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四十九章:朋友

第四十九章:朋友


  三个女孩说的是干脆利索,可是等到孟小贱转身离开的时候,却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她们好像对孟小贱的处境感同身受一般,看着孟小贱离去的背影,三个大美妞都是一脸的清泪。
  她们三个女人,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丈夫走西口、可能会一去不复返一样,心底里的感伤和孟小贱此时的心情是如出一辙,她们也不知道是因为爱情的触动,还是因为哀伤的气氛,总之她们的眼泪是真真实实的。
  可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生离死别,即便真心感伤,也只是触景生情罢了。
  孟小贱一个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眼前因为已是深秋而枯萎凋零的野花野草,孟小贱看着却很是亲切,之所以孟小贱有此等感受,是因为它们是孟小贱童年唯一的伙伴。
  想到这里的孟小贱,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是,我曾今不是一个人,还有她,还有他,此时孟小贱心中的他们,不知道在哪里飘荡,孟小贱突然想他们了。”
  终于来到自己家院子里的时候,一股凄凉之感向孟小贱扑面袭来,爷奶的遗体就停在光秃秃的土坯院子里,在停着爷奶遗体的门板上,孟小贱看到了这个季节不应该还有的苍蝇,孟小贱难过的哭了。
  在爷奶遗体的上面,是一个用茅草搭起来的简易棚子,在爷奶的遗体头顶,孟小贱看见了三柱刚刚熄灭的清烟檀香,那劣质的檀香烟气,却让孟小贱有了些许的感动。
  很明显,这是有人一直过来祭奠的结果,因为在放着香炉的地上,孟小贱又看到了被风刮过的香灰痕迹。
  孟小贱拿起三支放在爷**顶前还剩余的檀香,随即将檀香点燃后,孟小贱结结实实的给爷奶跪了下来,此时孟小贱的脸颊上,已经是满满的浊泪,即便是秋风吹过,那泪也还是一串串的流个不停。
  “爷...奶...孙子回来了,啊...啊...”
  孟小贱终于放声的大哭起来,这是孟小贱知道爷奶去世后的第一次放声大哭,孟小贱的哭声无拘无束、毫无压制,孟小贱趴在地上,哭声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即便是孟小贱换气的时候,眼泪也在不停的流淌着。
  到了此时孟小贱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已经再也没有亲人了,以后的人生路,剩下的只是人情世故和日月星辰。
  孟小贱一个人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有一件事涌上心头,只见孟小贱急忙爬起来擦了一把泪后,便掏出手机给邢咛发了一个微信说:“让村长找人去九原买一辆这样的电动车回来。”
  孟小贱发完信息后,又将保存在自己手机里好久的一张照片发给了邢咛,这张照片就是一直以来孟小贱想给爷奶卖的电动车图片,孟小贱本来是想过年回来给爷奶带回来的,可此时孟小贱却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看到邢咛肯定的回复之后,孟小贱半屈着腿坐在爷奶灵前柔声说道:“爷,奶,等电动车提回来,等路修好了,等小洋楼盖起来,爷奶就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爷奶收到你的一片心意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一个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孟小贱一下屁股着地的坐下后喊道:“啊...!”
  “是我,小贱你终于是回来了。”
  一位下身穿着一件修身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女士小夹克、很是朴素的女孩子,如云彩一般的飘入孟小贱朦胧的眼眸中。
  只见那女孩子从正屋里慢慢的走了出来,随即向孟小贱小跑过去。
  “彩凤?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孟小贱看到女孩子后,急忙爬起来站直身子惊讶的问道。
  只见那女孩子跑到孟小贱身边害羞的低下头说:“我已经回来快半年了,小贱,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现在还...还挺好的,你不是被那个...坏人拐到外地了吗?”孟小贱有一点惊魂未定的问说。
  彩凤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弯腰给孟小贱拍了拍屁股和腿上的尘土说:“我被警察同志解救回来了,你呢,听他们说你现在在九原干活儿。”
  “嗯,彩凤,你是一个人回来的?”孟小贱慢慢的轻推开彩凤给自己拍土的手说道。
  彩凤很固执的绕过孟小贱要推自己的手,继续一边给孟小贱拍着土一边嗲声嗲气的说:“羞什么,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小时候过家家都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假正经。”
  “不是,我是怕他...”
  “我知道你还没有结婚的,怎么,这次回来是带着女朋友一起?”彩凤打断孟小贱的话,满脸羞臊的问道。
  孟小贱听后犹豫了一下回应说:“算是吧,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哎,现在人心不古,关于爷奶去世这事,村里人推来推去的也没有拿出个什么方案来,我手里也没有什么钱,只能和福广一个白天一个晚上的在这里守着,你来的前一会儿,福广刚刚离开回家补觉去了,我们都一直盼着你早点回来呢。”彩凤随意的说道。
  孟小贱听到彩凤的话后,眼泪夺眶而出,孟小贱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两位朋友,在自己身处危难时、在他们还觉得自己是个穷光蛋的前提下,还能这样做的朋友,实在是太难得了。
  彩凤看见孟小贱流出感激和感动的眼泪后,急忙掏出手绢来狠狠的给孟小贱擦了几下泪水说:“这么壮实的爷们儿,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流眼泪,也不知道害臊,对了,爷奶这事你想过该怎么办吗?”
  “爷奶怎么会突然出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孟小贱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调转话题问彩凤道。
  彩凤一听孟小贱所问,背着头抹了一把眼泪说:“都怨我,我要是不和福广去城里办事的话,爷奶就不会出事了,也怪福广,明明走的时候是星期六,而办的事是去公家单位,他却忽略了,害的我们一去就是三天,等我们回村儿过来看爷奶的时候,事情已经是这样了。”
  “不愿你们,这都是命,都是我的错,我要是早点回来就好了。”孟小贱内疚的表述道。
  就在彩凤和孟小贱回顾旧事的时候,一只黑狗突然从栅拉门外面溜达了进来,只见那黑狗一看见孟小贱,先是眼神停顿了一下,之后便疯也似地的嘶鸣着向孟小贱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