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一一七章:心力

第一一七章:心力


  一边是门铃在响个不停,一边是邢咛的犀利指令,正在走着的孟小贱,突然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不过,也就是三两秒的时间,孟小贱就最终决定先去开门。
  “你...”
  邢咛那个‘你’字的尾音刚刚落下,孟小贱也已经将门打开了。
  “张总?张总...您来的真是时候,您快请进、快请进...”
  只见孟小贱一边喜忧参半、言语坑巴的招呼着突然拜访的张总,一边弯腰转身寻找着拖鞋,而此时的张总,一边环视着屋子里的陈设,一边微笑的对所有人说:“真是时候?哈哈哈…家里的环境还能将就着住吧?”
  “真…能能能,拖鞋呢,家里没有多余的拖鞋了。”孟小贱慢慢的站直身子、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的瞅着大家说道。
  看此情形,只见罗怡急忙跑到门口面向张总笑脸盈盈的说:“张总来了还换什么拖鞋呀,张总您快屋里请。”
  “能将就就好,能将就就好啊。”张总听得罗怡的照应,只是微微一笑却依旧看着屋子的里的陈设说道。
  罗怡看张总很在意别墅的内部情况,便反客为主微笑着说:“小贱,你们只是能将就吗?我看厂里给你孟小贱配的房子实在是很讲究,张总您快进屋坐。”
  “不了,我就是路过这里进来随便看看,对了,邢咛人呢?哎呀,爸爸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下,真是一个傻闺...怎么了这是?谁惹着我们家的邢咛小姐了?”
  张总闻得罗怡两次的邀请之后,先是婉言回绝了罗怡进屋坐一坐的建议,而后便弯腰探出头来寻找着什么,当张总看到依旧还坐在沙发上的邢咛的时候,立马便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可是看仔细了邢咛的张总,突然发现邢咛的眼圈红红、眼帘肿肿的,便又换成一脸的怜爱表情,抛弃自己先前不进屋的言语,三步并作两步的向邢咛走去。
  “谁?是谁惹我们家邢咛生气了,罗怡,怎么回事?”张总走到邢咛的身前,急忙蹲下身子佯怒的问罗怡道。
  罗怡一听张总的责问,急忙习惯性的想着回应,可是直到此时罗怡才发现这个问题的难度,只见罗怡快速的看一看孟小贱,又求救式的看了看马千千,先是欲言又止后又支支吾吾的说:“哪个...马千千啊,哪个...”
  “什么这个哪个的,罗怡,你听好了,不管是谁欺负了我们家邢咛,都给我立马开除,多给他三个月工资,让他立马滚蛋,你们难道就没有听说吗?邢咛是我老张的女儿。”张总看罗怡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一二三,便猛地站起身来责问道。
  这次张总的表情好像是真实的,因为罗怡太了解张总了,张总如果是假生气的话,一边的嘴角是翘起来的,张总如果是真生气的话,满脸是带着冷笑周身是挺直的。
  这下罗怡可是真的慌了,就连此时也站在一边的马千千也慌了,凭罗怡和马千千以往的经验判断,她们俩同时都感觉到了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真实感。
  罗怡和马千千能够在酒厂混到今天的位置,除了过硬的业务能力和拿得出手的名校学历以外,超高的情商智商和超人的察言观色能力,也是一般职员难以比拟的。
  只见罗怡和马千千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后,便几乎同时的将目光移向了孟小贱,此时已经不再找拖鞋的孟小贱,先是看到罗怡和马千千都在看他,后又看到张总也将犀利的眼神指向自己,便再次无奈的点了点头说:“这事和我有关系,我走人就是了。”
  “孟小贱呀孟小贱,你和邢咛的关系我是知道的,你一个男人家家的,就不能让一让邢咛一个女娃娃家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将邢咛交给你?”
  张总一看现场的情形,便知道了邢咛的低落情绪与孟小贱有关,其实刚刚进屋的张总一看到邢咛的哪个样子后,便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这事和孟小贱有关,至于和罗怡、马千千之间的无言互动,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交给我?为什么要交...”
  “张总,我和孟小贱是开玩笑的,你就不要管我们之间的闲事了,张总你还是有事说事、说你的真实来意吧。”
  孟小贱回应张总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坐在沙发上还有点博同情的邢咛,突然站起身来言辞力竭的对张总表明了自己别样的态度。
  听得邢咛这样回应的张总,并没有理会邢咛的客套建议,张总认为这只是女儿的娇语,只见张总死死的盯着孟小贱、声音很是低沉的说:“孟小贱,你把你想说的话说下去。”
  有点搞不懂气氛的孟小贱,正要继续跟张总讲自己的心里话时,邢咛又突然喊道:“张总...”
  “邢咛,你不是已经认我这个父亲了吗?既然认了我这个父亲,就应该好好的叫我爸爸,今天邢咛你要是不让孟小贱把话说完,我就立马开除他。”张总还是死死的瞪着孟小贱、几乎是一字一句高亢的说道。
  此时的张总,就像是一头被欺辱了的猛虎一般,只见他的神态是平静的、表情是淡然的,举手投足是堪比平常的,可是他的气场却是逼人、瘆人、吓人的,甚至如果谁躲闪不及,都是有可能被伤及无辜的。
  “那我不认了还不行吗?那我不认...”
  “不行,除非你改姓张,否则这件事情就以孟小贱被开除收场。”张总终于是像常人一样爆发道。
  听得张总突然提到了改姓的事,邢咛苦笑了一下说:“我邢咛的邢是妈妈的姓,谁也无法代替妈妈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可是你...也就是我的父亲,现在却要拿孟小贱的前途逼我就范,好,我改,我以后叫张邢咛可以了吧。”
  “张...张邢咛?呵呵,你还别说,这倒是一个两全的办法,好,你以后就叫张邢咛,小贱啊,你也不要生气,你就体谅一下一个父亲的苦楚吧。”
  邢咛给自己新起的名字,张总觉得左右兼顾、十分满意,刚才环绕在张总周身那煞气突然不见了,随之换来的又是一副父亲的慈祥光环。
  此时罗怡和马千千在陪着张总开心喜悦着,此时的邢咛却很是不屑,而此时的孟小贱,也只是淡淡一笑。
  还没有完全散去土气、常常表现的有点傻呆萌的孟小贱,心智和情商却是很正常的。
  孟小贱理解张总对自己的利用,此时的孟小贱,甚至极度的渴望...渴望自己也能够有一位张总这样费尽心力、关心自己点滴细节的父亲。
  孟小贱不由得很羡慕邢咛的父爱环绕,而此时的邢咛,却一点都不理解张总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