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七十七章:冷脸

第七十七章:冷脸


  有人说自己‘不是个东西’这种话,对于孟小贱来说并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话。
  曾经的经历让孟小贱对这种话已经习以为常,孟小贱从来就不在意。
  可是孟小贱真的不在意吗?
  从人性的角度上思考的话,孟小贱肯定不会不在意,一切因果都取决于环境好恶后随即决定。
  听到‘你真不是个东西’这句话后,孟小贱怒了。
  不过孟小贱也只是心里怒了,此时孟小贱的脸上,还依然是刚才生气的表情,一点愤怒的变化也没有。
  因为孟小贱对古勾蓝还有所求,所以孟小贱不能愤怒,只能生气。
  生气是一种应激反应,愤怒则是由心而发,两者略有不同。
  如果比起过往的孟小贱,此时孟小贱的反应还是有所变化的。
  因为孟小贱最起码心里怒了,以前的孟小贱,在顾及吃饱肚子的前提下,连心里怒的机会和勇气都没有,最多是脸上生气的抽搐一下而已。
  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的孟小贱,就连生气的表情也立马收回的说:“看见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我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想法,我还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就一直看着你了,对了,我那个员工现在在哪里?不会真的在这...这停尸房吧”
  “傻子,这里是医院的库房,对了,她是员工?那个女的是你的员工吗?她不是你的那个什么?”古勾蓝心里偷偷的美滋滋了一番问道。
  孟小贱摆出一副很不屑的脸说:“那个什么?开玩笑,她就是个小员工,比起你这种有正式工作的美女来说,她什么都不是,我只是担心如果她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会损失不少钱罢了。”
  古勾蓝此时是一脸的满意表情,可是孟小贱对于这样的古勾蓝,心里却总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好了好了,不和你瞎扯了,你跟我来吧,你们这些男人呀,实在不是些什么好东西,可痒...,算了算了,女人也是贱骨头,总是想着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男人。”
  古勾蓝跟孟小贱招了招手,便一边先一步的向前走着,一边诡异的说道。
  就这么的,孟小贱又开始跟着古勾蓝左拐右拐的走起来。
  直到到了一个宿舍模样的房间门口,古勾蓝才停下脚步说:“你的员工在里面,你进去吧,我要上班去了。”
  “这里?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掉到桥下了吗?怎么可能在这里?”
  孟小贱的疑问是一连串的,可是古勾蓝的回应却很简单。
  只见古勾蓝把门锁打开却没有推开门的笑了一下说:“请进,有什么事你自己去问她。”
  古勾蓝说完便头也不会的走了。
  此时的古勾蓝,一点都不像前一会儿那种...那种骚气十足的感觉。
  古勾蓝回头离开的那一瞬间,孟小贱对古勾蓝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孟小贱认为这个女人心里有鬼。
  “站门口干什么,快进来吧。”
  是罗怡的声音。
  终于听到罗怡声音的孟小贱,心口不由得犹如怀里揣着一个暖手宝一般,暖和是很暖和,却总是有点硌得慌。
  只见孟小贱急忙把门推开后,先是怔怔的看着坐在椅子上修指甲的罗怡,后又快速的跨到罗怡的面前就是浑身上下的瞅着。
  “瞅什么瞅,醒了?”
  罗怡一边还是平心静气的修着指甲,一边轻描淡写的问道。
  孟小贱的出现,好像是罗怡早已预料到的一样,罗怡表现的是一点惊讶都没有。
  这让一醒来就一直担心罗怡伤情的孟小贱,心里很是不痛快。
  “我都到这里了,我当然是醒了,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跳桥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孟小贱激动的朝着罗怡想大声喊却还是很克制的说着,可罗怡还是充耳不闻不屑一顾的修着指甲,好像是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见罗怡吹了一下修指甲搞出来的碎渍后,便站起身看都没看孟小贱的说:“醒了就回你家吧,晚上你还要给你爷奶守灵呢。”
  “这都几点了,还怎么回去,你先跟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孟小贱一脸懵懂的问道。
  罗怡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孟小贱说:“什么怎么回事,我只是跳下去游了个泳而已。”
  “游泳?你开什么玩笑,有你这种游泳的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吓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心你,你知不...”
  “行了,你还有完没完了,满嘴的谎言,我说游泳就是游泳了,你究竟是回不回,你家里等着守灵的可是你爷奶,知道吗?我们之间的戏早就散场了,醒醒吧。”罗怡很不悦的喊着说道。
  孟小贱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已经被血刺了吗?被血刺后相关的两个人不是就不能离开了吗?怎么现在罗怡又是这样的反应?难道罗怡和她的母亲一样,心里其实并不喜欢这血刺后的结果吗?
  孟小贱心里的疑问太多了,孟小贱想一个个的问个清楚,可罗怡的那冷冷的表情让孟小贱一时说不出口。
  罗怡开始向门外走去,孟小贱也只好跟着罗怡向门外走去。
  罗怡一边走着一边拨出去了一个电话,孟小贱听到罗怡在电话里说:“妮子,姑奶奶我先走了,你给我发过来的录音我听过了。
  ...知道,我会收拾他的,你忙你的吧,到时候请你吃喜糖。...哈哈哈...知道了,对了,我给你转了点钱,你帮我赔给那个司机,一定吓死人家了。
  ...不多,人家也不止医院这点损失,好了好了,以后再聊。...嗯嗯嗯,挂了...”
  罗怡挂断电话后,还是一个人兴冲冲的向前走着。
  刚才打电话时挂在罗怡脸上的笑容,随着电话挂掉的那一刻起,便立马失去了踪影。
  而此时的孟小贱,就像一个三孙子一样的跟在罗怡的屁股后面。
  孟小贱是不敢走快也不敢走慢,孟小贱是不敢问也不敢说,孟小贱就这么像一个傻子一样的跟在罗怡的身后。
  孟小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孟小贱还搞不清楚罗怡为什么又回到应聘时那种冷若冰霜的样子。
  孟小贱记得刚刚上班车时,罗怡还是很舔着自己的,孟小贱记得自己因为罗怡以及老罗的欲加之事而生气后,一切就都变了。
  不仅一切都变了,还不知怎么的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古勾蓝来。
  古勾蓝又是何许人呢?罗怡又为什么会住在她的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