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五十一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九

第五十一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九


  “继续说,是什么让你决定杀掉苏倩?”
  杨远听见卓然如此关切这个问题,感觉有些好笑。“这还要从我发现苏倩怀孕前说起。”
  说完,杨远看了眼苏良,此刻后者正被衙役拦着,但是脸上的神情依旧疯狂。
  “苏倩看似性格很软,其实是个很刚烈的人。自从那一次过后,苏倩尝试过自缢,绝食等很多的自杀手段。当然都被我派去盯梢的小婢给制止了,要是这苏倩无故死了,这家大业大的苏家定会死死要寻出原因。到时候追到我身上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于是我就派着这个小婢几乎无时无刻不跟着苏倩,但阻扰自杀容易,可绝食这种事情,是防不住的。身体日益支撑不住,终于一天就是昏倒在了屋子里。
  遇见这种事情,那个小婢便阵脚大乱,急急忙忙的就是找到了苏老员外,请到了县城中的李大夫为她医治。而就在医治的同时,偶然得知了苏倩已经怀孕的事实。”
  卓然听到这里,心下一动,这下倒是不用拿出验孕棒这种荒唐的物证去证明苏倩怀有身孕了。
  “来人,去请这李大夫。”
  小吏领命就是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接下来的事情,我倒是想考考你这个聪明人,既然你很早之前就认定我是凶手,这关键之处远不止谣言这么简单吧?”杨远此刻躺在地上,卓然看不见此刻他是一副什么表情。
  不过卓然也是没必要听这杨远挤牙膏了,他要的关键信息已经知道了,那就是苏家之中,那名苏老员外也知道苏倩的事情,而且是至少察觉到这条信息有一个月之久。接下来的推理的盲区都是连贯了起来,不需要杨远说他也是能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来人,麻烦将苏兄请离到后堂一下。”
  但是说出这番推理,唯独一人是听不得的,那就是苏家的苏良。他此刻的状态十分的糟糕,经不起更大的打击了。
  而反常的是,苏良居然是死命抵抗着杨远的拖拽。“王卓然,你就接着说。”
  卓然看着苏良这般的语气和神情,无一不透露出坚决。而透过眼神,卓然读懂了苏良的心中所想。正如卓然对苏良的评价,此人不傻,相反也是个聪明人。
  破例让王染查看原本绝密的调查线索,就是为了给这个即脆弱又坚强的人打预防针。如今看来,这苏良居然也是从资料中推测出了一个令人心寒的结果。
  “让他留下来吧。”卓然叹了口气,示意衙役停下手中的动作。
  “谢谢王兄。”难得,苏良第一次给卓然用了敬语,而与此同时身体就是跪下地来,给了卓然一个响头。
  如此这般的表现,卓然心中不免微微有些心疼。
  “哼,你要是不敢说,就不说好了,反正我也是一死。哪来的这么多麻烦?”
  杨远此刻倒是着急求死了,他本是武夫,刑法什么的对他来说既是痛苦也不至于不能忍受。可对于卓然手掌中那冰冰凉凉的玩意儿,他可是后怕的紧。而他不知道的是,这让他失去意志的东西,是来自未来的电击器。
  卓然没理会杨远的挑选,接着说道,“你说得没错,光是一条还不足以认定你就是凶手,毕竟凡事都可能存在巧合,除非巧合碰在一处的时候,才不是巧合。”
  卓然抬头看了眼那块‘清正廉洁’的牌匾,有些感慨,“另外一条线索要从一个名字说起,这个名字是一个人的乳名,唤做‘ran儿’。
  你若想霸占苏倩为妻,且又和那名小婢沆瀣一气的话,自然是听过这个名字的。那就是苏倩绝笔中提及的,寄托了全部相思与爱意人的名字。
  你生起霸占苏倩为妻这个念头的时候,脑中时刻浮现的自然是这个名字,一个让你恨之入骨之人的名字。因为你是个自私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人心中时刻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又因为苏倩被辱的信息传到了苏老员外的耳朵里,以苏家大户的面子,怎么能忍受这般的屈辱?苏老定是不可能善罢甘休,铁定要找出始作俑者,到时候无论经不经过官府,你杨远都是必死无疑,更别说迎娶美人了。
  于是你就想到一条妙计,那就是将你的过错嫁祸给一个人,帮你抗下这个巨大的锅。那就是这个乳名叫做‘ran儿’的人。苏倩到死都没说出口奸夫的名字,就变成了这信中的‘ran儿’,也就是所有人理所应当想起的一个人的乳名,王卓然。”
  “哈哈哈,果然聪明。”杨远放肆的大笑着。“知道我为什么打一开始就看不起你吗?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好色之徒。”
  二人说道这里,除了苏良,其他人的表情却是惊奇了起来,这些可都是一直没跟任何人提起过的秘闻,消息的劲爆程度不亚于得知杨远就是凶手。
  “你错了。”卓然缓缓的开口,几乎将所有人胡思乱想的思绪给打断。“这个‘ran儿’指的并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
  “你说什么?这贱婢可是亲口跟我说,这乳名叫做然儿,而且还生在王家的公子,不是你王卓然还会有谁?”
  “你们难道忘了吗?在下还有一位兄长,姓王名染,自小书香气华,经纶诗涛,理想浪漫得不像话的一个男人。”卓然苦笑了一下,点明了其中的真相。
  “你说什么?是那个落榜回乡的废物王染?”杨远口气中很大程度的不可置信。
  也不怪他猜不出来,关键还是王染自从落榜后,就是整日的闭门谢客,鼓捣自己的字画。这满打满算屈指可数的出门次数,存在感自然是低到可怜,甚至到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程度。
  要不是王家的老父病重,二哥远门跑商近日也是无法回家救急,让王染不得不放弃当宅男的念头,开始掌管家业,才有些露脸的机会,不然所有人都是会将这个人忘记。
  “就是因为这个,原本通过河沙筛选出的王家,杨家,赵家三个嫌疑人,就定格在了你杨家。因为本案关键的这名小婢,”卓然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她就是这错误信息的源头,而如此私密的闺中秘密,她会传递给谁?
  答案很简单,当天得知这名小婢有问题的时候,就派人跟踪过她。换句话说,只要查出她为谁卖命,谁就有可能是凶手。不巧的是她昨晚进入你杨家后,就再也没出来。
  两个碰巧加在一起,就不是碰巧,答案已经是不言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