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十三章 安详离去的死者

第十三章 安详离去的死者


  “早在先秦时期,痕迹学就被提出。经过发展和演变,到如今,也是鼓捣出不少门道。”
  卓然开始背书,幸好他在现世还算用功,这些法医历史相关的东西,应付考试时也是记下了不少。不过正好,用来唬唬这左清风倒是足够。
  “而到了本朝查案,却多注重证言,而轻视物证。如此不知造就了多少幽幽之口。即便在唐律中明确说明诬告该受到何种惩罚,也是挡不住红口白牙之下的那一桩桩冤案。”
  卓然回想着自己的遭遇,不免有些感慨起来。现代办案,证词和物证被放在了平等位置,而且还有零证词办案这种只依靠客观物证的方式。而现世一桩案件的定性,不知需要多少佐证,这是古代落后的体制所不能比拟的。
  左清风听得有些疑惑,王卓然这番话说得很是超脱世外,仿佛他是个历史的旁观者般。
  “卓然兄的见解倒是独道,在下受教了。”左清风微微俯身,对着卓然就是行了一礼。
  卓然见状也没客气,颇为享受这左清风的表现,“嘿嘿,你倒是有些孺子可教。”
  这般狂妄的发言可是把周围的人都是弄得一愣。左清风倒是没觉得什么。孔圣曾言,三人行必有我师,面对比自己高明的人,他显得谦卑些,也并无不可。
  而就在此时,王染也是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名小婢。
  从王染的手中接过做好的东西,卓然不免皱了皱眉。这手套居然连个指头分叉都没有,而选用的布料都是麻布,触感十分粗糙,不过做工倒是不错。
  看见卓然皱眉,王染就是上前问道,“怎么,这些婢女的手艺是不是不行?”
  卓然摆了摆手,这也不能怪这些婢女。唐朝虽然是盛世,但也是以农耕文明为主,质地更加柔软的布料算作奢侈品,王家乃是从商的下九流,无权享受那种只有当朝权贵才能穿戴的高档货。
  再说眼下是古代,办案人员也不必过分注重自身对现场的污染。因为诸如指纹DNA也没有取证的必要,这麻布材质制成的东西,倒也勉强够用。
  “无妨,无妨。”卓然说完就是将东西穿戴好,然后就是不怀好意的瞟向了左清风。
  “清风小哥,你去找些木炭与纸笔,然后就随我进来吧。”
  卓然说完,将装备分出一份,不客气的丢在了左清风的怀里。
  这等举动也是无礼非常,不过左清风倒是乐在其中,学着卓然的样子,飞快将手套和脚套穿戴好。
  经过一条池子边的青石小路,没一会儿就来到了院中的屋子前。
  看着门口那些杂乱无章的脚印,卓然不免有些无奈,事情过去这么久,这出入他房间的人物不知多少,眼下的这些足迹显然是没了太大的参考价值了。
  摇了摇头,就是起身。屋门并没有上锁,推开后就是能看见一个小厅,右边是被帘布遮住的卧室,左边连着一个卓然记忆里就没用过的书房。
  仔细回想案发当日,那苏倩的尸身就是躺在连接书房和小厅的门洞旁。缓步上前,卓然松了口气,血迹边倒是干净不少,也许是出于对死者的敬畏,并没有多少人靠近。
  左清风也是跟进了屋子,四处打量了一下,就是说道。
  “这苏家的小女,是如何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你的房间的?”
  卓然一听就是笑了,“你去找那苏倩问上一问,不就知道了?”
  “额...,卓然兄还真会开玩笑...。”
  卓然这话说得有些瘆人,此时屋内窗户紧闭,光线昏暗,倒是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把木炭给我。”
  卓然已经完全把这左清风当做了自己的助手了,不过左清风并没有在意,反倒是很乐意为卓然提供帮助。
  接过木炭,卓然就是凭借着记忆,将死者的轮廓线给画了出来。
  左清风看着那摊干涸的血迹上,被卓然描绘出的那个黑色的人型,不免就是奇怪起来,他可从未见过有这样勘察现场的。
  “卓然兄,你这是干嘛?”
  “让死者说话啊?”卓然有意想吓吓这文质彬彬的左清风。不过这宛如邪教图腾般的人型,确实有些骇人。
  左清风倒是没被吓住,反倒是凑上前来,陪着卓然一起端详。
  “提笔,记。”
  身前的卓然突然发话。
  左清风有点没反应过来,拿着笔墨的手就是颤抖了下,几滴墨汁就是滴在了干涸的血迹上。卓然看着有些好笑,果然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在装帅,正常人在这种环境下,哪能有如此这般的镇定?
  “死者头部朝西北方,双腿并拢向东南平直伸展。面部向右侧倾斜,左臂弯屈并平放于胸前,右手平直并舒展在体侧。”
  说到这里,卓然倒是停顿了,眉头皱得有些深。
  左清风追随父亲时,也是没少帮忙记录验状。但却从未见过如王卓然这般详细的。不免心中就是惊奇,却是不见卓然出声了。
  “怎么了?”
  “呵呵,看来这苏家的小女魂去的时候,倒是颇为安详。”
  “安详?此话怎讲?”
  左清风有点没搞懂卓然口中话语的意思。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卓然就是猛得回身。将他一把就是推倒在了地上。
  而此刻在王卓然的右手中,不知何时握上了一方墨台。只见卓然面无表情,将墨台举过头顶,然后猛地向下砸去。
  左清风大惊,就是膝盖前突,阻下了卓然的身形,双手探出就是将卓然的手腕给死死的捏住。
  卓然挣扎了下,却是丝毫挣脱不得,没想到这左清风居然还是个练家子。不过看着此刻慌张的左清风,卓然不免就是大笑了起来。
  “如果有人要杀你,正常人的反应肯定是抵抗,手脚都会自然的挣扎,死后呈现出的样子应该是凌乱的。而苏倩当时的状态,仿佛正在睡觉般,双手与双脚摆放的位置都是的十分自然,并无挣扎的体征。”
  卓然起身,将墨台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就是把倒在地上的左清风给拉了起来。
  左清风被卓然这神经病般的表现弄得有些懵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口倒是冲进来一个人,正是林昭。显然是听见了屋内的动静。
  “大人!”长刀已经是拔出。
  卓然看着这林昭,不免就是缩了缩脖子。
  “无事,你且继续在门口候着吧。”
  林昭有些半信半疑,冷酷的眼神就是盯着卓然猛瞧。左清风见状也是无奈,推着林昭就是将他给轰出了屋子。
  然后就是看着那个黑色的人型,若有所思起来。
  “如此说来,却是有些古怪。”
  卓然并没有搭上左清风的话头,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血迹上。
  由于尸体搬运的缘故,书房与房门口间,有着不少带血的足迹。
  卓然踱步就是由屋门口开始仔细打量,而行进到轮廓线一边的墙壁上时,卓然却是将目光定住了。
  左清风见卓然没理他,倒是自顾自的猜想起来。
  “你说会不会是那苏家的家丁,将小姐打晕,然后在搬运到你的房间内,再将其杀害?”。
  “不可能。”
  卓然看着墙壁上那诡异的血痕,嘴巴上倒是没忘回答左清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