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五十二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十

第五十二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十


  “果然,你小子确实不是常人。”杨远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既然如此,你就赶紧找人让我画押吧。”
  卓然盯着杨远,其实这杨远身上还袅绕着很多的案子,此时他着急认罪,不用想就知道为什么,是怕牵扯出些其他的人,例如潜山的土匪。
  可不等卓然发话,边上的妇人与那镖头就是先一步出口,“王少爷,请不要就此轻易定罪。家父的死,和山林间的土匪,不能就此放过他们。”
  “对,家兄的死也和这帮土匪拖不了干系。”
  说话间,二人都是跪倒在了地上,神色急切。
  卓然叹了口气,看向了身后的刘一守。“刘大人,此案发展至今,这接下来的事情,你认为如何处置?”
  刘一守干笑了下。“既然苏倩案是这家伙所为,理当上表刑部问刑,可若是他还有案底在身,且是两个县间的案子,这自然是先行将这杨远送往州府衙门。”说着说着,刘一守就是将手中的案卷放下,来到了卓然的跟前,“王少爷您放心,这苏倩案既然已经定下,您的罪名自然是没有了。”
  卓然点了点头,他不担心这刘一守继续耍什么花招,如今的公堂审案是公开的,杨远的行径虽只是被衙门口的百十人听见,但不出一天的功夫,整个洛城县都会得知。
  除非这刘一守是真不想当官了,不然以他的官迷程度,不可能放过杨远的。
  “呵呵,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怎么处置我,那这临别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而就在卓然和刘一守对话间,杨远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让卓然的右眼皮猛跳。
  “看来你也是个聪明人,但到此为止就行。”卓然看向了杨远,语气带着丝丝威胁的味道。
  “你是在怕什么?”杨远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看了眼苏良。“这也是本案中涉及到的东西,是作为供词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经过这句话,大堂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所有人都是有些错愕。既然这杨远罪已经认了,那关于苏倩的案子还有什么疑惑?
  刘一守却是其中最敏感的一个,一听案子中还有玄机,心下就是一喜。虽然他无法拿现在的王卓然怎么样,但是要是有些不利于王卓然的线索存在,那他被刑部查办渎职的时候,说不定会对他有利。
  “哎,王少爷,你就让他说说嘛,这案子查的更清楚,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刘一守的小九九,卓然都不想去猜,环顾了下四周,在场的所有人居然都是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如此局面,本想掩盖下去的一件事情,看来是没办法了。
  杨远见卓然沉默了半天,张狂的大笑了起来。“那我可说了,你们可知道,我行凶当晚,其实是想将这苏倩偷偷的给绑回去,隐藏起来,并不是抱着杀她的心态去的。
  可你知道我进屋的时候看见了什么?一名老汉,发髻斑白,拿着一捆麻绳扼住了苏倩的脖子。那你们猜猜这名老汉是谁?”
  杨远的话音刚落,卓然就是将眼睛闭了起来,但耳朵里还是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的窃窃私语与惊呼。
  “是苏墨啊!苏家的大员外,苏倩的老父!你们说好不好笑?好不好笑?这苏墨觉得自己生的女儿败坏了苏家的名声,日夜折磨苏倩不成,最后终于是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卓然转过身去,眼睛依旧闭着,他不想看见苏良此刻的表情,虽然这是事实,但他不能接受,就算早就给过苏良提醒。他想不出来,这名誉与女儿的命,在那苏老员外的心中是如何衡量的。
  “当我躲在一旁观摩完这一幕后,就偷偷靠近苏倩,发现她居然还是有着一口气尚存,于是我就继续这个绑人计划。可奈何苏倩的身子骨并不是太好,小船晃荡间眼看是气息越来越微弱,甚至连脉搏都是断过几次。
  当时我想,这人死在苏家还好,让苏家自己去擦屁股。可这人要是死在我这里,那可不成。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苏老认定奸夫就是你王卓然,那我就将苏倩运到你王卓然的屋子里。”
  说道这里,已经没有人关心杨远在说些什么了。看热闹的百姓可不会在意一个变态的心里历程,他们更加感兴趣的是苏老杀死自己女儿这么劲爆的事情。
  而刘一守也是神情掩不住的失望,显然杨远说的话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顶多是多了一个凶手。至于苏良,倒是意想不到的平静,就那般的看着杨远一个字一个字的继续说着。
  “将他先收押吧。”卓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刘一守失望的脸。
  刘一守也是点了点头,这案子看样子是再无反转的可能,眼下这杨远爆出的猛料已经是让公堂乱做了一团,这勾连山贼土匪的事情也不能急于一时。
  得到王卓然和刘一守的共同授意后,杨远最终被人拖走。
  而就在杨远被带走的同时,那外出找李大夫的衙役回来了。
  “王少爷,那李大夫并不在医馆,听里面的门童说是去了苏家。可能带到的时间会晚上那么一会儿。”
  卓然听见这衙役这么说,心中不由猛得一跳。“你说什么?李大夫去了苏家?可知道他是去干什么吗?”
  可没等衙役回答,门外又冲进了一个人,看装扮是那苏家的家丁。而奇怪的是,这个家丁正在嚎啕大哭,一进门就是跪倒在了苏良的跟前。
  “少...,少爷...。老爷他...,老爷他上吊了....。”
  听到这里,卓然不免的心下一沉。他想过无数中再次面对苏老时的场景,可就是没想过最后这苏老变成了一具尸体。
  得知这个消息后,苏良的神色依旧没有变化,像是麻木了般,只是眼角无声滑落的两滴泪珠表达着心中的悲凉。
  卓然叹了口气,早先左清风跟他开过玩笑,说这苏老可能虎毒食子,没想到今天确实一语成箴。以他现代人的思维,还是没能理解,难道真可以因为名节这种笑话理由,而不留情面的去杀掉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