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七十五章:太乱

第七十五章:太乱


  在惟恐天下不乱、一边向前挤着、一边或嬉闹起哄、或相互打听着发生了什么事的人群之中,已经站起身来的孟小贱,并没有看到罗怡的身影。
  孟小贱再爬到窗户旁边看向外面的时候,也只看到了几个已经下车的陌生乘客,在慌慌张张的向桥下张望。
  终于从臆想中醒来的孟小贱,最后又不自觉的将脑袋伸出了大巴车外面,这次孟小贱又看到了司机师傅在着急的打着电话,一边打电话,司机师傅还一边焦急的瞄着桥下的方向。
  这时的孟小贱,才突然意识到了罗怡并不在自己身边。
  “车里边不在,车外面也不在,人究竟是去哪里了呢?”孟小贱自言自语道。
  随着下车的乘客越来越多,孟小贱也开始慢慢的向车子外面走去,孟小贱一边走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听着车子外面越来越大的叫嚷声。
  “有人跳桥了,有人跳桥了...”
  “有人跳桥了?”孟小贱心里疑惑的问自己道?
  随着这样的疑问过后,孟小贱突然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只见孟小贱急忙一边嘴里说着‘让一让’,一边快速的从人流中向大巴车外面蹭去。
  等孟小贱终于在众多乘客中蹭出大巴时,孟小贱又看到不少的乘客都在用怪异的眼神向自己看来。
  不知为何,刚刚跑回大巴、现在又跑到孟小贱面前的司机师傅,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对孟小贱说:“我看了一下监控,跳河的那个女人和你是一起上车的吧?”
  “跳河的女人?跳河?怎么回事?”
  本来就没有找见罗怡着急无比的孟小贱,本来心里就有一丝不祥感觉袭来的孟小贱,此时是更加的心乱如麻。
  “我不知道,我刚才睡着了,不过我确实没有找见她。”孟小贱先是提出了三个疑问之后,随即便说明了自己刚才的状态。
  孟小贱刚刚说完自己刚才的状态后,还没有等司机师傅接下来又想说的话说出口,便疯了一般的向大桥边冲去。
  “快拦住他,不能再出事了。”
  在孟小贱跑去大桥边的身影后,是司机师傅以为孟小贱也要自寻短见的惊恐声,可事不关己的乘客们,除了躲闪孟小贱像是不要命一般冲来的身形,剩下的就是一副嘴巴O型的神态。
  “啊...”
  在所有人惊恐的叫喊声中,孟小贱突然凌空而去,孟小贱真的是冲出了桥面,可孟小贱却没有因为地球引力和自重的作用身子随即下坠,只见孟小贱一个鹞子翻身,一下子倒挂金钩一般将自己挂在了桥面底部的横梁上。
  桥面上几乎所有惊呼着的乘客们,都在小心翼翼的将脑袋伸出大桥围栏外面张望,有些胆子大一点的乘客,索性把手机摄像头打开的搜索孟小贱的去处。
  而挂在桥面底部的孟小贱,自己都快把自己给吓死了,此时的孟小贱,已经顾不上想罗怡究竟怎么回事了。
  因为孟小贱现在连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从小就有点恐高的孟小贱,此时看着一切都是反着的世界,不由得一身大汗如大雨突然袭来。
  孟小贱本来是想和众多乘客一样看看桥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孟小贱本来是想看看罗怡究竟是不是真的跳桥了的,可是此时的孟小贱,根本不再敢看桥下的情况,孟小贱现在是自顾不暇。
  远处传来‘叮咚叮咚’的警笛声,而与此同时的孟小贱,已经完完全全的、极度恐惧的、狠狠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孟小贱在等待着救援人员来救自己,孟小贱在使劲闭着眼睛、不停叫喊着等救援人员来救自己。
  前来救援的是英勇无畏的消防官兵,只见对救援很是专业的他们,也就是用了几十秒的时间,便完成了全体下车、询问情况、布置现场等步骤。
  随即所有的消防官兵便兵分两路,一队丢绳梯向桥下探索,一队把桥面上围起了警戒线,就在这时,踏绳梯向桥下救援的一队消防官兵突然大喊道:“队长,队长,桥面下边还有一个人,我们是不是先把桥面下这个人实施救援。”
  “你们A队继续争分夺秒的向桥下探索,桥面下的人员由B队前去救援,B队、B队,B队准备,桥面下边还有一个人,B队前去救援桥面下的人员。”
  挂在桥面下的孟小贱,都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消防官兵指挥官的指令,这时的孟小贱,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孟小贱相信,只要有人民子弟兵在,自己就一定不会死,不过此时的孟小贱,还是不敢睁开眼睛,孟小贱是真的怕。
  凌空倒挂对于每一个恐高的人来说,都不是几句高调的话可以缓解的,即便是孟小贱的恐惧此时已经得到缓解,可说实话,孟小贱还是不能够全身心的去关心罗怡的处境。
  人的应激反应都是先自保的,孟小贱也是一个普通人,孟小贱做不到临危不乱,孟小贱做不到舍己顾她,可潜意识中的孟小贱,又怎么能不关心罗怡的情况呢。
  就在孟小贱终于鼓起勇气慢慢的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位消防战士古铜色的脸庞,随即孟小贱又看到了消防战士的喜悦容颜。
  “好了好了你没事了。”
  随着消防战士对孟小贱的一句关怀言语后,孟小贱也同时回以了消防战士诚挚的微笑,也就是刚刚的微笑过后,孟小贱便自觉双眼一黑、倒挂使血液倒流入脑的处境,让孟小贱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等孟小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迷迷瞪瞪的孟小贱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不由得慢慢的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只见孟小贱腾的一下坐起来自言自语的说:“罗怡呢,罗怡人呢?”
  孟小贱一边鞋也没有穿的赤脚向病房外跑去,一边嘴里仍不停的喊着:“罗怡,罗怡,罗怡你在哪里。”
  等孟小贱跑到病房楼道里的时候,依然是嘴里不间断的喊着、眼睛更是每一个病房都搜索一边的狂奔着。
  “病人孟小贱,你不要乱跑,你不要乱跑,你在找什么?”
  只见孟小贱在前面胡乱的跑着,护士小姐在后面着急的追着,随即追在护士小姐身后的,还有那位倒霉的大巴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