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六十一章 莫辩鬼神,难分善恶

第六十一章 莫辩鬼神,难分善恶


  从驿站借出来的马匹有限,不过这清虚子自己拉着个毛驴倒是为众人省下不少麻烦。这头驴子跟着车队行了一天,虽然它耐力不错,但也架不住官家壮马的脚力。待清虚子从它背上被取下时,它差点没累趴在地上了。
  而清虚子就这么直接的被关在驿站的马棚里,看着呼哧呼哧喘着气的驴子,心下有些悲哀。
  这官道上的驿站,绝大多数是位于荒郊野岭,众人落脚的驿站就是其一。周围枯树一片,树枝在月光下摇曳的倒影如鬼影般可怖。
  驿站中的灵溪依旧耍着小脾气,显然这荒郊野岭的驿站中,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吃食。就算是年迈的驿夫不停道歉,也止不住灵溪小脸上的不满。
  同样卓然也是吃得没什么胃口,但他不像灵溪那么娇气,这幅身体年仅十七岁,可经不起饿。
  “喂,王公子,问你个问题。”灵溪有些百无聊赖,见卓然毫不含糊地扒拉着饭菜,心中有些好笑。
  此时在灵溪的眼中,卓然正鼓着腮帮子,这米粟壳子都没脱干净的饭菜,卓然咬得是嘎嘣作响。
  不过卓然听见灵溪在叫他,倒是没有迟疑,将口中的饭菜含糊着咽下。“公主殿下有何事要问?”
  见卓然如此干脆,灵溪反倒是迟疑起来,小脸上满是犹豫,良久才继续说道,“关于那个臭道士的。既然王公子有着中原内外的各种见闻,想必对于我大唐的国事,也是有些韬略在胸的吧?”
  听灵溪这么说,卓然心底不由咯噔了一下。
  “那王公子你给我说说,我大唐真会如那臭道士所言,国运将危?”
  这个话题简直就是一个雷区,卓然有些头疼起来。虽他心中确实有几分见解,但那也是些难听的话。卓然可不希望今晚和那老道士一起被关马棚里,这越是越是临近北方,夜里越是寒冷,晚上要是睡在外面,那就是自虐,卓然可不是抖M。
  可正当卓然在心中瞎编着说辞时,灵溪却又说话了,“本公主希望你说实话,现在也只有你能和我说实话。”
  听着这话的卓然,不由苦笑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公主殿下既然想听实话,那可否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无论你说出什么,我李灵溪都赦你无罪。”灵溪先一步解决了卓然的担忧。
  “好吧,虽我并不了解这当今官场上的事情,但凭着我切身的经历,这老道士说得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卓然说着说着,就是看见灵溪的小脸上失去了原有的光彩,神情十分的落寞,这让卓然不免有些心疼。
  “陛下初登大宝的时候,励精图治,使得动荡多年的中原腹地重回太平,百姓才有喘息之机。等国富民强后,又南征北战,将大周时期流失的领土夺回了大半,才创下了如今辉煌的大唐盛世。这点不得不说,当今陛下可谓贤君。
  如今会变成这般的内忧外患,可能就是因为陛下太过自傲了吧。他没想过由他册封的藩属,会强大到敢不听朝廷调遣。科举殿试选出的圣贤人才,心中信奉的却是腐臭的银子。而陛下自己...”
  卓然说道这里停下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分了。
  可灵溪的样子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是一副担忧的神色。
  见灵溪没有阻拦自己,卓然就继续接着说道,“陛下也是人,无论他多伟大,架不住的是他人的别有用心。无论这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这蔽塞圣听之下,一副大好河山图越来越真。这样的局面出现,不出大灾大难还好,受剥削的都是些底层的百姓。
  可要是如现在这般,突厥大军压境要是破了关,显出大唐真实的疲软之态。藩国必将动乱夺权,到时四野生灵,大唐江山,无一处不是战火。”
  “如此严重的事情,父皇身为一国之君,怎么可能不知道?”
  听卓然说了这么多,灵溪原本担忧的神色却是变作了怀疑。
  “那就举个例子吧,就拿最近的来说,那洛城县的县令,你应该还记得。你可知他那本账簿上写着多少银两?十年间足足贪墨了有三十万白银之多,这还是单单缴税这一块。
  一个县令就是贪墨了一支军队足一年的军饷,底层官员腐败至此,更别说这厮口口声声对我说,他将这些钱款全都送给了长安城中的某位大人,进行官官交易。
  这不是陛下眼底下的事情吗?”
  卓然的这个反问让灵溪哑口无言,强烈的不安感缭绕在了灵溪的心间。
  看着灵溪的这般神态,卓然有些不忍。因为在他看来,灵溪身为一个公主,无忧无虑,天真无邪才是属于她最好的本质,而不是这般的忧心忡忡。
  “放心,我说的这些都是以最坏的角度来考量的。事实不一定如此,不然朝廷的秩序早就瓦解了。自古都有阴阳平衡一说,有乱臣贼子,自然也会有忠臣良将。”
  可就当卓然说话间,灵溪气愤的声音却是打断了卓然,像是压抑了很久。“那为何不将那些奸恶的贼人给全都抓起来?”
  卓然听灵溪这么问,不免叹了口气。他虽是个理科生,但也学过点政治,而政治这种东西,原则上根本没有对错。并不能以好或者坏来进行评判,更不能像灵溪这般直接剥除掉这些人。历史上有过很多这样的教训,下场可都是国破家亡的代价。
  “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需要时间。”卓然此刻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向这灵溪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
  可令卓然没想到的是,灵溪居然是哭了起来,晶莹的眼泪里啪嗒落下,沾湿了衣裙的领口。接着灵溪带着些抽泣的声调说道:“可没有时间了啊,我本以为这次孟伯伯会很快得救,可听你们这一个个都这么说。那孟伯伯这次被指控叛国,肯定是被人精心策划的。父皇时常说孟伯伯像魏征,经常说实话,为此得罪了不少人,会不会有人想要除掉他老人家?”
  看着灵溪哭泣的样子,卓然才知道什么叫做梨花带雨,心中越发同情起这天真的小公主来,不由就是安慰道,“没事的,我这不是跟过来了吗?有我在,定不会让这位孟大人冤死天牢的。”。
  不知为何,卓然的说辞对于灵溪来说十分的奏效,在卓然的安抚下,灵溪的眼泪才止了下来。
  ‘系统提示,任务接取完成,任务名——陆九州叛国案。任务奖励,功德点数+1250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