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五十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八

第五十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八


  “早些时候,我能见到苏倩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只知道有这么个人,也没打什么心思。
  不过一日,我在跑商回来的水路上,透过小船,居然是发现这苏家的后院居然是紧紧的挨着运河。于是与这名小婢幽会的时候,就提及了这件事情。
  这个小婢当时就笑着跟我说,她服侍的小姐就是临水而居,而她休息的小屋子,自然就是于这条河只有一道墙的距离。当时我就想,那就赶巧,平日里养的女人都是外县的,也不怕被家里的这疯婆子知道。如今养了一个本城的,正愁不够隐蔽。
  于是每次跑商回来的路上,我都是挑在晚上,独自一人架着小舟,靠近岸边,跨过院墙就是能和那小婢云雨一番。
  原以为夜深人静,谁也不知谁也不觉。没想到一日却是被同处一院的苏倩发现。我初见到苏倩,瞧见她这样的绝丽佳人,本就心中按耐不住,又因她发现了我这等行而径透露出去,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是...。”
  杨远边说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猥琐至极的笑容,卓然离着最近,不由就是觉得心底十分的恶性和愤怒。而比他更加愤怒的人早就冲上前来,一脚就是猛踢到了杨远的肚子上,杨远的讲述戛然而止。
  “咳咳...,咳咳咳...。怎么,苏家的小兄弟是生气了吗?”杨远表情极度的扭曲着,边咳边露出比鬼还可怕的笑容。
  苏良见状,满脸通红青筋暴起,身体气得直打哆嗦,拳脚几乎是没有停下来过,混乱的情绪交织,说出口的却是只有重复的一个字,“禽兽”。
  卓然看着眼下的景象,出于职业操守,他是要制止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放任苏良疯狂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只有这样,苏良才不至于疯掉。而这般的杨远,卓然更想的是亲自上去折磨他。
  “你...,你家妹妹,....那可是...水灵...得紧啊....!一个劲儿的喊娘...,喊哥哥....,嘿嘿...,那温香软玉的...,老子这辈子都忘不了...。”杨远边被苏良毒打,边断断续续说着这番话语。
  在场的人都是按耐不住情绪,要冲上前来教训这种人渣。但卓然挥手制止了这群人,就算这杨远再可恨,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死掉了。苏良毕竟不是武夫出身,纵使毫不留情的挥舞拳脚,但是对于像杨远这般的身强体壮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威胁。
  “我日你奶奶!”这是苏良一辈子当中,说出的最脏的词语,但也表达不出心底愤恨的万分之一。
  杨远渐渐的说不出话来了,嘴巴边上涌现出血沫。这是肺叶破损随着呼吸道涌出来的。卓然伸手拉住了苏良,此刻后者的脸上居然满是掩不住的泪水。
  “好了,让他继续吧。”卓然让苏良停手了。
  苏良愣了愣神,渐渐的摊到在了地上,神情恍惚。卓然让边上的捕快将苏良先带到一边。
  “嘿...,嘿嘿...。你这大少爷...还救我呢?”杨远看着眼前的一幕,将身体翻了个身,仰面躺着。
  ‘叮,扣除功德点数137点,交易完成!’
  卓然并没有回答杨远这略带挑衅的问题,只有一道诡异的滋溜声从杨远的身体上发出。此时卓然的手不知何时按在了杨远的身上,囚衣的袖口掩盖住了卓然的动作。
  随后杨远再也笑不出来了,这是一种比疼痛更加难以忍受的感官刺激,它发自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3毫秒流过全身的5万伏电压,能让任何碳基生物瞬间失去斗志,体会一把地狱的洗礼。
  滋溜,又是一个微不可察的声音发出,杨远身体再次抖动了一下,猛地蜷缩起来。这次是10万伏,足够击溃身体每一处的神经控制,在完成电击后,使得全身所有的肌肉痉挛。
  卓然表情很是森寒,杨远刚才翻身过来,就是要展现自己的得意,他认为自己这辈子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份得意卓然心领神会得很,但是卓然要让他在升起得意的瞬间,后悔为什么自己还能有得意这种情绪,为什么不快点死掉。
  20万伏,作用身体的瞬间,就是能将接触到的液态导体进行电解反应,完成快速的脱水。白烟寥寥的从卓然的手臂下的衣物间升起,那是烧焦蛋白质的恶臭。
  现场的众人都是惊呆了的看着这一幕,在这些古代人的眼底,卓然只不过是将手轻轻的放在了杨远的胸口,后者仿佛就是中了魔般,表情就是痛不欲生,甚至青烟寥寥,如同传说中的仙家神通。就连林昭看了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卓然给了杨远2分钟的时间,随后就是起身,淡淡的话语出口,“给我老老实实的说。”
  此刻的杨远还在抽搐,全身抽筋这种后遗症的痛苦,根本不是人能够承受的,更别提他遭受那阵刺疼瞬间的生死体验了。
  “饶...,饶命...。”抖抖索索,杨远勉强的说出了这句话。
  又是良久的时间,卓然都是将一杯茶喝完了,杨远才继续讲述起来。
  “自从那夜过后...”杨远的声音还在颤抖,“我便以此为要挟,加上那名婢女的盯梢,牢牢的将苏倩控制了下来。毕竟对于一个姑娘家,贞洁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这同床多了,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我是这么认为的。这苏倩脾性温柔,样貌身材比起家里那疯婆子不知好上太多。而且年纪又青,我一直没有子嗣,早就想着休掉家里那婆子,将这苏倩迎娶回家。”
  杨远的美梦说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唏嘘不已,这般恶鬼的行径,不用亲眼看,也是能体会到一名女子在面对这种人渣的时候,是多么无力与屈辱。
  “我本不想杀她,奈何其中遇见了很多困难,让我不得已不为。“杨远说到这里,停住了。
  卓然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不免目光就是眯了起来。本案最让卓然想不透的地方就是这里,那就是作案人的动机,何至于此,杀人抛尸,还要处心积虑的栽赃嫁祸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