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五十七章 马车故事会

第五十七章 马车故事会


  朝阳很好,空气中带着早春特意的湿润气息,不得不说是个好天气。坐在马匹上,卓然的心情却是怎么都好不起来,自从灵溪拿着御临金印威胁林昭,强拉卓然上路,已经过去了三天。
  期间队伍在王家待上了两日,这是灵溪特别给卓然用于道别的时间。毕竟卓然家的双亲还卧病在床,不过好在的是,王父王母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在得知卓然已经洗脱罪名后,身体状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不过此番离去,让卓然十分的不安,原定计划本案其实根本没有完成。那就是县官刘一守的处置,王卓然的死一部分原因归咎于杨远的栽赃,还有一部分因果,铁定是要算在刘一守的头上的。这下好了,灵溪的举动倒是变相的救了刘一守一命。
  灵溪的马车行驶在前面,队伍走的这条官道还算是条好路,不怎么颠簸。卓然手中捧着一本书,相当于博物志一样的科普书,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当然是去了解它,然后才能更好的去生存下去。
  一路上众人几乎没什么交集,林昭是侍卫,相当于下人,灵溪是公主,而卓然,怎么算都只是个平民,这无聊的气息真是把卓然闷得有些发慌。
  “王公子,公主殿下车上有请。”一名武夫打扮的人向着卓然展示着彪悍的肌肉,看样子是十分看不起卓然这种文弱身材的公子哥。
  卓然倒是没有在意这人的态度,毕竟自己就算是有意见,也打不过人家,何必去招惹麻烦。不过这人的话倒是激发了卓然的兴趣,灵溪居然是找他去马车上?
  不由卓然心中浮想联翩,这也算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可这上车的过程倒是并不愉快,卓然是被大汉拎着后领的衣服上的马车。
  撩开帘子,一股清香就是传进了卓然的鼻子,虽猜不出用得什么香料,但着实好闻,让卓然不由多吸了两口鼻子。
  而帘子后面,灵溪正双手支撑起脑袋,直勾勾的看着她,看那半眯着的样子,卓然一下子回归了现实,这灵溪的性子让卓然十分的猜不透,这不怀好意的样子,卓然就知道他要倒霉了。
  “早...,早上好,公主殿下。”卓然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了灵溪的对面,腰杆拉得笔直,双手却是无从安放,有点不知所措的。卓然表面牛皮吹得厉害,可他实属铁宅男,平日里就是上课游戏过日子,一点和女性相处的经验都没有,要真说哪里来的自信,也就会刷刷手机游戏中纸片人老婆的好感度罢了。
  灵溪看着卓然这般的神态,有些不明所以。她打了一个哈欠,“你不是说你认识很多西域的朋友吗?这路上怎么说都是有些无聊,正好,给我讲讲一些关于西域的故事吧。”
  说着说着,灵溪取过一个抱枕一样的东西抱在了胸前,满眼期待的看着卓然。
  听见缘由,卓然心中不由放下了紧张,不过这灵溪看来是彻彻底底将他看做了一个工具人,这让卓然很是无奈。
  “你喜欢听什么类型的故事呢?”
  “什么都好,不过要是无聊的话,我可是得叫林昭过来好好的教训你顿的哦!”灵溪扮着可爱,但话说得卓然有些发毛。
  这讲故事,说实话并不是卓然所擅长的,可平日里无聊,看过的电影倒是很多,随便找个西方题材讲一讲,还是能唬住这丫头的。
  “那好,我就跟你讲一个关于北冰洋上的凄美爱情故事!”卓然说话的时候故意压低声音,毕竟故事好不好听,气氛其实是十分重要的。
  “北冰洋?北冰洋是个什么地方?”果然,卓然这一开口,这未知的名称就成功吊起了灵溪的胃口。
  良久过后...,马车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这可把边上的护卫给弄得大惊失色,毕竟他们其实并不怎么信任卓然,但公主的命令不可违抗,只能放卓然进去。
  马车陡然一停,卓然不免就是一头撞到了门框上,灵溪抱着个抱枕倒是没什么。
  “公主殿下,您...,您这是怎么了?”率先进来的是林昭,不过印入他眼底的却是满脸泪痕的灵溪,不免心中一凉,脑袋中不由蹦出了一股不好的猜测。
  林昭将目光看向卓然,此刻后者正捂着脑门才反应过来。不过林昭已经是伸手一把握住了卓然的脖子,力道十分的大。看着样子,这是下了杀手,如此巨力下,卓然丝毫不怀疑下一秒自己的脖子可能就会断裂了。
  “林昭住手!”看着卓然痛苦的吐出了自己的舌头,眼看是不活了的样子,灵溪制止得及时。
  “这恶徒,果然是耐不住心中的兽性,对公主殿下您出手了么?”林昭的话十分耿直,一点都不带转弯了,灵溪虽年纪还不大,但也能听懂林昭话里的意思,不由满脸通红。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林昭的脸上多出了一个通红的小手印。同样卓然的脖子上也多出了一道紫色的淤青。
  林昭被灵溪强行喝退了,不过灵溪的脸还没退烧,带着一些红韵,别说这样子还是很好看的。
  “告诉我写这个故事的人是谁,最后为什么不让杰克和肉丝在一起?男主那么好的人,为什么最后就死了呢?哼,我要他改剧本,不然我就去砍了他的脑袋!”
  显然灵溪入戏十分的深,倒不是说卓然讲故事的能力优秀,只是这个故事确实是个好故事。
  “哎,你唐朝的公主,这么能去波斯剁人家的脑袋?”卓然都有些无力吐槽了。
  “哼,不行,这剧本一定要改!”
  灵溪有些不依不饶,不过好在是被卓然劝住了,但代价是再讲一个故事。
  “这次我要讲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话说在波斯有两个大户人家...”
  再一个良久过后...。。
  “你这是讲的什么故事!?呜呜呜...,这下好了,不光之男主死了,女主也跟着死了,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在一起啊。”
  此前卓然倒是没看出灵溪是个如此敏感的人,听个故事也能被代入得这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