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极品酒神 > 第七章:邻居

第七章:邻居


  听得邢咛说赢得比赛还给租房子,坐在出租车里的孟小贱,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在激动之余,让孟小贱不由得想起了他现在的窝。
  那个地处城郊,白天晚上都是黑咕隆咚的地下室,那个一年四季都潮湿污浊的地下室,那个挂上洗过的衣服,永远都干不透,且还可能会发霉的地下室,是他已经住了三年的窝。
  看着孟小贱忆苦思甜的样子,邢咛问道:“我家快到了,你怎么突然一句话也不说。”
  “没事,我就是想有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孟小贱感慨道。
  邢咛听后笑着说道:“都会有的,不仅会有,未来的你,还会拥有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但愿吧。”孟小贱苦笑道。
  这时出租车司机突然说:“小伙子,你找了一个好女人,好好的珍惜吧。”
  孟小贱和邢咛听后,相视一笑,没有刻意解释,也没有刻意回避。
  十分钟后,出租车到达邢咛租住的小区,两个人下车后,邢咛一个人特别认真的看着手机,孟小贱见后疑惑的问道:“没时间了,一会儿再看手机。”
  “不是,这个消息很重要,我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范丝萌,也会出席今天晚上的比赛。”邢咛低头皱眉说道。
  孟小贱听后随意的问道:“就是那个性感女神范丝萌吗?”
  “你看过她的电影?”邢咛听后瞬间抬头问道。
  孟小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单身狗没有看过。”
  “你原来是这种男人,真是讨厌。”邢咛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孟小贱突然咯吱了一下邢咛说道:“我是那种男人?我是那种男人?嘿嘿嘿...”
  “啊...不要咯吱我,呵呵呵...,不要咯吱我,呵呵呵...”
  因为孟小贱的打搅,邢咛好半天都没有打开门,她家的门没有打开,对门却开了。
  一个戴着厚厚镜片的眼镜男探出头问道:“小妹妹,回来了?”
  “嗯。”
  随着邢咛的‘嗯’声,门开了,邢咛急忙将孟小贱推进屋子里,便又急忙将门紧紧的关上。
  门关上后,邢咛如释重负般的靠着门,随即就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了,见鬼了?”孟小贱一边找着卫生间一边开玩笑的说道。
  邢咛狠狠的搓了一把脸,离开门说:“比见鬼还可怕,不过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搬家啊?”孟小贱一边打开卫生间的灯一边说道。
  邢咛听到孟小贱这样说,狠狠的瞪着孟小贱喊道:“公司又不是给你一个人租的房子,我是你的生活助理,生活助理,知道吗?”
  “不知道,你这个生活助理主要是干什么?”孟小贱贱兮兮的问道。
  听得孟小贱所言,邢咛直接飞起一脚就踢在了孟小贱的大腿上,就在邢咛还要追打孟小贱的时候,孟小贱突然大叫道:“哎呀,忘了,你也不提醒我。”
  “你个不要脸的,忘了什么了?”邢咛收住飞脚问道。
  孟小贱气的直接坐在马桶上说道:“理发,理发,我忘记理发了。”
  “那你还坐着干什么,快去呀。”邢咛又踢了孟小贱一脚说道。
  孟小贱直接掐住邢咛踢来的脚脖子,大声喊道:“什么生活助理,狗屁。”
  随着孟小贱的叫喊,随着邢咛使劲的抽自己的脚脖子,随着孟小贱随手一放邢咛的脚脖子,邢咛应声倒地。
  随着邢咛应声倒地,邢咛身后的洗脸盆、女性用品等,也和邢咛一同散落到了地上,这些东西的落地,一瞬间发出了稀里哗啦的声响。
  随着这些稀里哗啦的声响,邢咛家的门铃也随即响了,邢咛本来是气的直想吃了孟小贱,可是那突如其来的门铃响起,邢咛的脸直接凝固了。
  孟小贱本来是要去拉一把邢咛的,可看见邢咛这副样子,便急忙问道:“怎么了,摔着了吗?”
  “嘘...不要说话。”邢咛轻声说道。
  看着邢咛这样,孟小贱轻轻的蹲在邢咛身边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叮咚...叮咚...”
  “你谁呀?”邢咛突然站起来走到'门口喊道。
  “叮咚...叮咚...”
  “干什么,你谁呀?”邢咛还是站在门口,手一下子拉住门环喊道。
  “叮咚...我,对门的,小妹妹,你开一下门,我有事找你。”门外有人阴阴的说道。
  “有什么事这样直接说吧,我家有客人,不方便开门。”邢咛对着门喊道。
  邢咛说完这句后,门外突然死寂一般的没有了响动,这时孟小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说道:“这是个什么人,怎么好像和你认识似的。”
  “认识他我有病,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邢咛气的说道。
  就在邢咛和孟小贱两人刚刚重新对话,门突然又响了,这次不是门铃,而是响彻整个楼宇的砸门声。
  听到这样的声音,邢咛急忙蹲下瑟瑟发抖的身体,并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孟小贱看后知道这事不简单,便一下跨到门口喊道:“不管你是谁,如果你要是再砸门,我就,我就报警。”
  孟小贱喊完后,过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砸门声都没有再响起,此时的邢咛突然瑟瑟的站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你赶快去洗澡吧,不要耽误了比赛,我想快点离开这里,你能帮我吗?”
  孟小贱看着邢咛惊恐的眼神,一把抱住邢咛说道:“能,有我在,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我,我真的想早点搬离这里,你一定要赢得比赛,以后你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女人,都一定不能不管我。”邢咛依偎在孟小贱的怀里,楚楚可怜的喃喃道。
  邢咛刚刚说完,孟小贱突然推开邢咛喊道:“不好,要迟到了,我要先洗澡,你帮我把礼服整理好,我现在就先洗澡。”
  孟小贱说完后,就直接跑到了卫生间,随着淅淅沥沥的花洒声响起,邢咛开始将孟小贱的礼服仔仔细细的整理着。
  随着花洒声的咋然而止,邢咛又轻轻推开卫生间门的一个细缝,将孟小贱的礼服塞了进去。
  从那门细缝里钻出来的朦胧蒸汽,打湿了邢咛的眼睛,在灼热蒸汽的洗涤下,邢咛感觉自己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