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二十五章 发现了真凶?

第二十五章 发现了真凶?


  “她在说谎。”
  卓然快步在前走着,此刻天空的小雨已经停下,浅浅的乌云中居然是露出了太阳的身影。
  “那名小婢说得挺正常的啊,哪里在说谎了?”
  左清风有点跟不上卓然的步伐。
  “你走那么快干嘛?”
  “苏倩那封信自杀倾向明显,而深闺小姐可选的自杀方式也就那么几种,其中之一就是上吊自杀。”
  左清风毕竟体魄比卓然强一些,终于是追到了和卓然平齐的位置。
  “我说你搬把椅子盯着人家的房梁看什么呢。通过这个怎么能说明婢女说谎了?”
  “痕迹。”卓然此刻心中有些凌乱了,苏府之行,拿到的线索却是全都指向了一个人。
  “你是说房梁上的痕迹吗?”
  “对,绳子摩擦棱柱的痕迹我一共发现了两处以上。也就是苏倩曾多次尝试过自杀,死意如此坚决,可为什么一次都没有成功?”
  卓然的话,左清风也是听懂了。
  “你是说都被那个婢女阻止了?”
  “对,如那个婢女所言,直到出事前的那一晚,这苏倩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她的眼底。她能及时阻止苏倩的自杀,并不难。”
  左清风听完,还是觉得有些疑惑。
  “你这么说,有个漏洞啊?一个小姐会受制于一个婢女?”
  听见左清风的疑惑,卓然脸色有些不好看,“如果这个婢女就是凶手的帮凶呢?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贞洁名声,要是这名婢女拿苏倩的不洁之身做文章,她苏倩顾及自家的面子,也很有可能受制于她。”
  听卓然说完,左清风心中已是明了,“可恨,居然有这样的下人,简直岂有此理。”
  卓然此刻的感受其实和左清风一样,但是目前关键是另一个事情。
  “哎,卓然兄你走这么快是要去哪啊?”
  左清风此刻倒是惊奇卓然这带着镣铐还能跑这么快。卓然却并没有再理会他,心中乱麻一般。
  在穿过一片闹市区和集市过后,二人就是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王府?卓然兄你这么着急回来干嘛?”
  “那个鞋印的拓本还在身上吗?”卓然停住了身形,有些微微的喘着气,脚腕上隐隐传来刺疼感,看来是伤口又撕裂开了。
  “就在我身上,你要这个干嘛?”
  门口有两名王府的家丁在看门,见到二人就是躬身行了一礼。抚了抚胸口,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下来。
  “大哥现在何处?”
  “回三少爷,几日间布庄的生意都被落下,大少爷正忙着在布庄清点采买回来的绸布。”
  卓然听完没再犹豫,踏入了王府之中。通过记忆,循着青石路,就是绕进了里院。左清风一直在追问卓然,卓然都是没有理会他。
  直到一处院落中,卓然才是停了下来。
  “将脚印的拓本给我。”
  左清风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谁的院子?”
  而卓然接过拓本就是踏进了院子,径直的推开了屋子的门。
  左清风也是跟了进来,只见房间中挂满了山水字画。卓然绕过一个屏风,进了里屋,就是寻到了一个布鞋。
  此刻他的心脏在狂跳,用还在颤抖的手将布鞋和那个脚印的拓本比对了起来,而左清风也是进来了。
  “这是王染兄的房间啊?你这是做什么?”左清风看着卓然比对着鞋印,心底也是大惊失色。
  “你在怀疑你的长兄?”
  布鞋盖在了拓本上,却是小了那么一号,按照草鞋多出的底边算,还是小上了许多。终于,卓然长长的舒了口气。
  “现在暂时不怀疑了。”卓然不顾脏乱,坐在了地上,看着那个拓本。
  左清风捡起布鞋,也是对比了一下,“为何你会怀疑王染兄?”
  卓然眼睛有点犹疑,“昨日大哥的书童跟我说了一件事情,加上那封苏倩的遗书,似乎暗指的那个然儿,是我大哥。”
  卓然紧张的情绪舒缓下来后,慢慢的为左清风解释起来。原来王染和王卓然,尾名的读音都是‘ran’,因此二人的乳名都是‘ran’儿。
  苏倩那封信件中,她与‘然儿’只是初识,却是一见钟情。那次的香江庙会,就是去年中秋的时候。卓然倒是记得清楚,因为他刚大病一场差点死去。
  那时的王染陪着家母王氏去庙宇还愿为他祈福,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结识了苏倩。
  古代这种自由恋爱还是少见,两人都是含蓄的没有告知对方的真实姓名。或许是半道王母喊了王染的乳名,让那位小姐知道了大哥的乳名后,却是写成了‘然’字。
  苏倩在爱慕之心下,便叫婢女去打听那次庙会之中遇见的公子的出处,婢女却是在王染的文馆找到了线索,从此就是经常叫婢女买回王染的字画。
  就此推测下来,王染反倒是成了嫌疑最大的人。首先,大商王家自然在渡口有着自己的船支,其次王染十分熟悉卓然的居所结构,这都是犯案的可能,而且那名小婢经常出入王染开设的文馆,重金利诱下,收买一个婢女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有一件事情让卓然死死的想不通,那就是作案动机。按理说王染和苏倩可以说是门当户对,既然如此,王染为何还要行禽兽之事,正常的明媒正娶不行吗?
  左清风听完卓然的推理,也是心下一惊,王染是凶手的可能确实很高。
  “虽然我有点难以相信,但我有一个推测,有没有可能是买凶杀人?”
  卓然点了点头,这左清风的理解能力还算可以。
  “所以说只是暂时的怀疑,还找不到作案动机,但是至少他也是嫌疑人之一了。”
  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沮丧。他在苏家就是察觉到了这些,那般火急火燎的回来,心中还是对他这个便宜大哥放不下。如今就算是对比了鞋印,也是很难洗脱嫌疑了。
  相比卓然的沮丧,左清风却是头大得不行。
  “没想到这个案子这般的扑朔迷离,如今这可如何是好...。”
  听着左清风这么说,卓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些什么东西。
  “你这般的想要急于求成,莫非还有什么事情要办?”
  左清风看着卓然,苦笑了一下,“一件长安万众瞩目的大案,恐怕我在你们洛城县停留的时间并不会太长。”
  左清风说完,卓然不免就是右眼皮一跳,不详的预感划在了心头。如果左清风迫于公务离开,此案定会再次落入刘一守的手中。到时候自己能不能脱罪两说,那苏倩身死的真相将永远被埋藏地下。而那个猪狗不如的凶手,将会就此逍遥法外,如果让他有了侥幸之心,或许还将有下一个,下下一个受害者出现。
  这是此刻的卓然无法忍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