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四十三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

第四十三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


  “你这死鬼东西,快说,那苏倩是不是你在外面撩的骚娘们?”一名妇人拿着个鸡毛掸子,二话没说就是抽打在了杨远的身上。
  杨远此刻正跪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那都是被卓然打的。可现在看着即将就是要落在自己身上的鸡毛掸子,不由就是有些心底憋屈。
  “娘子啊,怎么可能啊,我哪里去招惹其他女人啊。”
  “没有?没有你怎么被官府大早上的抓了去?”妇人怒不可遏,丝毫不顾及情面的就是将鸡毛掸子抽打在了杨远的背上。
  杨远此痛一声,就是连忙起身,双手不由的摩挲着背上。“哎,你还真打啊?我都说了,我跟那苏倩没有任何关系,你看不这不是被放了回来吗?”
  妇人上前几步,死死的盯着杨远的眼睛,“真不关你的事?”
  “是的啊娘子!”杨远摆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脸。
  “跪下!”
  “都说不是我了,为什么还要我跪下?”
  杨远的表情十分的疑惑,但那名妇人又是抽打了一下他的小腿,吃疼之下,只好跪倒在地。
  “老娘问你一个事情。”
  妇人低头看着勾搭着头的杨远,语气十分的咬牙切齿,“昨日夜间是哪个小狐狸精来找你了?”
  杨远听见妇人是问这个,顿时间就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哪来的什么小狐狸精,娘子你肯定是看错了。”
  “哼,老娘根本没睡着,这小婢我调查她早就有些时日了,跟你有染不下两年了吧?”妇人说着就是反手一抽到了杨远的身上。
  杨远此刻倒是不喊疼了,心中却是升起了惊恐的情绪。“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怎么知道的?这些年老娘生不出孩子,就知道你会到外边沾花惹草,你那些野货老娘每一个都知道!”妇人这句话是吼出来的。
  杨远此刻冷汗都是下来了。“那娘子还知道到些什么?”
  “呵呵,还知道些什么?你个狗东西勾搭人家婢女就行了,没想到还想着人家的小姐?那苏家的女儿方才成年,是你这等老东西能倒贴得上的?
  老娘原本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没去管你,毕竟老娘心底有愧,生不出你的种。既然你看上人家的小姐,要是有本事娶回家当小妾,为你生个孩子,我也是无所谓。”
  说着说着,妇人就又是抽打了一下杨远的胳膊,“谁知你这狗东西,居然勾搭不行,想要强取?你跟我说实话,三月十二日那天你说去隔壁县看茶,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何那天深夜你回到家中的时候,会那般的惊惶?”
  妇人有些气急败坏,说着说着就是手上越来越狠,而杨远却是半分反应都没有,瞳孔疯狂的闪烁着。
  “你这狗东西倒是说啊?那天晚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妇人此刻眼泪涌现而出,居然是做倒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杨远始终没有回答妇人的问题,这让妇人的心中十分的绝望。
  “没想到娘子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杨远缓慢的起身,表情居然是带着一丝微笑,猜不透心中在想些什么。
  “事到如此,我就和你承认了吧,是我杀了苏倩,这些你可满意了。”
  妇人坐在地上,听见杨远的回答,表情变得僵硬了,只有无声的泪珠滑落面庞。“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此事你要是不说出去,天知地知。”杨远蹲下了身体,眼睛与妇人平齐。
  “娘子,你我夫妻一场,你不会为了一个贱女人,让你这下辈子守寡吧?”
  杨远伸出了手,整理这妇人有些凌乱的头发。而妇人看着满脸带着笑意的杨远,这般诡异的神情,让她心底很是不安。
  “娘子,你不会说出去吧?”
  可就当杨远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妇人却是神情惊恐的将杨远的手拍开,身体向后移动,直到缩到了墙角,一支花瓶被撞到在了地上,应声而碎。
  “我...,我不会说的,不...,不会说的。”
  杨远盯着妇人,目光飘忽,随后就是眼神一狠。“好吧,你我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你什么个心性我会不知道?大嘴巴婆子。”
  “不,我真的,真的不会说出去的。”妇人摇晃着双手,眼睛里居然是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杨远则是没再理会妇人,转身翻开一个小盒子,一把小刀就是抽了出来。“娘子,当初结发的时候,你我约定同日死,可如今看来你是要先走一步了,别担心,过个几十年,我就去陪你。”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你...,你个畜生...,畜生....。我这是引狼入室啊。”
  “畜生?对,我就是个畜生。”
  倒握长刀,刀尖直指妇人的心口。“给我去世吧。”
  “救命...,来人啊....,救命!”
  ‘嘭’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杨远,王大人召你进堂听审。”
  就当刀尖快要触碰到妇人心口的时候,却是被突然的声音吓得一歪,刀尖没入了墙壁之中。
  “救命,救命啊!”妇人见状,连忙起身,就是跑出了门外。
  衙役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都是愣在了当场。而杨远看见这些差役,都是他熟悉的人,原本慌张的心,却是冷静了下来。
  “诸位找我有何事?可惜今日我不方便,你们改日再来,送你门几包‘好茶’。”杨远神情恢复了镇定,顺便还整理了一下衣襟。
  “杨老板,王大人请您上堂听审,这茶还是改日吧!”衙役不傻,刚才杨远的样子就是要掉自己的老婆,如此等人,说不定还真是真凶。
  “王大人?什么王大人?这刚走了一个左大人,有来了一个王大人?”
  “不是,这个王大人,你是认得的,城西王府三公子。”。
  听到这里,杨远差点没把下巴给瞪下来。“你们说什么?王卓然那个杂种,什么时候成大人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大家都是开的什么玩笑?”
  “大胆,王大人是你能诋毁的吗?给我将他拿下。”这些衙役十分的会审时度势,眼下王卓然接近无敌权势,相比这有些臭钱的杨老板,当然是王卓然更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