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五十一章:喝酒

第五十一章:喝酒


  在孟小贱的潜意识中,爷奶不仅是爷奶,更是亲亲的爹娘,在和爷奶一起生活的二十多年里,祖孙之间不仅有相依为命般的抱团取暖,也有隔辈相亲般的溺爱真心,更有严父慈母般的血肉亲情,如今爷奶不幸离世,其实就相当于孟小贱的天塌了。
  孟小贱想用浮华来表达潜藏在自己内心深处已久的感恩和孝道,可是这样的方式,根本无法锐减孟小贱内心深处无尽的悲痛,此时孟小贱的内心深处是空洞的、无助的、孤独的、甚至是绝望的。
  这子欲养而亲不待如抽丝剥茧一般的扎心痛苦,孟小贱只能将它悄悄的埋藏在自己左心房的某一个角落,因为孟小贱想留下右心房展现自己的坚强和欢笑,孟小贱觉得这一定是爷奶永远最真实的夙愿。
  看着罗怡驾驶跑车缓缓驶来,孟小贱决定永远不去因为应该悲伤而悲伤,孟小贱决定要笑对人生,即便高档跑车行驶崎岖山路也会搁浅抛锚,孟小贱也确定誓要用自己的胆识和技能跑出泥泞。
  此时坐在法拉利狭窄后排座上的彩凤和福广,却是不同于孟小贱的心事重重,他们稀罕自己兄弟的这高档装备,在他们的脸上,孟小贱看到的是兴奋之余的克制,不过,孟小贱还在他们脸上看到了疑惑不解。
  “福广,怎么不说话,这车感觉怎么样。”坐在副驾驶的孟小贱,回头笑眯眯的看着福广和彩凤说道。
  福广腼腆一笑回应道:“这车挺好挺舒服的,就是小了一点,窄了一点,低了一点,拉的人也少了一点。”
  “幺幺幺,按照你对这车的评价,这车完全就是一无是处嘛,呵呵。”孟小贱调侃道。
  彩凤闻听孟小贱的笑语,先是笑而不答的悄悄用胳膊肘顶了一下福广的腿,后又瞪了福广一眼开玩笑的说:“给你个大巴开,也只有大巴能满足你的要求。”
  “我要是能买得起大巴,那货就不会走了,TM的。”福广突然充满怨气的骂道。
  孟小贱闻听到自己兄弟内心的呐喊后,深深的‘哎’了一声说:“不要想那些了,以后咱让她高攀不起。”
  “我凭啥?就凭祖孙三代守着的那一亩三分地吗?”
  此时在福广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前一会儿克制之间的兴奋,换之来的是一脸的茫然和无奈,孟小贱在福广的脸上,看到了曾今自己的影子。
  孟小贱不想在自己兄弟面前高谈阔论,因为孟小贱觉得来日方长,孟小贱也不想让兄弟之间存有施舍的成分,即便是斗米之恩,孟小贱也会报以良田千顷,何况危难之中见真情的罕见难得,在福广和彩凤身上表现的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但孟小贱还是觉得,即便是想帮一把兄弟,也一定要让兄弟觉得是应得应份。
  高高在上的给予,可能转变为施舍,更可能让人失去尊严。
  来到镇上饭馆儿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四人随意的点了几个压酒的小菜,却一下叫了三瓶一斤装的**老酒,孟小贱想和自家兄弟好好的醉上一场,因为和兄弟喝酒才是真的喝酒,能够和兄弟大醉一场,孟小贱觉得胜过突增万金。
  四个人除了罗怡要开车没有饮酒,剩下的三人先是扭扭捏捏,后又是客客气气,三五杯酒下肚以后,福广开始豪情万丈,彩凤也是两腮绯红,孟小贱却还是跟时常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能够体验醉的感觉,孟小贱实在是苦恼。
  “服务员,来,过来,给我们换成大碗面的碗来,这小樽小盏的,喝的一点都不痛快。”孟小贱大声叫喊着,他想大碗喝酒,以便醉的快些。
  福广打了个酒嗝眯眼笑着对服务员说:“不换,不换,不用换,我已经扛不住了,没有想到这贱骨头这么能喝。”
  “不换、不换,你们都慢慢喝,不要不知道深浅,喝醉了让人家这位美女姐姐笑话你们。”彩凤打量着一身潮衣美裳的罗怡,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罗怡微笑的给彩凤夹了一块菜花说:“孟小贱没事,他想喝就让他喝吧,你俩还是要少喝一点的。”
  “好吧好吧,给我一个人换个大碗。”孟小贱有点扫兴的对服务员说道。
  福广、彩凤和孟小贱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孟小贱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的了解程度,不是罗怡她们可以比拟的,此时福广已经看懂了孟小贱那颗想醉的心,可是福广却不想孟小贱买醉,因为还有很多事需要孟小贱去做。
  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福广却不知道孟小贱千杯不醉的天赋异禀,因为长大后的世界,已经完完全全的不同于往日,而这点,罗怡她们就比福广他们了解孟小贱更多一点。
  所以人活在世间,不仅需要老朋友,更加需要新朋友,有三五朋友在,即便是狐朋狗友,即便是口是心非,却也总有个畅所欲言的出口,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倾述的方向,是会疯掉的。
  “贱骨头,等安顿好了爷奶,兄弟一定陪你一醉方休,现在我们还是要保持清醒,许多事等着咱们去做呢,彩凤,你说是不是。”福广给彩凤使了一个眼色说道。
  彩凤有点不解福广其意,只好支支吾吾的说:“就是就是,我觉得小贱应该给我们读一下爷奶留下的信,我也想听听爷奶都说了点啥。”
  “傻叉,你啥也想知道。”福广很失望的瞅了彩凤一眼说道。
  经彩凤这么一说,孟小贱轻轻摸了一下装在怀里的书和信,并随手将书信掏出来说:“行,咱们先看看这是一本啥书。”
  孟小贱小心翼翼的将信夹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而后又慢慢的将抱在书外面的油纸剥去,孟小贱以为里面一定包着一本或博古论今、或无敌秘籍,可是等孟小贱轻轻的翻开第一页的时候,却发现是纸页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孟小贱微微一笑后,又慢慢的翻开第二页,第二页一样是洁白如新、片字没有,紧接着孟小贱翻开第三页第四页五页...最后一页,至始至终,整本书都是一个字也没有,孟小贱困惑的自言自语道:“无字天书?”
  “快看看爷的信上怎么说。”彩凤和福广都凑近孟小贱好奇的说道。
  孟小贱急忙点了点头说:“对,看看信上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