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四十六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四

第四十六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其四


  “大人,洛城县镖局带到。”
  “小民宝强,呃...,见过王少爷?”一名魁梧的男子,面带疑惑的看向了王卓然,又看了眼边上唯唯诺诺的刘一守。
  “包捕头,你我见面不多,但我也是听过你不少的好名声,什么为人正直诚信,武艺高超,侠肝义胆,都是这洛城县百姓给你的敬仰之言。”卓然打量着包强,包强也是在不住打量卓然。
  “王少爷,今日请我前来是为何事?”包强显然是个性格比较直接的人,有点不耐王卓然这弯弯绕的说话方式。
  “今天找你来,是为了让你辨认一物。”
  “辨认一物?”包强有些疑惑,但是转眼间就是注意到了跪在地上的杨远来,顿时表情就有些精彩了起来。
  “王少爷,你有什么问题要问你便问吧,恕在下有些唐突,不愿与这猪狗共处一室。”包强的语气十分的厌恶,眼神还打量这杨远。
  这些自然逃脱不得卓然的眼睛,他自是没想到这杨远居然有这么多的仇家。“此刀有人说是一把镖刀,你来过目一下,这洛城县就你一家的镖局,你来过目一下,看此刀是否出自你们镖局。”
  听见王卓然这么说,包强眉头皱了皱,就是将衙役递过来的刀仔细打量了一遍。“没错,我家镖局的刀选材乃是千锤铁,重量是比官刀重上一斤,这刀柄纹路也是我们包家镖局的徽记,此刀正是我包家的镖刀。”
  卓然听了包强的陈词,就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将目光看向了杨远,杨远随低着头,但也是颓唐的身形,暴露了他此刻的心境。“那么敢问包镖头一句,今日镖局中可有镖刀遗失?”
  包强一听,脸色就是有些不好看,“王少爷,刘大人,其实有件事情我早就想通报官府了,但又怕这其中有些牵连,就一直瞒而未报。”
  “且说。”卓然摆了摆手,样子很是大度。
  包强看见王卓然是神色后,就是定了定神,“事情起因还是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包强陷入的沉思,听说事情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卓然就是眉头挑了挑,“那年世道动荡,到处都是逃难的百姓,也就是那时,说句不好听的,我们镖局的生意倒是红火,达官显贵的家底我们都是运过。当年我的父亲还健在,看着逃荒的百姓,感念人世间的疾苦,有些心有不忍,一路上分发携带的吃死给过路的难民。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包家镖局认识了此人。”
  包强指了指杨远,表情十分的厌恶,“此人昏倒在路边,身上都是刀伤,流血不止,家父知道那一带常年有土匪盘踞。就觉得此人是过路难民被抢了钱财,被土匪所伤。
  于是我们一行就带着奄奄一息的杨远一同上路,路上不停给他喂药包伤,也请过不少郎中大夫,最终救下了此人的性命。”
  卓然听到这里,有些不解起来,这和要这包强认刀有什么关系?
  包强似乎也感觉到了卓然的疑惑,接着说道,“等这杨远苏醒后,我们仔细问过他的生死,可他三缄其口,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家父心慈,就让他进入镖局做事,这把刀就那时候给这杨远的。”
  说完,包强就是指着刀柄上的一个刻字--蛇,“这是按照如镖局等级的刻字,而这蛇字辈中其一就是我,而第二个人,就是这个杨远了。”
  虽然刀被指认出,就是杨远的,但是卓然心底还是有着疑惑,“那你秘而不宣的事情是什么?”
  包强咬了咬牙,目光有些凶狠起来,“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那群土匪山中的人,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个土匪。自从这家伙进入我们包家的镖局后,凡是要经过那座山头的镖都是无一而回。
  我们镖师道道上有条规矩,就是运镖的路线图和时间点,都是精准而又机密的信息,就是为了防那些山林土匪。可接连三躺镖都是被土匪所劫。而运镖的镖师无一人生还,其中还包括我的长兄。
  家父为此一病不起,原本体格健壮的老人家就是驾鹤西去,而包家的镖客生意自此一落千丈。而就在这等关头,这杨远居然是主动提出要离开镖局。
  当时我也每当回事,就放他走了,可日后却反向这厮居然变得阔绰无比,成日里挥金如土,过了大半年的潇洒日子。他的这些钱从何而来?我想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就暗自找人盯着他,发现这家伙住的位置,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却是灯火通明,喧嚣异常。
  那是都是这杨远不知从何处请来的好友,而那名打探的镖师惊恐的跟我说,和杨远喝酒的人中,有个人他认得,居然是和官府通缉的土匪头子长得十分的相像。
  自此我才明白我们包家的镖局是中了这群土匪的套子了,丢了两趟金镖一趟人镖,赔上了十几人的性命。”
  卓然听完也是感觉不可思议,这杨远居然是这般的人物,古代的超级间谍吗?不过心底还是有些疑问,“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来县衙去告发这杨远?”
  包强表情有些难看,“当时两趟金镖的价值我家就是无力偿还,更还有一趟人镖,大员外家的小姐被抢去当了山寨夫人,这般人人喊骂的包家去官府告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杨远,我的胜算几何?”
  包强说这句话的时候,卓然居然是秒懂了,这和自己的处境倒是一样,“那当时的县官大人是谁?”卓然说话的时候,还看着刘一守。
  “时过两年整,正是刘大人当值洛城县县守。”包强不带犹豫的说出了声。他也是听说了卓然的事情,虽不知道卓然是不是凶手,但是同样的处境下,卓然这般的威风倒是给了他胆气。
  卓然听完包强全部的讲述,不免就是看向了刘一守,而后者此刻正眼神闪烁,用袖口擦着额头的汗珠。按照当时的情况,这包家镖局连续三趟镖出了问题,还赔了一户人家的女儿,这样的民愤,以刘一守的断案风格,定是认定包家的任何状告,都是在找替罪羊。事情到最后,杨远铁定无罪,而包家或许会被刘一守扣个帽子关进大牢问斩,给他刘一守充当政绩。
  “刘大人,您看你这好官,这等冤主都是怕向您上讼了。”此话说得声音很大,门外的百姓都是能听见。。
  如今的包家镖局在包强的经营下,名头无两,诚信和安全就是包家镖局的代名词,可以说包强的个人公信力在此刻是非常高的,所以这段往事的真实性,百姓并不会怀疑。而正因为如此,这刘一守个人的信誉可能就会下降了,因为刘一守是官,百姓对官总是带着天然的偏见,贪腐和霸凌等同于官。
  一旦有一恶名,无论你是风评再好的官而,也是得不到民心,从此成为狗官中的一员。显然此刻的刘一守就是处在这般的境地。以为百姓已经开始对他指指点点起来了,同时带着愤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