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七十八章:要钱

第七十八章:要钱


  离开医院后,已经是接近凌晨的时分了。
  这个时间回家,只有打车一个途径,可这么远的路,正常的打表价没有师傅愿意接这种活儿,即便孟小贱和罗怡已经坐上车了,司机师傅就是不起步。
  “这都几点了,你们这活儿我接不了,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是空跑,实在是费力还不挣钱,你们还是再找找看吧。”
  司机师傅的话很果断,让人听来是一点还口的余地也没有。
  可即便司机师傅这么说了,上车就直接坐在副驾驶上的罗怡,就是一动不动,也一句话也不说。
  司机师傅无法,只能看着坐在后排很无奈的孟小贱干等着回话,孟小贱看罗怡不吭不哈,便也不吭不哈的使眼色给司机师傅,示意司机师傅找罗怡谈钱。
  可司机师傅好像是一根筋,只见司机师傅又看了看罗怡后说:“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大晚上我出来是挣钱来的,不是看你们两口子吵架来的,咱没话能不能先下车啊,我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呢。”
  “开车。”
  司机师傅看着罗怡说完话好一会儿后,罗怡才很利落的蹦出来‘开车’两个字。
  听到罗怡这蹦出来的两个字后,司机师傅烦躁的都快要哭了。
  那司机师傅心里一定在想,这都是些什么人呐,可想归想,做为服务行业的出租车司机,是绝对不能说这种话的,一旦遇到不好对付的乘客,结果一定会是得不偿失。
  可就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毕竟司机师傅说养家糊口确实是事实,怎么办呢,司机师傅对罗怡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劝孟小贱。
  “哥们儿,咱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你们这...”
  “不要说了,你要多少钱就能走?”
  其实孟小贱比司机师傅都更受不了此时的窘境,只见孟小贱直接打断司机师傅的话,开始主动的询问价格。
  终于开始问价了,司机师傅的心里总算是顺了一口气。
  一般晚上跑长途的话,司机师傅一定会要两倍上下的价格,因为跑长途夜车不仅是单程,更加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可是看孟小贱和罗怡两个人扣扣索索的样子,司机师傅狠了狠心说:“里程大约两百公里,来回就是四百公里,你们给五百吧。”
  “不行。”
  司机师傅此时是看着孟小贱商议价格的,可让司机师傅没有想到的是,孟小贱还没有来得及回话,罗怡倒是先开口了,一开口就是司机师傅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大姐,我看你们也不容易,我这开价就不高,你们...”
  “你多大了?”
  罗怡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挡风玻璃,却是很干脆的打断了司机师傅的话,说出这样问话的罗怡,让司机师傅一下子摸不到了头脑。
  “我...我三十二了,怎...”
  “你三十二你叫我大姐?你三十二你叫我大姐?你什么意思,我给不起你车钱吗?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罗怡突然开始骂骂咧咧的和司机师傅讲话,除去这一次之外,孟小贱从来没有听到罗怡说这种有点脏的话。
  孟小贱能够看得出来,司机师傅无辜的被骂后,显然是生气了,看着司机师傅忍着怒气欲言又止的样子,孟小贱急忙说道:“开车,给你两千五。”
  “两千五?这是为啥?”
  司机师傅显然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看看孟小贱的神态,司机师傅瞬间放下不悦,此时倒是有了点心里偷着乐的内心活动。
  不过,刚刚把车子发动以后,司机师傅又愣了一下说:“算了,你还是给我五百吧,去了你们的地盘后,你就是答应给我一万,到时候耍了我,我也一点办法没有,五百,现在给我,钱一到手,我们马上就走。”
  “真是十个二百五都不够你挣得,孟小贱,你究竟回不回家了。”
  孟小贱一听罗怡终于主动的跟自己说话了,便开心的、贱贱的回应罗怡说:“回回回,司机,二维码。”
  司机师傅一听终于给钱了,便急忙将正反两面各是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递给孟小贱,只见孟小贱已经输入两千五百元的时候,罗怡就像是看见数字一样沉闷的说:“扫五百。”
  “就给他两千五吧,咱也不差这点儿,司机师傅也不容易。”孟小贱停下输入数字的手说道。
  罗怡突然转过脸来微笑的说:“你有钱是吧,有钱先给我点儿,来来来,给我点儿啊,你要不给我我今天还真就不走了。”
  “你要多少?”孟小贱舔着脸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罗怡想了一下沉着脸说:“你给我爸动辄就是一百万,我看你还是很有钱嘛,现在我和你的这种关系,比我爸比邢咛应该都要近吧。”
  “那...那是当然不...一样了.”孟小贱小心翼翼瞅着罗怡,计划随时见风使舵的说道。
  孟小贱说是怎么说,可在孟小贱的心里,真的是有点怨气。
  孟小贱心里想:“为了你罗怡的事,我孟小贱也算是不计得失赴汤蹈火了,可你现在不知兑现诺言、让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说,还要在这里算计我。
  你是让我那个什么了,还是让我那个什么了,都这么晚了,还回家干嘛,有这点时间找个地方早就那个什么什么了。”
  听着孟小贱支支吾吾的回应,又看着孟小贱眼珠子嘀溜滴溜的转,做为搞人事工作并有过婚史的罗怡,一下子便看透了孟小贱的小心思。
  只见罗怡突然妩媚的对孟小贱说:“要不咱找个宾馆先住下吧。”
  “也好...好...好吗?”
  孟小贱的回应是有点嘟嘟囔囔,可脸上的表情却是情不自胜的,脸蛋上的肌肉更是不由自主的震颤着,孟小贱此时,就像是一头饿了一冬天、饥肠辘辘却有点腼腆的恶狼一样。
  “好个屁,美死你呢,守孝期间不知道大行孝道,却在这里想入非非,给司机扫钱走人。”
  听得罗怡一盆冷水一般的话后,孟小贱一边嘟囔着说:“总是说话不算数。”一边狠狠的按下数字2500的付款确认键。
  一路上除了司机师傅一个人喋喋不休、兴奋不已、美滋滋的,孟小贱和罗怡几乎无话。
  其实孟小贱的心里是有很多疑问的,可是看着罗怡那冷火两重天的表情,孟小贱是一句多话也不敢问。
  回到孟小贱老家的时侯,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下车的时候司机很是殷勤。
  看着出租车像唱着歌儿一样的离开后,走在孟小贱前面的罗怡,突然猛地回头贼笑着说:“给我的钱呢?车给你送人了,我要卖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