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十一章 究极策反计划

第十一章 究极策反计划


  牢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卓然将王染留下的药物擦在了自己的小屁屁上。这穿越以来最对不起的,就是这屁股了。
  也不知这药粉有没有作用,闻起来倒是药草气息十足。
  午间时分就是要继续上堂,卓然强迫自己睡去。可刚眯着眼没一会儿,就是被哭嚎声吵醒,顿时就是怒不可遏。
  “狗日的,谁啊?这是哭丧吗?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卓然爬起来,凑到牢房的木头缝里,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借着灯火,却是看见隔壁牢房中正趴着五个人。卓然看清模样就是乐了。
  “哥几个这是干什么呢?”
  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些狱差们,他们各个都是扒在牢房的柱子上,眼睛中还不住的淌着豆大的泪珠。
  “县令大人!县令大人救命啊!我等小民,哪会有胆子干出谋逆的事情啊!”
  “嘿嘿,那狗官会救你们?省点力气吧,瞧你们那点出息。”
  看着那些狱差的惨样,卓然一点同情都没有。这些狱差别看现在凄惨,当初折磨王卓然的时候,倒是一个个的神气十足。
  “大人啊,小的们这些年追随大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大人您看在这些,也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
  “人家把你们当狗看,到死了还巴结人家呢?我说你们贱不贱啊?”
  卓然看着这些人的哭嚎,越看越爽。
  “哭哭哭,继续哭,顶个屁用,丢人!”
  不过这些人却是出奇的有精神,这哭嚎差不多持续了个把时辰,还是那般的嘹亮,不得不让卓然佩服。
  天以放亮,又是美好一天的开始。卓然蹲在牢房的一角,双眼满布血丝,盯着那些狱差,一个头两个大。这叫他如何的补觉?
  可就在这时,烦躁异常的卓然,就是灵光一闪,一抹坏笑浮现在了嘴角。
  “嘘嘘嘘,看着我,乖宝宝们,别哭了!”
  狱差估计也是哭得累了,就是齐刷刷的看向卓然。
  “各位,这天下间有各种友谊,如今我们这般,也算是狱友了!”卓然指了指这牢门。
  “呸,你个小贱人,谁是你狱友?不要脸!”
  卓然一听就是乐了,“哎,别这么说嘛!反正各位也是无事,这哭得再大声,那县官老爷也是听不见。不妨我们唠唠嗑?”
  “谁想和你唠嗑,你小子油腔滑调的,坏得很!哥几个小心点,别上了这厮的套了!”说话的是赵三。
  对方的反应也算是情理之中,卓然只是轻笑了一下,自顾自的说道。
  “哎,我说你们是真蠢还是假蠢?就不想想自己为何会落入这般田地吗?”
  那些狱差一听,就是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没想过。
  “为何?”一个狱差迷迷糊糊的问出了声,就是被赵三一巴掌拍到了脑袋上。
  “叫你别理这小子,你是猪吗?”
  卓然看着这些傻乎乎的狱差们,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呵呵,因为小爷有钱啊!我王家虽不能说得上富及三江五湖,但收买个官员这种小事,还是办得到的。”
  这些屁话自然是卓然满口胡说的,他王家有多少钱,他自己都不知道。至于收买左清风,从他对左清风的套话来看,也是不可能。
  “贱人,有话快说,要炫富就给我滚蛋。”赵三有些不耐烦,眼睛里还满是鄙夷,果然有钱人都是恶臭的。
  “呵呵,那么问题来了,不管我王卓然到底有罪没罪,最后定是能出得了这大牢。那么你们的县官老爷会怎么样?冤假错案,这可是污名,如此这般他还有机会升迁?”
  狱差听着王卓然满嘴的瞎话,居然都是眼神闪烁起来,显然内心发生了动摇。
  “都说弃卒保車,眼下他县官老爷想要保住自己,你们这些人不就是最好的替死鬼吗?”
