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二零章:拾掇

第一二零章:拾掇


  在利益面前,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小九九。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人与人的关系大多数的交错,本来就来自于利益,没有利益的加持,人与人之间哪来的那么多关系的维持。
  婚姻关系,家庭关系,情人关系,同事关系,朋友关系等等等等,几乎所有关系的维护,都有利益掺和其中,只不过利益会分成相互利益和自我利益罢了。
  一天以后,孟小贱在酒厂内部拼酒决赛中赢得的奖励配置,已经陆陆续续的全部都到位了。
  两天以后,孟小贱一个人偷偷的去到一家金店,定制了一个近一顿重的包金浴盆。
  那金店是一家百年老店,从金店成立以来,从来没有遇见并接受过这样的订单,不过在利益的促动下,金店还是接下了这个订单。
  这个内部细瓷定形、外部纯金包裹打造而成的金盆,耗黄金250000克(500斤),最终需要消耗七千五百万人民币,需要二十名工人、不分昼夜、耗时一个月才成打造完成。
  孟小贱不怕工繁、不怕耗钱,孟小贱只要一个名副其实的金盆净浴,经历了一些事后的孟小贱,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可以信赖了,只有自己有一身本事的护体,才能孤独的存活在这个世间。
  等孟小贱安排好金盆一事回家之后,在外忙碌的邢咛和罗怡都还没有回家,反而是负责公关外联的总监马千千,却是一个人在家等候着孟小贱回来。
  因为比赛已经到了‘共同抵御外辱’的阶段,所以酒厂临时决定,邢咛、罗怡和马千千都24小时贴身住家为孟小贱服务,其目的是让众人瞩目的孟小贱不被琐事干扰。
  看到孟小贱走进家门的时候,身穿丝质睡衣的马千千,便端来一杯清茶给孟小贱润喉,孟小贱接过茶碗后平静的说:“清茶比咖啡爽口,我喜欢喝清茶。”
  “谢谢孟大神对千千工作的认可。”马千千听得孟小贱的回应之后,开玩笑似的来了一个古典美女请安的姿势欠身说道。
  孟小贱怪异的瞄了一眼马千千的身段,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并佯装心平气和的说:“什么孟大神,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屋檐下,直接叫我小贱就可以了。”
  马千千正要开心的回应孟小贱的话,孟小贱突然又接着说道:“对了,李九坛大师的葬礼是什么时候?”
  “李九坛先生的葬礼估计...估计一时还定不下来,小贱你问这个干什么?”马千千疑惑的问孟小贱道。
  听得马千千简简单单的回应后,孟小贱突然死死盯着马千千说:“你和李九坛大师不熟吗?”
  “熟啊,熟是熟,不过人总是要死的,早死晚死都是个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马千千轻描淡写的回应孟小贱道。
  马千千这样极度现实的回答,让本来就对马千千有一些看法的孟小贱,突然连一句多话也不想跟马千千说,只见孟小贱端着茶碗慢慢的走到沙发旁坐下,便闭目养神起来。
  看着孟小贱不再吭气,马千千便也轻盈的走到孟小贱的身边坐下,只见马千千一边轻轻的给孟小贱捶着大腿正面,一边深情幽幽继续的说:
  “李九坛其实是个坏人,有一次他喝过酒非礼过我,那个时候我刚刚到酒厂工作,人生地不熟的,便也就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事,现在想来,人还是不能做坏事啊。”
  感觉到马千千的绵柔小拳拳,肉酥心慌的孟小贱刚要回绝,却听到马千千说了这么一件降李九坛身段的事,有点不悦的孟小贱,便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只见本来靠着沙发靠背闭目养神的孟小贱,突然挺直身子神情冷漠的说:“虽说是人死如灯灭,可自古死者为大,你这样诋毁一个亡人,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诋毁?我一个大姑娘,我诋毁他干什么,要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前程,我一定把他告的身败名裂,不过自作孽不可活,他李九坛死了死了报应终于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马千千一边娇怒的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对孟小贱捶按的力度。孟小贱听马千千说到这里,便有点使劲儿的扒拉开马千千锤腿的手,随即继续靠着沙发闭目养神起来。
  马千千看孟小贱待理不待理的样子,突然很是生气的说:“小贱,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不相信,李九坛先生是拼酒圈的前辈,你这样毫无根据的诋毁他,你居心何在,你就不怕晚上睡觉做噩梦吗?”听得马千千如此口气的回应,孟小贱再一次挺直身子近似咆哮的责问马千千道。
  这时的马千千,倒是不哭不闹不撒不娇,只见马千千慢慢的掏出手机,随意的操作了一会儿后,马千千的手机里便播放出了李九坛那熟悉的声音。
  “菇凉,让李爷我拾掇拾掇你,拾掇拾掇,拾掇拾掇,没事,松手...听话...”
  “啊...不要...不要...李老师你...不要...啊...”
  从手机里播放出来的声音判断,这段音频确实不是作过假的,可是孟小贱听过录音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有谁会在别人非礼自己以前,提前就打开录音功能呢,这一点实在是说不过去。
  如果没有这段录音,孟小贱也许还会相信部分李九坛酒后失德的行为,可是这段录音的出现,即便孟小贱没有一点言辞反驳,可孟小贱却更加对马千千这个人的城府之深而感到惊悚。
  在孟小贱的潜意识里,觉得马千千所说李九坛非礼一事,一定是马千千为了达到什么不可告人之目的、预先设置好的一个有预谋的圈套罢了。
  孟小贱自觉,如果身材修长、年轻貌美、如林志玲般的马千千,如果给自己设置任何一个美色圈套陷阱,自己估计也会老老实实的栽进去。
  就在孟小贱陷入自己的假想之中的时候,马千千突然冷笑的说道:“我知道没有人相信我,更没有相信我有录音这个巧合,可是老天有眼,事情就是这么样的巧合,信不信随便你,反正我也不是找你讨公道的。”
  “呵呵,实话说,你这录音反而加重了我对这件事情真实性的怀疑,现在人都死了,以后的你还是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有事没事动歪心眼子。”孟小贱瞟了马千千一眼,很是不敢苟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