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十四章 行其事,必留痕

第十四章 行其事,必留痕


  “如果我是凶手,定不会做出如此蠢笨之事。”
  卓然还在观察血迹,这话却是把左清风说得一呆。
  “为何?”
  “行其事,必留痕。凡是做过的事情,无论多么隐蔽,总会留下痕迹。而杀人这种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要承受巨大压力的事情,你会让一群口风不严的吃瓜家丁去帮你办?”
  左清风听完卓然的讲述,也是点了点头。谋害自家小姐这样的大事,一府上下几十口的家丁,定是掩藏不住的。
  “那被害人又是如何进入你的房间?”
  话题又是回到了原点,仿佛无限的套娃。
  卓然用手在墙壁上抹了抹,然后放到眼边一看,居然只见些许灰尘。又在此处上方的一处抹了抹,顿时一抹暗红出现在白色的手套上,那是血迹。
  “难道是苏家的小姐得了癔症,或者成了鬼魅,穿过这重重的院墙,就是倒在你房间的一角,自杀了吗?”
  左清风的话却是把卓然给逗乐了,不免就是笑出了声。相信科学的王卓然可不相信古代这种愚昧的言论。
  卓然退后一步,让自己能清楚的看见墙上的血污。犹豫木墙上过漆料,整体泛红,这血迹粘附在上面,倒是难以分辨。
  左清风见卓然这不加掩饰的嘲讽,有些脸红,折扇掏出就是张开摇了摇,掩饰了下尴尬。
  “既然这些都不可能,莫非真的是卓然兄所为?其实你是个隐藏于市的绝世高手,趁着夜色飞入那苏家。抱着人家小姑娘,就是回到自己院中,欲行禽兽之事不成,恼羞成怒,杀之于她?”
  左清风将目光看向了卓然,说实话,卓然是目前唯一的嫌疑人,左清风对他的怀疑并没有放松。
  可卓然听完左清风的话,居然是点了点头。左清风一看,就是张大了嘴巴。
  “没错,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真只有我,有这个可能杀死苏倩。”
  “卓然兄,此话可不能开玩笑,你可要想想你家长兄与卧病再床的爹娘。”
  卓然转身就是看向了身后的左清风。
  “唠叨完了吗?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卓然真没想到这左清风看起来一副男神的模样,可谁知居然是个话痨,自从进了这个房间就是喋喋不休的。
  “额...。没什么要说的了。”
  左清风被卓然严肃的眼睛盯得有些发毛了。
  “那好,提笔,干活了。”
  “书房外侧墙壁,遍布星般状血痕,靠近门洞侧一端,却是空出一片,疑似凶手行凶时,将这部分喷出的血液遮挡所致。”
  左清风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卓然说完却是没写下一个字。
  卓然并没有理会傻掉了的左清风,径直走到了房屋的大门处。此刻卓然心底已经放松下来,这个刚发现的痕迹,至少能证明一点,第一案发现场定是在自己的房间。
  既然案发现场在自己的房间,这里必定会留下更多的痕迹。
  此刻左清风倒是正经了许多,飞快将卓然的话记在了纸上。就是凑到了那木质的墙壁上观察起来,这可是现场第一个关于凶手的发现。
  房屋的大门为中分两开式,向里开。卓然将一边的门框拉出一半,朝向了自己。顿时就是眉头一皱。
  这王家仗着大户,家丁众多就是疏于防盗。这里户的房屋大门,居然没有那种半栏式的防盗隔层。
  这种没有隔栏的大门,可以说没有半点防盗效用。只要有人拿个坚硬瘪平的物事穿过门缝,向着一侧一点点的挑动,就能将门栓轻易的弄开。
  想到这里,卓然就是俯下身体,自下而上的观察起门栓来。果然,只见木质的门栓上,出现了很多倒三角的刻痕。显然,有人在卓然不知道的情况下,入侵过这间房间。
  “清风小哥?”
  卓然看着门栓,若有所思,就是想叫左清风过来记录一下。
  左清风还在怪异的看着那洒在墙壁上的血迹,被卓然这么一叫就是反应了过来。
  “怎么了?”
  卓然真是有点无语了,这左清风的表现确实够迟钝了。按理说他至少也是个大理寺中人,处理的案件都是奇案,要案居多。可现在看来,倒真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白了。
  可我卓然不知道的是,不是左清风太小白,而是他王卓然这现代刑侦的视角,过于超前了。
  “有新发现了,过来记录一下。”
  “好,好,马上就来。”
  左清风的话语中还透露这些许激动。
  “门栓下方出现倒三角刻痕,内侧木质较新,是近期所为。”
  左清风仔细的记下后,就是跟刚才卓然一般,俯身观察了下门栓。
  “有人入侵过你的房间?”
  “没错,从结果来看,他的这次入侵十分成功。”
  卓然低头思考着些什么,此刻倒是有些心惊胆战起来。这些入侵的痕迹并不多,很显然凶手就撬过他房间的门栓一次。只有一次机会,就是顺利嫁祸给了自己。
  “看来我或许认得这名凶手。”
  王卓然喃喃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左清风倒是不小白了,从观察门栓的痕迹也是想到了卓然这句话的意思了。
  “不错,此人看来对你家十分的熟悉,也许卓然兄真与他认识。”
  卓然回忆起来,就又是头疼不已,这唐朝的王卓然的狗友还真不少。各家各户不过正经日子,陪着王卓然这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厮混的人,就连王卓然自己也是数不过来。
  甩了甩头,目前现场还没完全调查完,排除嫌疑人,需要更多的筛选条件,才能愈发的精准。
  “既然他是在案发当晚,带着失去意识的苏倩前往我的房间行凶,而那苏倩在我看见她的时候,还是血流不止。也就是说,他才刚犯案没过多久,但他是如何离开的呢?”
  卓然将这个问题问向了左清风,但其实是问着自己。
  “趁乱逃走!”
  听着左清风推理出的结果,卓然已经认定这左清风没得救了。
  “那墙上第一处痕迹就证明,凶手当时身上满是被害人的鲜血,如此醒目,如何逃脱得了那么多双眼睛,趁乱溜走?”。
  左清风也是反应了过来,不由又是有些尴尬。将折扇举起,挡住了半边脸。不过眼睛却是瞟向了书房的方向。
  此刻卓然也是看向了书房。当时自己从卧室出来开门,家丁就在门外堵着。如此绝境,凶手只有可能从一个位置出去了,那里就是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