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四十七章:回村

第四十七章:回村


  有了豪车的辅助,以前回一趟老家需要从坐公交赶火车开始,再到坐火车赶班车、下班车又徒步十里路结束,才能回到家里的一段艰难跋涉路,现在只需要躺在车里睡上一觉就能够完成,孟小贱自觉有钱真好。
  邢咛和范丝萌虽不在一辆车上,却是不约而同的睡了一路,罗怡需要开车,孟小贱悲痛难抑,因此他们两个人一直是保持清醒,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罗怡执意要和孟小贱保持视频通话的缘故。
  开车回家一路上需要休息,因此总是走走停停,回到村里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比起原来孟小贱回家的跋涉路,这一趟下来确实是没有受什么罪,可是从时间上来算,并不比原来的风雨兼程赶路要快,甚至比原来孟小贱回家的孑孜然一身,还慢了大概一两个小时。
  村里人看到有两辆很罕见的车子驶入,老人们都翘首观望,孩子们都追逐打闹,妇女们都窃窃私语,他们不知道这是村里那个富贵之人的衣锦还乡,不过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没有想到是孟小贱回来了。
  因为孟小贱在车子里远远望去,没有人因为自己回来而向爷奶家报信,孟小贱看到的是,不少人分别跑到了几家家族里有城里人的院子里。
  孟小贱的房车和跑车是停在村里打谷场的,因为孟小贱之所以在车上能看见爷奶家,是源于爷奶家处在村里最高处的半山腰上,在方圆两公里的山下,谁都能把爷奶家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如果要上去,却要走一条长约一公里崎岖绵延的山间小土路。
  其实在这山腰上,丢弃的房子和院落很多,不过现今也只剩下爷奶的一处人家,其他的人早已搬去山下,只有爷奶因为在山下一直修不起房子,因而搁浅到现在。
  事到如今,爷奶已经意外去世,没有给孟小贱留下只言片语,留下的只有那座载满孟小贱童年记忆的老土窑洞。
  如今的孟小贱,已经是不同往日,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和折磨,让孟小贱走起路来都是颤颤巍巍的,孟小贱痛不欲生却是无可奈何。
  “小贱,这是你的汽车?”
  一位穿着一身中山装却没有系一颗扣子的中年人,在不知道从哪家有城里人的家族中返回来的人们的簇拥下,走近孟小贱问说。
  只见孟小贱很客气的点了一下头说道:“村长,是了,都是我的车。”
  村长笑呵呵的凑近孟小贱,轻声在孟小贱耳边掐着嗓子私语道:“可不能干犯法的事啊,这三女子是你什么人,不会是...”
  “村长你想哪里去了,我爷奶在那里。”孟小贱有点不悦的绕开村长凑来的脑袋,直接将话题跳到了爷奶的事情上。
  从小在村里人看不起的眼神和言辞中长大的孟小贱,对于生他养他的这个山村,其实一点感情都没有,不仅没有感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有很多的怨恨。
  “在...在你家院子里停着呢,村里人发现家里出事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小贱你是知道的,现在没有什么人到山腰上转悠。”村长使劲的挤着眼泪说道。
  孟小贱听到这里的时候,真的是心如刀绞,不过孟小贱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孟小贱甚至都没有哭着喊着要先上山见一见爷奶的遗容,因为此时的孟小贱,希望爷奶能够体面,更想村里人还爷奶一个体面。
  想到这里的孟小贱,感伤的说:“确实是,我家是一个年久失修被人遗忘的地方,我这条回家的路,实在是太难了。”
  “是啊,村里一直也没什么钱,要是大队有钱的话,早就给你爷奶家把路修好了,也不至于发生现在这种事情,你爷奶这辈子真是苦啊。”村长挺着啤酒肚子,还是挤着眼泪说道。
  孟小贱忍住内心的剧痛,微笑的对村长说:“村长,我是这样想的,叔能不能找几个人把我爷奶的身子抬下来,再找两个冰棺把我爷奶先安顿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把我爷奶安顿到村委会院子里也可以。”
  “这...这种事没有那个...是不是,没有那个是没有人愿意干的,我这个村长也指使不动啊。”村长满脸难为情的说道。
  孟小贱和村长的交谈说到现在,邢咛、罗怡和范丝萌也都听出一点味儿来了,只见邢咛还没有等孟小贱开口,便财大气粗很牛逼的大声说:“嗨,你,就是你,给我们老板快去办事,要多少钱你说话。”
  “这...你是咋回事,你是谁,小贱,这个不懂事的女娃子是谁。”村长尴尬而疑惑的问道。
  孟小贱正要开口,邢咛直接又打断孟小贱的话对村长喊说:“小贱是我邢咛的未婚夫,也是我们家**酒业的未来继承人,那个谁,看你肥肚鸡肠的,一定是个爱喝酒的村长吧,想必**酒的财力你也是知道的吧。”
  “**酒业的...继承人?小贱,怎么回事,你不会是入赘有钱人家了吧。”村长满脸狐疑的问道。
  孟小贱听得邢咛的一段言辞后,也明白了邢咛此举是什么意思,孟小贱一想:“入赘不入赘暂且不提,老子有钱却是真的,这怂货,一直看不起我们家,今天老子就让你丫知道知道什么叫财大气粗。”
  于是孟小贱虽然有点尴尬却还是理直气壮的说:“没办法,我这女人死活都要嫁给我,她是家里的独女,我现在又是无依无靠,抱团取暖也挺好的,只是我才不会继承她家的生意呢,让别人还以为我是吃软饭的呢。”
  “你...这...你这不懂事的娃子,咱村里这么穷,你就不想想你爷奶这一辈子的苦日子?你就不想想村里的本家兄弟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村长不知为何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
  别人不知道听懂没听懂村长的话,孟小贱是听得真真的,不过孟小贱还是装着懵懂的问说:“村长,啥意思?”
  “啥意思都不懂,你个傻孩子,叔跟你说道说道。”村长一边说着,一边一脸苦相的将孟小贱拉到远离人群的一处草垛子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