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二十二章 突破口苏良

第二十二章 突破口苏良


  事情眼看着就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起来,虽早知道左清风是有些武艺在身的人,但是几十号的家丁围上来,手中就一把折扇,也是抵挡不下。
  “左大人,既然你如此袒护这孽贼,我苏某为了小女的在天之灵,就别怪老朽得罪了!”
  圈外的苏老员外还在后面跳着脚咆哮着。
  闪躲间,顿时大厅就是乱做了一团,香烛倾倒而出,火盆也不知道被踢飞到何处了。那名老妇人看着眼下的情景,顿时哀嚎得更加凄厉了。
  只见她趴倒在地,嘴巴中不住的喊着。
  “倩儿,倩儿,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干什么?我倩儿的灵台啊!”
  这时左清风都是不知挨了多少下棍子了。卓然倒是没事,被左清风护得还算是周全。
  “早知道就不相信你这鬼话了,为什么我要陪着你来这苏家?”
  左清风边用折扇格挡着棍子,嘴巴里不住的抱怨。显然他是真的后悔了。
  两人节节败退,就是来到了黑棺的边上,那些家丁也不傻,并不敢拿自己小姐的棺材开玩笑,下手有些畏畏缩缩的,二人依着棺材才得一口喘息。
  不过眼下混乱,总会有个失手的时候,一名家丁就是一个没收住手,将棍子劈到了棺材上。
  “咚”
  此声宛如万千个木鱼同时被敲响。顿时间,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是呆了。
  那名老妇看得清楚,就是翻起了白眼,直接昏迷了过去。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娘?”
  那名原本扶着苏老员外的人看见老妇人昏倒过去,就是撇下苏老,扑身来到了老妇人的身边将她搀扶起了半个身子。
  而苏老员外的情绪也是到达了临界点,一个站立不稳,也是躺倒在了地上。
  “愣住干嘛?赶紧来人将二老扶到后院去,然后请那李大夫过来!”
  厅中的异变让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更加的乱上加乱了。
  左清风见原本缠着他们的家丁,都是乱糟糟的离去,心下也是萌生了退意。
  “卓然兄,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如此下去,哪有什么结果?”
  说完就是把袖子撸起来一看,不免得皱起了眉。手臂上此刻已经有几处十分刺眼的淤青了,还带着丝丝的血水。
  卓然却是并不想离开,此行他确实是太过想当然了,没成想那苏老爷居然会如此的不讲道理。这愈发的让卓然好奇起来,到底是因为何种原因,让他坚定不移的认定他就是凶手?
  但眼下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苏老已经是不省人事,这苏家现在能说得上话的人,就只有那和王卓然同岁的苏良一人。
  少了那顽固老头的刁难,眼下说不定是个机会。
  “走,去找苏良去!”
  看着兴致勃勃的王卓然,左清风脸都是要塌下来了。
  “喂,为什么还不走?感情挨打的人不是你吗!?”
  但是眼下也不好扔下卓然自己离开,这显得他不仗义了。
  家丁们忙前忙后,已经是先后将两位老人抬进了后院,而苏良还在收拾着残局,看着满地的狼藉,表情凄苦,年仅十七岁的他承受了本不该有的痛苦。
  “苏兄,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是卓然的声音,他将把得语气压得尽可能的柔和。
  苏良回过了头,却是没像苏老员外那般的要和王卓然拼命,显然是心力十分的憔悴了。看见卓然还没有走,就是说道。
  “事到如今,你们为何还是不走?”
  “我等还有真相未查明,为什么要走?”卓然拱着手说道。
  “哼,真相?你等小人,今日不是仗着权势来欺压我苏家,又是为何而来?家父家母早就年迈,恶疾在身,我知奈何不了你们,你们还是请回吧。”
  苏良这话说得十分的自暴自弃,显然他和他爹不一样,他并不冲动,而且十分的聪明。王卓然有左清风护着,他们苏家根本奈何不得,眼下再这样闹下去,死的可不止他的妹妹,就连老父老母都是保不住了。
  既然这样,忍下这份屈辱,妹妹的仇暂时吞在肚子里,三十年的河东西,他就不信玩不死王家。这就是他此刻的算盘。
  这些想法王卓然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但苏良的这份冷静倒是让他十分的欣赏。
  “欺压?如果我们是来欺压你们苏家的,为何一个护卫都不带,任由你府上的家丁殴打?”
  说完卓然就是将身后的左清风拉了过来,撩开袖子,就是指着左清风的伤痕,这是苦肉计。
  左清风被卓然撩开伤口给人看,有些尴尬。不过倒是看着那苏良的眼神闪烁了起来。便是接着卓然的话头说道。
  “我们来此真的是为了查案,苏老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他这般的指认凶手,又不说明原因,我等如何能有什么线索?”
  看着左清风那已经隐隐绽开的皮肉,这般的伤痕,可以说是十分的严重了。苏良也不傻,过来嘲讽他苏家,怎么说也要带上些护卫,以免被人围殴,可如今看着左清风都是受了不轻的伤,就是有些动摇了。
  “如何,苏兄要是知道什么内幕,可否跟我们说说?”
  看着苏良那纠结的脸,左清风将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开玩笑,他的这份打可不能白挨啊。
  “也罢,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定要你个负心汉死的个明明白白!”
  ‘负心汉’?卓然听着苏良的话,顿时就是头大了起来,什么时候他又成了负心汉了?
  苏良并没有理会卓然二人惊讶的神色,就是转身自顾自的走着,二人见状就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穿过几道院门和小花园,就是来到一处颇为幽静的别院之中。
  刚进门,卓然莫名就是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左清风也是听见了,那是流水的声音,还有浪花拍打岸边的声音。。
  望着院子的西面,两人就是互相看了一眼,此处苏家的别院,居然也是临近那条流经洛城县的小河。
  “这是我家妹妹苏倩的居所,你们随着我进来吧,东西都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