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十九章 卓然的奇耻大辱

第十九章 卓然的奇耻大辱


  回到大牢又是夜半,那些差役都是没有睡去,倒是看见了一个白白净净的王卓然走了进来。
  看那锦衣华服的,心中自是把卓然吹的牛皮当真了。不免都是小嘴抹了蜜儿,把卓然的马屁都给拍烂了。
  而县衙的内府中,此刻却是气氛凝重。
  “大人,今日我奉命跟在那左清风的身后,虽只是远远的瞧着,但是看他们那春风得意的样儿,肯定收获了不少线索。”
  一名小吏毕恭毕敬的勾着腰,向着刘一守汇报着。
  刘一守则是紧紧的捏着拳头,表情异常的凶狠。
  “哼,就让他们先得意着,再过些时日,看他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这事你干得不错,先下去吧,叫手底下的人给我盯紧王府,要是有什么动静,立马向我汇报。等事情过去,人人有赏。”
  说完,刘一守拿起一封信函看了起来。
  ‘陆九州叛敌案,孟系党羽牵连其中的朝中大员甚多,查办下来,长安京兆府尹一职现缺。
  老夫惜才,你快速速清理现案。事后知会老夫一声,老夫便上表陛下,举荐于你这份差事。’
  这是陶老大人前些时日给他的密信,要不是这个王卓然案,他早就开赴车马,去那长安风光快活了。可恨,可恨至极!
  抬头却是见那个小吏还没走。
  “你还有何事?”
  “大人,我那远房表弟杨远有事求见大人,说是送茶,已在府外等候许久了。”
  “那个茶庄的杨老板?哼,不见,老夫正是非常时刻,犯不着为他这小恩小惠漏出马脚。”
  “是是,大人,小的这就去将他驱走。”
  看着小吏离去,刘一守摸了摸小胡子,回想这十年为官的点点滴滴来。别说这洛城是个小城,但是安户在此的可都是些有钱的主儿,他这些年私下收得的钱款,就连他自己都是不知道有多少。
  可现在的他却是真正的两袖清风了,这些钱款,全都孝敬给了那些京城中,高高在上的大人们。这就是他刘一守这辈子的生死一搏。
  度日如年,就是现在刘一守的状态,信件已是送出去一日,这是他此刻唯一的心里依托了。
  春季的洛城县,天气说变就变,气温也是骤降了不少。细雨如青丝,连绵不绝千万里。这便是洛城的春雨。
  “没想到卓然兄居然有着如此口味。”
  清风摇着扇子,边上是一个乔装的官兵为他举着油伞。
  “都说了,我不认识这个人。”
  卓然满脸的气氛,这真的是奇耻大辱,千古奇冤!
  “哈哈,调戏老婆婆!?”
  终于,灵溪忍不住笑了,捂着肚子,百媚从生。
  为她撑着伞的林昭也是憋着个脸,不过为了维持他那冷酷的形象,倒是没像灵溪那样直接笑出来。
  “笑什么笑?我堂堂一个俊俏美男,会去调戏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妪?”
  卓然把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指了指自己的脸。此刻的脸上已经是气得扭曲了,倒是没了半分的俊俏。
  没想到这调查的第一个人,就是给了王卓然一个开幕雷击。讼状中列举其一,就是刚才那个罗花花的讼词,语言骚扰,欲行非礼。
  可众人走访倒罗花花家时,没成想开门的居然是个老奶奶。开始众人还以为找错人了,最后得到当事人的肯定后,卓然人都要疯掉了。
  “哎,卓然兄别生气吗,我也只是开个玩笑。”
  左清风也是忍不住了,跟着灵溪大笑了起来,之前出于风度问题,憋得十分的辛苦。
  “哼,别让我抓住那个煽起谣言的闸总,不然我打烂他的嘴!”卓然这句话是认真的。
  “不过这也很好不是吗?至少证明了这份联名讼状的不实之处。”
  卓然将面具带上,心情也是冷静了下来。看着手中的讼状,就是冷笑一声,上面共计百多人的联名,总会有个人露出破绽的。
  “下一个,屠户孙九。”
  卓然没理会身后欢乐一片的众人,撑着伞就是拖着镣铐继续前进。众人也是没有落下,跟了上去。
  洛城山地贫瘠,可用来耕种的土地很少,大部分生活在这里的百姓,都是以贩卖山货与蚕桑制品为生。正是这样,来此收购山货布匹的商人很多。
  就算是小雨纷纷不绝,县城大路的两边的摊贩依旧吆喝漫天,行人旅客也是不少。
  此刻的卓然,头戴一个白脸面具,身上的镣铐叮叮作响,如此装扮倒是奇特,引得不少路人侧目,回头率几乎达到了100%。
  这也是出于无奈,要是露出脸来,指不定就是被滔滔的民愤给淹没,怎么死的都是不知道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非主流吗?”
  几位路过的小姐,对着卓然指指点点,不时还窃笑几声,让王卓然十分的不爽,就是吼了过去。
  顿时间小姐们就是花容失色,跑得没影了。
  孙九的肉铺并不太远,在城南的集市第一家便是。
  “哟,几位客官这是要买些什么?小的这里可是鹿肉猪肉羊肉貂子肉,什么肉都有的哦!来来来,好好的看看!”
  左清风倒是老道,上前就是假装挑选了起来,没一会就取了一斤的羊肉。
  “嘿,这位客官好眼光,这是昨日夜间刚宰的羊儿,这肉嫩得哟!”
  孙九喜笑颜开,拿出蒲叶就是将肉打包好。
  “老板,我等是刚来此地的游商,听说最近你们洛城有个杀人案闹得挺凶的啊。”
  左清风开始了套话。老板刚做了笔生意,心情很好。四下也没其他顾客,就是有闲空唠叨起来。
  “哎,别说,这事啊我听了也是恨得牙痒痒啊!”
  “哦?老板为何如此说?”
  孙九将刀放下,拿个破布擦了擦手,就是继续说到。
  “这位客官你可不知道,我们洛城县啊,有个大户王家。几代人名声都还是不错的,可自从这一代出了个三公子王卓然,那可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混世魔王啊!!
  整天就是带着几个狗腿和一群地痞流氓招摇过市,仗着家里几个臭钱就是胡作非为,我这小摊前几个月还被那家伙给掀过。”
  卓然在边上听得真切,回想一下,还真有此事,不由得将面具紧了紧,心中汗颜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