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五十章:宝书

第五十章:宝书


  孟小贱看见黑狗的疯野架势,先是想着找个地方躲闪一下,不想那黑狗竟然不依不饶的扑到了孟小贱的身上,随即直接就是不停的表示着热情。
  孟小贱却还是有点惧色的一边躲闪着一边叫喊道:“哎哎,起开起开...”
  “傻子,这是虎子,出去没几天,连虎子都不认识了?没有它,我和福广也不会一从城里回来就过来看爷奶。”彩凤摸着黑狗的脊背亲切的说道。
  孟小贱一听彩凤所言,急忙捧起黑狗的头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说:“福广的黑狗?”
  “嗯,福广说,你到了城里之后,黑狗就一直守在爷奶这边,我那么多年没有回来,它一见我都能认识,何况它小时候是你和福广两人一起把它养大的,你能忘了它,它可是忘不了你。”两个人蹲在地上,彩凤一边逗着黑狗,一边回忆道。
  孟小贱激动的摸着狗头点了点头说:“好狗,好狗,虎子,谢谢你。”
  “是它把我们从家里拽过这边来的,我们开始以为它是饿了,后来它越闹我们就越觉得不对劲儿,没有想到家里真的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哎。”彩凤感伤道。
  孟小贱听彩凤讲完后的那一霎那,就决定等走的时候要将虎子带走,孟小贱想让虎子剩下的年寿过上好日子。
  “福广估计是知道你回来了,黑狗来了,福广应该就在后面。”彩凤看了一下门口说道。
  孟小贱默默的又点了点头说:“好啊,终于是又聚到一块儿了。”
  “虎子,虎子,找见你彩凤妈了吗?”此时门口还没有人出现,不过声音却已经传了进来,孟小贱一听就知道这是福广的声音。
  只见彩凤和孟小贱一起慢慢站立,黑狗却像刚才看见孟小贱一样的向门口扑去。
  “虎子,虎子,狗儿子,你彩...贱骨头!你终于回来了。”福广本来是一边逗着狗儿一边习惯性放眼去找彩凤的,已经知道孟小贱回来的福广,是特意过来和孟小贱见面的,可等到真正看见孟小贱的时候,福广却还是特别激动的、傻傻站立在栅拉门口。
  “嗨,咋了这是,你们两个不会不认识了吧,福广,快过来,小贱没回来的时候天天念叨,回来了却在那里傻站着。”彩凤一边推着孟小贱向福广走去,一边大声的跟福广喊道。
  福广看此情形,几个快步的和虎子一起跑到孟小贱的身边轻声说:“兄弟,回来了就好,事情都在村里传开了,一会儿冰棺送过来后,就会有人过来安顿爷奶。”
  “嗯,这事我都拜托给村长了,对了,你家里不是早就给你定好对象了吗?怎么一直也没有等到你的喜讯。”孟小贱不知为何还是有点生疏的跟福广说道。
  福广苦笑了一下、假装很不在乎的说:“吹了,她说还有更好的等着我呢,呵呵,她已经嫁人了,你呢,有对象了吗?听说你一下带回三个女的来,是不是真的?”
  “是,不过...算了,以后再跟你们说吧,彩凤,家里有酒吗?我想和福广喝上几杯。”此时有点放松下来的孟小贱,很自然的握住福广的手对彩凤说道。
  彩凤皱了一下眉头回应说:“没有,你从小到大看见过爷喝酒吗?”
  “好吧,那我们去镇上喝去。”孟小贱一边拉着福广一边说道。
  福广默认的点了点头,彩凤也站在一旁说:“福广那天还说你们一直都没有喝过一次酒,这下好了,心愿达成。”
  三个发小带着虎子一起来到了村委会,此时邢咛在和村里的会计做着工程预算,范丝萌和村长早就已经出去办事了,罗怡因为还没有开工,此时还是闲着玩手机。
  孟小贱和福广刚刚走进村委会的院子里,福广突然止住脚步说:“贱骨头,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只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屁话,咱们什么关系,说。”孟小贱瞪了福广一眼,利利索索的催促道。
  福广欲言又止的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时彩凤也催促福广说:“一点都不男人,扭扭捏捏的,你倒是快说啊,我都替你着急。”
  “贱骨头,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铺张,你这样做没有人感谢你的,不说你闲话就不错了,他们只会把你当成个傻叉。”彩凤的话刚刚说完,福广就紧接着对孟小贱说道。
  孟小贱点了点头,有点感动的说:“谢谢兄弟这么说,不过没事,我就是想爽一下,这事过后,你俩和虎子都跟我去九原生活,我给你们安排工作,除了给爷奶上坟,我以后不会再回这里来,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我爷奶一个体面。”
  福广先看了看彩凤,后又点了点头对小贱说:“你想好就行,只是听说你还要给老土窑洞那里修小洋楼,我觉得如果没人回来住,是不是有点可惜。”
  “兄弟,你不用担心,哥们儿现在不是一般的有钱,这点事不算什么,我就是修起来看着玩儿的。”孟小贱有点自负的说道。
  觉得拗不过孟小贱的福广,便和孟小贱、彩凤一起走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里。
  “罗怡姐,和我们去一趟镇上吧,我和我兄弟好久不见,想去喝点酒。”孟小贱走近罗怡微笑的说道。
  罗怡正闲得慌呢,一听可以出去,便开心的回应说:“好嘞,邢咛,你去吗?”
  “不去,不去,你们去吧,你和刘会计需要尽快把预算做出来。”邢咛头也不抬还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刘会计抬头陪着笑脸对孟小贱说:“孟总过来了。”
  “刘叔,你这是要折煞小贱了吧,你们忙,我们先走一步。”孟小贱客气的回应道。
  离开村委会后,四个人一起来到了打谷场,罗怡先跑进去开车去的这个空隙,福广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和一封信说:“这是爷去世前几个月就交给我的,爷说如果那天他们走了,就将这书和这信交给你,你收好。”
  “爷给我留下的?”孟小贱激动而意外的接过东西问道。
  福广点了点头平静的说:“嗯,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不过爷说你一定能看懂,还说这是你们家祖传的好东西,只有你们家里人才能够看懂这书的奥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