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二十三章 死无所依

第二十三章 死无所依


  看见苏良推开了屋门,卓然就是率先走了进去。屋内的陈设十分的雅致,粉纱绸缎,珠帘屏风,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卓然四处打量了一下,在这个屋子里,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苏良则是直接去了里屋,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
  “卓然兄,你看这小院也是临近那条小河,你说会不会?”
  左清风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已经足够清晰,显然左清风怀疑苏倩就是在自己的房间,被歹人袭击,从而失去了意识。
  “嗯,很有可能。”卓然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就在两人耳语的时候,苏良也走出了屋子。手中还拿着一个信封。
  他的表情很阴郁,眼睛死死的盯着卓然,这让卓然有些心底发毛。
  看着苏良递给自己的信封,卓然有些疑惑,开口问道。
  “这是何物?”
  苏良冷哼了一声,“这是家妹失踪的那晚,在这间屋子里找到的。其中的原由,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见苏良不愿意说,无奈卓然只好将信封打开,查看起里面的内容来。
  字迹十分的娟秀,力道绵柔,一看就是女孩子写的。不过看到信的抬头,王卓然就有些傻眼了。
  “然儿?”这不是自己的乳名吗?
  左清风也是看见了,没有掩饰心底的惊讶,就是那般看着卓然。
  “然儿,
  都说事了是浮尘,可事到如今,我却忘怀不了那个午后的香江庙会。公子喊住小女的那句小姐,还与我的一方丝帕,你我便此结识。
  谈笑渐欢间小女求得一签,公子为小女解签时,说这是一注上上的姻缘签,还祝小女能早日寻得良缘。
  而公子不知的是,我的良缘早已暗许与你。可如今小女却是成了污浊之身,心中自是明白你我已是今生无缘。
  豺狼之言在耳,屈辱之念在心。小女只恨这世间的无常,若要小女背负不洁之身苟活于世,不如一死了之,只愿来生能再续此缘。
  苏倩绝笔”
  这封信里所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这信中的‘然儿’暂且不提,在信中的后半段的那种绝望,卓然倒是体会得真切。
  看着纸上的那几抹干透的水渍,卓然甚至能在耳中听见一名正在哭泣的少女。
  ‘豺狼’‘不洁’‘屈辱’,卓然其实已经想到在苏倩的身上发生了些什么。这又是一份压力,来自死者的压力。
  按理说这应该是除开实习期,自己经办的第一个案子,这种压力让神经大条的他,居然也是变得沮丧起来,然后就是莫名的愤怒环绕在了心间。
  “案发当晚,这封信件是在哪里找到的?”
  卓然此刻的脸出奇的平静,平静得有些阴郁。
  “就在被塌之下。怎么?如此铁证你还想在这跟我假惺惺的说,你是为了洗脱冤屈,来得我苏家?”
  苏良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点哽咽。
  “是的,但也是为了苏倩。”
  卓然抬头看了眼房顶,依旧平静得可怕。
  这时左清风感觉有些大事不妙了,他也是将信件看完了。面对死者最后的绝笔,他们就算是占了再大的理,也是没办法辩驳,如今还是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比较好。
  左清风疯狂暗示的眼神,卓然自然是看在了眼底,但表情依旧平静。
  “请苏兄将苏倩的贴身婢女请来,我有事要询问。”
  卓然的语气开始加重,却又不带一丝的平仄,宛如一个机器人的发言。
  显然卓然的态度彻底的将苏良激怒了,就算是他再冷静,再忍辱负重,如今也是忍受不了卓然这一口一个的苏倩,这是对他妹妹赤裸裸的侮辱。
  “我去NM的查案,我去NM的清白。
  苏良突然暴起,一拳就是招呼在了卓然的脸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卓然掀翻在地。然后苏良就是骑到了卓然的身上,死死的掐住了卓然的脖子。
  “你个小人,有何脸面喊我家妹妹的名字?你真个禽兽,你还算是个人吗?为何一丝忏悔都没有?”
  手指间的力道越来越大,卓然的脸已经变成了紫色。
  ‘叮,系统警告,宿主大脑供氧严重不足,预计脑死亡时间,43S。’
  “你将我的妹妹还来,还来!”
  左清风看着如此异变,早就伸手去救援,但是此刻的苏良仿佛化身成了疯狗,青筋暴起,面容狰狞。居然是死活拉扯不开。
  “我...是...清白的,可...你的妹...妹等着...一个人...为她...伸冤。”
  此刻卓然心中想的,都是那苏倩临死前绝望的心境。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背负的东西,是多么的沉重,比那些课堂里的老教授们讲述的,更加的沉重。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卓然还活着,有能力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苏倩呢?她什么都没了,带着无尽的怨恨与绝望死去,而他王卓然,就是苏倩最后的希望。
  苏良看着卓然那痛苦的脸,听着卓然口中挤出的话语,一下子就彷徨了,随后是惊恐。
  他松开了掐住卓然的手,颓然的坐倒在了地上,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卓然则是剧烈的咳嗽。
  左清风连忙抚着卓然的背,良久才是缓了过来。
  “咳咳,去将那名小婢请过来吧。”
  苏良转过头,看向了卓然,似乎是想在卓然的脸上找出点什么东西来。但遗憾的是,卓然脸还是那么的坦然,这不是内心有愧的脸。
  “你难道不怕死吗?”
  “当然怕,但是我相信你对于苏倩的那份兄妹之情,我也相信你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卓然的话听得苏良的内心在颤抖。是的,他疑惑了,也犹豫了,卓然的表现,让他觉得卓然并不是凶手。
  “哼,希望最后,你能给我一个交代,不然这个仇,直到我苏某人入土前,必将奉还于你。”
  苏良起身,就是瞪了卓然一眼,离开了屋子。
  卓然也是起身,刚才那种窒息的感觉,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此刻卓然的心态开始了转变,此案他不再为自己而查,而是为了那名青春懵懂的少女。
  ‘没想到你也有着这么一面。’系统也察觉到了卓然心态的变化。
  ‘狗眼看人低。’
  ‘你说什么?’。
  卓然没理会又被他弄发疯的系统,而是拿起一边的凳子,就是垫在了脚下,观察起房梁来。
  苏倩的房间不似卓然那般阴暗,而是十分的明亮。在横梁之上两侧的棱角处,卓然发现了一些清晰的摩擦痕,朱漆都是为此而脱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