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三十一章 所以神明要选择你

第三十一章 所以神明要选择你


  “怎么了?”左清风看着卓然在发呆,不解的问道。
  卓然摇了摇头,将思绪都抛开。“李仵作的验状拿来了吗?”
  “嗯,已经吩咐人去县衙取过来了。”
  卓然接过左清风递给他的验状,开始对比起来。首先是致命伤,在死者的右边脖颈处,这也是争议最大的一个地方。
  卓然将验状放在了一边,从官兵的手中取过一盏油灯,就是将灯火凑到了苏倩的脖子处。
  可首先见到眼底的却不是那个砍断血管的伤痕,而是围绕死者脖子一圈的明显紫色淤青,甚至还能见到一些绳子的纹路。
  “这是勒痕?”左清风有些吃惊。卓然看了也是眉头皱了起来。
  左清风慢慢的将脑袋凑了过来,“如此清晰的一条勒痕,为什么那个李仵作没有记录?”
  卓然也是疑惑,看向了验状,的确没有记录这一条。就算那李仵作是为了什么人做伪证,也不至于将如此明显的一个痕迹给忽略掉吧。
  “这会不会是那苏倩自杀的时候留下的?你是不推测说让李仵作做伪证的人,是苏老吗?难道说他早就知道了女儿想自杀,不让记录这些东西,是为了掩盖什么事情?”
  左清风又开始了他的推理,不过说话的声音很低,毕竟也要考虑到边上喝着闷酒的苏良的感受。
  卓然听了这个推测,点了点头。不过如果这样推测的话,那这个苏老员外早就察觉到自己女儿的不对劲了啊?既然如此,为什么在苏倩阴郁的这么多天里,这苏家为何半点反应都没有?
  卓然此刻心思十分的活络,苏老的没反应等于不作为,不作为就等于默许。默许可就是放任苏倩自杀,看着自己的女儿去寻死,这是一个什么心态?
  可就当这个时候,卓然将油灯往下移动了一下,让腮部投射下来的阴影消散开,却是看见了几处沿着脖颈向下延伸的血痕。
  “这不并是自杀的时候留下来的勒痕。”卓然看着几处绽开的皮肉,心底有些发凉。
  “为什么?”
  左清风十分的不解,既然有绝笔信和房梁上的证据辅助,这条勒痕应该很好解释才对啊?
  “你看这个,这是指甲抓挠皮肤的痕迹。”
  卓然将油灯继续往下方移动,以便让痕迹能看得更加的清楚。左清风带着疑惑,就是看了上去,只见八道或浅或深的血痕,垂直交织在了那条勒痕的上面。
  “这是有异物缠绕脖颈,人体感觉到窒息,手中本能的抓挠痕迹。”卓然继续说道。
  “上吊的话,也可以有这样的痕迹啊?为什么说不是自杀?”
  “不可能,上吊的话身体悬空,颈部脊椎承受住整个身体的重量,在这种情况下,抬手都是吃力,更何况能抓出如此血淋淋的血痕?”
  卓然这里说的是吉川线的成因,讲解得十分的清楚,但是左清风却理解不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看着左清风的表现,卓然倒是猛然间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找出的这些证据,很有可能不被这个时代所认可。
  ‘这里不接受没关系的,只要证据有着合理性,系统都会接纳,等这些证据能清楚的指认凶手的罪行时,本系统将会自动开启万界裁判所,供宿主审判使用。”
  脑袋中的系统开始为卓然解释起来。
  ‘但是你说的这种审判,是审判人的来生啊?那他今生所犯的罪孽无法被本朝的法律认可的话,那岂不是任他逍遥法外?’
  面对卓然的疑惑,系统倒是没有犹豫,直接就是回答了卓然,‘这就是主神委托你来此的原因,神虽凌驾万物,但也有着束缚,无法直接干涉任何一界的事务,这是众神间的相互制衡。所以说,要想将凶手绳之以法,还是得靠你自己。’
  听着系统的解释,卓然头都是大了。先别说他是个历史小白,不懂唐朝对于判刑是个什么制度。可就算是现世,这种定罪的事情也不是他这个法医来处理,那可是检查机关的事情啊!?
  “卓然兄?你还没和我解释为什么呢?”左清风还在追问卓然,为什么就认定不是上吊自杀时留下的痕迹。
  卓然此刻心中十分的凌乱,随口就是说道。“你自己找个绳子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随后就没管这左清风,开始检测起其他地方来,眼下也没太多的时间纠结。
  卓然借着火光,拿起一个小镊子,将那个被李仵作判定为匕首多次砍伤所造成的一寸深的伤口,慢慢的由表皮开始翻开。
  而这里也经过清洗,血迹已经是没有了,只留下泛白的真皮层和脂肪层,再往里面看,就是淡紫色的肌肉组织和交错的细小血管。
  看到这里,卓然就已经肯定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匕首的伤痕。从表层皮肤来看,这处伤痕是一击而成,并没有二次伤害所留下的痕迹。
  卓然用手对着自己的脖子比划了一下,判断凶器袭击死者时的方向。而正当卓然思考得投入的时候,却是听见了左清风痛苦的叫嚷声。
  卓然疑惑的转过了头,却是看见左清风居然是被两个官兵拎住脖子,给举了起来。他的双脚在空中猛蹬,而手却是本能的想往脖子处移动,却是始终无法如愿。
  卓然看到这里,也是再没理会了,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这套理论的成败问题,因为这就是科学和真理。
  而左清风终于是被官兵放了下,眼睛里居然满是兴奋,他大口的喘着气,就是来到了卓然的身边。
  “卓然兄果然厉害,刚才我简单的试了一下,果然如卓然兄所言,双手感觉到十分的乏力!”
  从这种幼稚的行为来看,这左清风说他热衷于办案,果然不止是口上说说而已。
  面对这些古怪离奇又未知的事情,他一直最崇拜他的父亲,左临渊。因为父亲就是此行中最专业的人,他那抽丝剥茧般细腻的推理技术,让左清风痴迷。
  而今意外认识的王卓然,却是给了他一种更加强大的感觉。
  这让他不由的对这个比他还小的男人,升起了一丝名叫敬畏的情绪。
  “你,玩完了吗?”
  面对左清风的兴奋,卓然却是冷淡。现在可是在给死者验尸,要是这种嬉闹放在现世的验尸科中,这左清风已经被老大给一巴掌打飞了。
  “额,完了。”
  “完了就给我记笔记。”。
  似曾相识的对话,不同的是此刻的左清风心中没了抵触。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