他是个可有可无的行政人员,拼酒圈他是个过气了的所谓的前辈。
  他李九坛一辈子高不成低不就的,临了临了的还不得安生,这不是报应是什么,我恨他,可是我也可怜他,小贱你说的很对,他现在死了,我也不会再恨他了,就让一切悄悄的过去吧。”
  马千千的字字句句声情并茂,看着确实不像是谎言,孟小贱听到这里,开始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李九坛突然病发吐血身亡的画面。
  孟小贱没有诠释李九坛是否可怜与否,孟小贱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将来,如果有一天自己又没钱了,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孟小贱不敢想,孟小贱怕看到将来的自己也变成李九坛这样。
  孟小贱发誓要挣更多的钱,此时的孟小贱觉得,只有钱才能保证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下去,只有钱才能让这帮女人像一只只小家雀一样在自己的身边狂舞。
  随着对人生、人性、人心的顿悟,孟小贱对金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对金钱的欲望,其实也就是所有欲望的统称,因为金钱确实是可以转化成声望、权力、美色等等。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孟小贱,突然拉住马千千的手,心疼的看着马千千充满朝气的脸说:“我理解你了,以后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千千。”
  对于孟小贱的突然袭击,马千千好像并没有感到突然,只见马千千先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便一本正经的说:“一切来日方长,千千还是先跟小贱哥说一下比赛的安排吧。”
  此时已经想明白了一切的孟小贱,此时已经陷入欲望之中的孟小贱,依旧是拉着马千千的手、表现出一副大哥的模样说:“好,我听着,你说。”
  对于孟小贱的变化,马千千的心里是窃喜的,由此马千千也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魅力,对于曾今许多次征服男人的经历,马千千觉得自己的运气并不好,因为马千千总是投资失败,可是这一次,马千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功。
  只见马千千从孟小贱那充斥着细汗的掌心里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玉手,而后又从孟小贱的手里有点使劲儿的拿过茶碗,随即再轻轻的将茶碗放到桌上,一股热茶随着小茶壶嘴冒着热气便斟满了孟小贱的茶碗。
  这一个流程下来,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倒茶的过程,可是孟小贱整个人却有一种被陶醉的感觉,孟小贱陶醉的不是清茶的清香,而是马千千清雅而可人的模样。
  “小贱哥,您来喝茶我来讲,我这样安排可以吗?”
  马千千此时的声音都是香酥侵骨的,年轻力壮的孟小贱,对于马千千的支丝细微,并没有一点的抵抗力,此时的孟小贱,可谓是言听计从。
  “千千,你说就可以了,我会听着。”
  孟小贱一边说着,一边觉得这茶实在是太诱人了,只要闻一闻那茶香,孟小贱就会觉得马千千的迷人模样更甚一筹,孟小贱一边听着马千千对赛程的讲述,一边不由自主的闻着品着茶香的味道。
  “小贱哥,是这样,明天晚上七点社会组比赛开始,社会组比赛结束后,就是小贱哥的守擂挑战赛,具体规则到现场才会公布,小贱哥只要不吃晚饭就可以了,这些小贱哥都理解吃透了吗?”马千千像一个幼儿园老师对小朋友启蒙一般的说道。
  在马千千给孟小贱讲赛程的这点时间,孟小贱茶碗里的茶水已经喝完了,不知为何,那股对马千千千丝万缕般想招惹的激动,在孟小贱没有茶喝的十几秒钟以后,突然慢慢的开始在减弱。
  只见孟小贱轻轻的用手拍了一下脑袋,随即答非所问的说:“怎么回事,这茶为什么会这么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