  卓然的话说完,就是不再言语,拿起一边的酒壶就是咕咚了几口。
  此刻狱差心中最后的幻想,已然被卓然击碎,看着这些人绝望的脸,别说,卓然倒是有点享受。
  ‘主神选择你来这个大唐,或许是个错误...。’
  系统似乎是看不下去了,默默了吐了一个槽。现在只有系统知道卓然心中在想些什么,那啪啪作响的算盘声,就连系统听了也是不由得有些发毛。
  卓然没理会这系统,而是狡黠的一笑。“嘿!我说。”卓然的声音将六神无主的狱差们拉了回来。“你们还想不想活命?”
  人都是有求生欲的,越是漠视他人生死的人,就越发珍惜自己的性命。这些歹毒的狱差们听见了卓然的问题,脑中不由的就响起了那县官无情的话语,心中都是暗暗的做出了决定。
  “王少爷,您这是有什么办法,能救得小的们的性命?”发话的是赵三,原本的‘小贱人’也换做了‘王少爷’。
  “对对对,王少爷,王公子,您有什么办法能救得了小人们吗?”
  看着这些狱差一下子就是如此亲切的喊他少爷,卓然就是舒坦,第一次体会到了穿越的美好。卓然将手中的酒壶就是递出。
  “来来来,大家说到底也是乡里乡亲的,这刘一守顶多是个外地人。这家伙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如此绝情。可我王卓然不同,乡亲有难,我怎能不帮?”
  将话说完后,卓然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狱差的眼睛里,燃起了一团叫做希望的火焰。
  “是是,王少爷,您说得真对!说得真好!那等狗官,徇私枉法,私收贿赂,行贿上官,小的们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卓然看着那狱差们边喝酒,边骂那狗官,就是冷笑浮现在了心头。‘徇私枉法’‘私收贿赂’‘行贿上官’。虽卓然不知这等罪行在唐朝该如何判罚,但绝对难逃一死。
  “诸位同乡的兄弟,你等之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左大人就是我的人。说服他从轻判你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见卓然这么说,众狱差就是一阵狂喜,殷切的看着卓然。
  “不过本少爷看见那狗官,心情就不太好。哎,这心情不好了,就是头疼,怕是要躺上个个把月,才能好利索。”
  狱差一听,就是心中一凉。开玩笑,躺上个把月,到时候他们的坟头草估计都能薅来当引火柴了。
  不过还是赵三聪明,听出了卓然话中的意味。于是笑眯眯的对着卓然说道,“王公子,您看那狗官不爽,我们也是啊,要是有什么小的们能帮得上忙的事情,您尽管说,定整死那狗官不可!”
  卓然一听,心中就是笑开了花。不负他废了这么多口舌,这原本属于那狗官的泥腿子们,现在却是到了他卓然麾下了。
  “本公子啊,遭了这么多罪,你们说这笔账该找谁去讨?”
  “呵呵,王公子说得在理,这笔账,定是要算在那狗官的头上。”
  卓然一听,污秽不堪的脸上就是充满着邪性的笑容。
  “都说这幽州的知府老大爷还算是个实在人,这我要是一纸讼状告发这狗官到他老人家那里,诸位知道该怎么做吗?”
  狱差们再蠢,也是听出了卓然嘴巴里的意思了,纷纷露出了和卓然一样的表情。顿时间大牢内鬼笑连连。
  在没有钟表的日子里,时间的流逝总是不知不觉。
  正当卓然还在细细的打探那刘一守的罪状时,大牢中就是进来一队官兵。
  “嫌犯王氏,洛城县令刘大人,大理寺少卿左大人,传你上堂听审。”
  来了吗?卓然暗自想到。现世中法院的旁听席他也是没少去过,这种时候最是该讲求下排面。
  整理了下长长的乱发,将皱巴巴的囚衣理了下。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这发型是不能乱的。
  “各位兵哥哥们,咱们走吧!”语气中意气风发。
  “王少爷啊,王少爷,你可千万别忘记了我们啊!”
  边上看着如此神气就是要离去的王卓然,都是直接跪地哀求起来。。
  “放心,诸位的同乡之情,我王某铭记在心。”
  当然,这些也是屁话,这些狱差,卓然心中早就恨得气极。要不是这些人还有用,他才不想理会他们的死活,但眼下该安抚的,还是要安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