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二十四章 许可

第二十四章 许可


  婢女见到卓然的样子十分的惊恐,目光闪躲,就是连正眼都不敢看向卓然。
  “你家小姐出事那晚,你可发现有什么异常?”
  婢女听见卓然的提问,怯怯的看了眼苏良。苏良此刻倒是面无表情,只是对着婢女点了点头。
  “小...,小姐出事当晚,特地吩咐于我,晚间不用候在侧房。”
  “她是有意支开你?”
  “小婢不知道,只是最近这些日子,小姐总是嘱托我安歇在侧房服侍,不用回婢女房休息。”
  说完那个小婢就是眼眶一红,声音里还带着抽泣。
  “可当晚却是让我不用候着,可就是这么一次,小姐就是出了事情。”
  说完婢女就是哭了起来。卓然看着这婢女,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案发当晚,可是你第一个发现小姐失踪?”
  “是的,我当天晚上离开小姐房间的时候,小姐的脸色不太好,回到婢女寝房的我不放心,就夜半过后,回到了小姐的房间,却是发现小姐不见了?”
  卓然看着婢女,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东西。然后将那封苏倩的绝笔信拿了出来。
  “这封信件是何人发现的?”
  “是我,发现小姐失踪后,我在小姐被塌的床沿处找到的。”
  婢女回答完毕,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着。卓然听完却是心底疑惑升起。
  “苏兄,我现在有个问题,能方便问一下你吗?”
  苏良站立一边,听着王卓然的问话,啧了一口。
  “有事你就问。”
  “你可知道你家妹妹已经怀有身孕?”
  苏良一听,就是表情一呆,随后就是不可置信起来。
  “谁人的胡言乱语?我家妹妹怀有身孕?”
  卓然看着苏良的表情,判定他不是在说假话,顿时心间就是微微一跳。
  转头看向婢女,“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去忙吧。”
  在目送那名婢女离开房间后,卓然继续说道。
  “这洛城县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言,苏倩的死是一尸两命,腹中还有一个胎儿。如此隐秘的事情,只有你苏家应该最清楚,可为什么现在看来,你们对这件事情一概不知?”
  苏良听着卓然的话,转头看了眼左清风,似乎在求证些什么。左清风看见苏良看向了自己,点了点头,表示卓然说的话是真的。
  “可恨,我苏家怎么说也是洛城县的大户,怎能容得下这些小人玷污我家的名声?”
  卓然上前两步,盯着苏良的眼睛。
  “无风不起浪,如此匪夷所思的谣言,也不是那么好瞎编的。除非这个散布谣言的人,真的知道苏倩确实怀有身孕。”
  苏良听着卓然的话,也是思考了起来。
  “那么如你这么说,这个放出谣言的人,指不定就是你。”
  卓然一听就是笑了笑。
  “人的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如此谣言要是我放出去的,我图个啥?激起万千民愤,然后一份百十号的联名讼状加判我的罪行?”
  这句话把苏良问呆了,确实,这种谣言对卓然来说十分的不利。
  “或许我们能反过来想想,这个谣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王卓然复入这口诛笔伐的深渊,就此脱罪不得呢?”
  “那么这谣言的最后的受益者是谁?”
  左清风听了半天,也是反应了过来,一拍折扇。
  “你是说凶手?”
  “没错,这个谣言很有可能就是凶手放出来的。”
  想通关节的左清风有些兴奋,而边上的苏良也是满脸的惊疑不定。
  “话虽可以这么说,但也或许是个巧合呢?你本是坏名在身,有人想故意抱负于你也是说不定的啊?”
  左清风这句话问到了关键了。
  “证明这个放出谣言的人是不是凶手很简单,验尸!看死者有没有身孕。”
  卓然直接的脱口而出,把小厅中的另外两人都是弄得一阵的错愕。
  “不可能,不行,家妹蒙受那么大的羞辱而死,怎么可能还去打扰她的安歇?”
  苏良显然是接受不了这个提议,双手连摆。
  “苏兄,既然死者蒙受如此大的羞辱,就更应该竭尽全力为她找出真凶。要是能如此,这小小的勘验,她定不会介意的。”
  卓然开始了劝说,苏良则是表情十分的复杂,纠结的情绪袅绕在他的脸上。卓然并没有催促,毕竟他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尊重死者家属的意愿,也是他的本分。
  左清风也跟着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卓然兄,虽唐律并没有禁止为女子验尸,可这种事情,着实有些违背伦常啊。”
  左清风的话并没有说错,那县衙的李仵作顶多也是初验,就是简单的看验,将能看见的几处伤痕和表征给记录下来。
  而卓然提出的验尸,显然并不是那么简单,要是如同验男尸般,那就难办了。某种方面来说,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卓然没有理会左清风,而是看着苏良,身为现代人的他,是很难体会到古代这种保守的做法的。但是他相信那种家属心情,找出真凶的心情。这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应该是相同的。
  等候良久,终于,苏良咬着牙点了点头。卓然看着苏良,松了口气。事情发展到现在,通过验尸来将证据定性,十分的关键。
  “多谢苏兄。”
  卓然勾腰一拜,心中自是佩服起这苏良的心性来,要是此刻换做劝说那个苏老员外,定是不可能。
  “家妹被安排明日下葬,白天眼杂,你们子时入我苏府的后门,我会派人接应你们的。”
  苏良的表情十分的痛苦,显然这个决定也是让他十分的难受。
  “好,今日感谢苏兄的宽宏大量,我等定不负苏兄的期待!那么我等就此告辞。”
  卓然又是一礼,拉着已经傻掉的左清风离去。
  左清风被卓然拉出苏府大门的时候,都还想不明白那苏良为何会答应卓然这么无礼的请求。正当他准备询问的时候,却是听见卓然说道。
  “赶紧派你的手下,盯着一个人,就是那个苏倩的贴身婢女。”。
  左清风被卓然这话弄得有些没头没脑的。
  “为何?这关那名小婢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