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二十九章 时日到了

第二十九章 时日到了


  照常,这天的晚上,王府再次设好了宴席,招待左清风一群人。不过这一餐却是不似之前的那般热闹,有点压抑。
  可要是说完全得死气沉沉也不尽然,只是灵溪这丫头倒是精气神十足。
  “不吃,我就是不吃。”
  灵溪将碗碟中的东西倒了出来,小脸气鼓鼓的。显然她十分讨厌左清风硬要他吃的蔬菜。
  左清风见了也是无奈,他对于灵溪,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既然灵溪明确表示不吃,他就算是为这丫头好,也是不好强加给她吃。
  卓然此刻脑袋里满是案子,根据收集到的线索,已经不知推演过多少次案子的经过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是像做过山车一般,先是王染突然成了嫌疑人,然后就是半路查出了的杨远。
  不过灵溪吵闹的声音,却是让他无法沉下心来想事情。喝了口酒,看了眼灵溪。那天真烂漫的神色,彷如圣水一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洗去了卓然一身的负能量,毕竟卓然今天接收到的都是些人性的丑恶。
  卓然此刻才明白,为什么他大学的课程安排里,会有一门看起来几乎无用的《心理调节与健康》。如果没有这个,身为办案人员的现世刑侦者们,估计没几个人能抗住这种工作。
  灵溪发现了卓然在看他,漂亮的小眼睛一凝,就是将头撇过一边,好像根本不想理会卓然的样子。应该还是在生气。
  “灵溪姑娘,白天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真不是嫌弃你的东西难吃。”
  看眼下是个好机会,卓然就是解释了下白天发生的事情。
  “哼,你的表情可骗不了我!”
  听见灵溪这么说,卓然苦笑得摇了摇头。这丫头心思倒是敏锐,有当心理医师的潜质。
  卓然眼神示意了下边上的婢女,婢女就是离开了屋子,没过一会儿就拿来了一个小壶,而小壶的口还被一个布塞子塞着。
  “灵溪姑娘,你别生我气了,作为赔礼,这东西就请你喝!”
  这是卓然事先准备的,将液体先倒入壶中保存,然后包装让系统回收掉。这是最万无一失的方法,不然后世要是哪个考古学家挖出个千年前的包装袋,估计世界的天都要变了。
  灵溪看了眼小壶,自然明白卓然给她的是什么东西。
  “哼,你以为这种东西就能让本小姐消气吗?我跟你说不可能!”
  灵溪的态度坚决,就是不收婢女推给她的小壶。卓然自然是看在了眼底,心底冷笑,这次他可是加了料的。
  眼神示意了下婢女,婢女心领神会的将壶口的塞子拔掉。顿时一股清香就是喷涌而出,弥漫在了整个大厅,久久不绝。
  果不其然,卓然这变了个花样的做法,瞬间就是征服了灵溪。
  “哇,真香!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好喝?”
  灵溪的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小嘴巴砸吧砸吧着,久久回味。
  卓然笑了笑,这可是得到周大帅认可的撩妹杀手优乐妹,敢问想这样的小女生,如何能抗拒得了。
  “这是波斯那边的优乐妹,怎么,还生我气吗?”
  灵溪倒是好说话,“不生气了,嘻嘻!”她将杯子伸出去,让婢女继续帮他加。
  边上的王染左清风他们也是馋得不行,灵溪见状也是分享给了大家。
  王染喝完,看着杯子中的热气,在寒春喝上这东西着实让他舒爽。于是他的心头灵光一闪。就是看向了卓然,似乎是要说话。
  卓然见状,早有防备,摆了摆手,“别问,问就是波斯皇族,问就是产量极低,问就是不可能量产。”
  自然,这番话让王染十分的失望,嘴巴不住念叨着可惜可惜。
  大厅之中,经过灵溪这段插曲,又变得热闹非常,原本在大家心中的阴霾,都是转瞬间不翼而飞。
  而县衙里,此刻也是热闹非常,虽然酒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杨远,一个刘一守。
  “大人,来来,继续喝,继续喝。”
  杨远伸出手中的酒杯,不住的向着刘一守劝酒。此时的二人都是脸色泛红,已经酒过三旬好久了。
  刘一守看着伸过来的酒杯,并没有提起杯子迎上去。反倒是夹了口菜到嘴巴里。
  “呵呵,你就别继续灌老夫酒了,老夫虽有些上了年纪,但也不是个糊涂人。
  如今你这金鱼我也是收了,这顿饭咱俩也是吃了,有什么话,你也该说了吧?”
  刘一守眼睛里满是精光,看来他并没有因为喝太多的酒而醉掉。
  杨远看了,心底不由得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但嘴巴上可不能这么说。
  “大人,哪里的话,小的只是来找大人来叙叙旧的,这么多年承蒙大人关照了。”
  “呵?关照?老夫可不记得你来这洛城县的年月里,给过你什么关照。”
  听了刘一守的话,杨远本还想客套一下,却是看见刘一守伸出手来阻止了他。
  “行了,这好处我都收了,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这时杨远还在迟疑,刘一守有些不耐了,“是不是那王卓然的杀人劫色案?”
  杨远一听,大惊失色,脸都吓白了。“大人,你怎么知道的?”
  看着杨远的表情,刘一守冷笑了下,“你真当老夫只是一个贪财的糊涂官?你这杨老板可是忙人啊,天天忙着走卖茶品,三过家门都不入的人物。
  可就是你这般的忙人,在那王卓然被抓后,就是天天跑来我县衙,你不是为了此事,是为了什么?”
  听着刘一守的说辞,杨远拿着杯子的手都是不住的颤抖,心中更是惊恐万分。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那么大人认为我在案件中,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一守喝了口酒,看着杨远就是笑了笑,“你是个什么角色,关老夫何事?你只需说明你来找我为何事就行了。”
  杨远看着刘一守笑得直抖的白胡子,心中松了口气,“大人果然高明非常,小的佩服,今日早大人您,就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那王卓然到底能不能被定罪。”
  刘一守一听,就是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举起手指数了起了。“明日就是满月时分了,算算这日子也是到了。”
  “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那王卓然死罪难逃,你就继续喝你的酒,吃你的菜去吧。”
  看着刘一守那有些阴森森的脸,杨远看了后,反倒是心底镇定了不少。
  “大人,来来,这酒肉你我一起,才是个滋味嘛!”。
  “哈哈,对,是这个理,是这个理!”
  两人举杯,又是畅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