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四十四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二

第四十四章 神秘女尸疑云断案篇二


  看着堂下的杨远,卓然脸色笑眯眯的,但是眼睛里却是冷冽非常。“杨老板,我们又见面了。”
  杨远跪在地上,不过这跪得有些不情不愿,歪着肩膀和脑袋。
  “呸,谁要见你?”杨远张口就是有些出言不逊的味道。
  而站在卓然边上的刘一守,倒是挤眉弄眼的对着杨远在打信号。这些卓然虽看不见,但也是无需理会的事情。
  “老子我见过不知多少达官贵人,却没见过你这般披着囚衣坐在公堂上的丑斑鸠。”
  杨远无视掉了刘一守的眼神提示,继续嘲讽着卓然。
  卓然喝了一口茶,“哎,说句实在话,这茶确实好。不过这清澈淡雅的茶水,可惜经过了你的手,变得有些不对味了。”
  说完就是往堂下一扔,水花纷飞见茶盏碎裂而开。刘一守看着,眼皮不由抽动了几下,这可是他辛苦跑到后厨烧得开水泡得新茶,却是被卓然这般就是给摔了,也不知道卓然在想些什么。
  “既然你是个这般的态度,刘大人,这算不算是藐视公堂?”卓然学着刘一守,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刘一守看着卓然是神色,心底不住的打颤,他越发的看不懂卓然来,这个连他一半岁数都没有的小东西的心性,让他有些恐惧。
  “呃...,算,算是吧...。”刘一守的回答十分的牵强,更多的是在和稀泥,他此刻怎不懂卓然在想些什么?杨远这般的态度,加上刘一守隐隐调查的一点线索,这杨远很有可能就是真凶。如此这般这可是和王卓然是血海深仇不为过。
  那此刻卓然想找油头教训一下这杨远讨点利息,也是正常。可他刘一守好死不死拿了杨远的贿赂,要是一个搞不好,这杨远吃疼,狗急跳墙把他给供了出来,那可是大大的不妙。所以有些事情,刘一守觉得能糊弄一下,还是糊弄一下的好。
  “算是?行吧,至少也是个肯定词,来人啊,给我将这杨远刑杖四十。”
  刘一守本想护一护这杨远的,可没想到卓然是这般解释他的话,不由就是呆立当场。
  杨远其实还搞不清楚什么个情况,装装横至是给卓然一个下马威,同时给自己提提胆气。可没想到卓然此刻居然是能轻易的调动这县衙的中的每一个人。直到棍子落在了屁股上,杨远才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哎,这四十大板啊,这要是身体素质不行的人挨上去,估计人都是给废了,我看杨老板身体还算不错,就当给你练练了。”
  杨远趴在石砖上,冷汗顺着额角滑落,嘴巴倒是憋得很紧,居然是没有喊过一句疼。
  而就在这时,门外有进来一群人,是队衙役,身后跟着个头发有些花白,但是体格倒是很健壮的老年人。
  那人进门就是倒是没看地上趴着的杨远,毕竟活得久了,什么阵仗没见过,倒是看着身穿囚衣坐在高堂上的卓然,张大了下巴。
  “来人可是张八?”卓然问了出去。
  张八疑惑的看了眼刘一守,又看向了卓然,似乎是有些迷茫。“小民正是张八。”
  卓然没理会这张八表情里的疑惑,继续说道,“张老,你可知前日一队官兵向您打听的事情?”
  张八听着卓然的话,感觉有些没头没脑,“当然记得,这春季店里生意不行,这一队兵官过来店里唠嗑,倒是记得清楚。”
  “那你说,你可否认得一名叫做杨远的人物?”卓然眼神有些玩味,指了指地上趴着的杨远。
  张八一听,就是思索了起来,“王公子指的可是那茶庄的杨老板?”
  “正是。”
  “哎,这个当认得,当年他孤苦无依来到这洛城县,吃饭的本事一个没有,整天偷鸡摸狗的过日子。不过有天突然想通了,还是怎么滴,找我学起了编草鞋。我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艺,见他想走正道了,就交给了他。
  这些问题我记得前些日子已经和那些兵官讲过一次了,为何今日还要请我来再将一边?”张八明显表情很疑惑。
  卓然听了张八的讲述,看了眼刘一守。刘一守发觉的卓然的目光,于是问道,“王少爷为何这般看我?”
  “废话,不是叫你记呈堂吗?你傻不拉几的杵在这干啥呢?”
  这话瞬间就是把刘一守弄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卓然先前叫过他来着。不过当刘一守拿起纸笔的时候,心中不由还是暗骂了一声,这可恶的王卓然眼看是把他当下人使唤了。
  但是眼下千万不能将其得罪了,尽量将这个案子压在县衙,自己还是有救的。想到这里,刘一守咬了咬,记录起呈堂来。
  看着此刻老实无比的刘一守,卓然心底暗爽,“张老,本少爷要你指认一下,放心,这只是一个形式,你看看这地上趴着的这个杨远,是不是更你学习编草鞋的杨远?”
  张八听完,终于是注意到了地上还趴着个人,他俯身低头,想要看个真切。而杨远此刻却是真有点发慌了,他想起了自己当日为了去跑商,特意穿着的就是一个草鞋。
  感觉到张八的目光越来越接近,杨远不由的就是将脑袋撇过一边,这个反应明显是在心虚了。
  “这么,杨老板?你不是说你无罪吗?这只不过是让你的老师傅认一认你,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了?”
  卓然言语中讥讽味道十足,而张八毕竟和杨远相处过一段时间,没一会儿就是认了出来。“是,此人就是与我学习编草鞋的杨远无疑。当年只学了个三脚猫,就是勾搭上了大户人家的小姐,从此土狗变成了土豪,就没来过我这小小的草鞋摊。”
  “老东西,你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要是再胡言乱语,小心小心后果。”杨远见被认出,挣扎这支撑起身体,目光凶狠的看向了张八。。
  张八听见杨远这威胁的话语,不由却是笑了笑,“我说杨远啊,老夫这说的实话,无愧天地良心。至于你说的后果?尽管找老夫便是,不知最后是谁人吃亏,亦或者你根本就没机会制造这么一个后果了。”
  张八的语气居然是比杨远还有狠上几分,卓然虽不知道张八是个什么来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厉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