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十章 我查我自己

第十章 我查我自己


  卓然言语间抵触的情绪丝毫不加掩饰,左清风也不恼,而是笑了下,就是说道。
  “水中赏月,雾里看花。这些和查案是一个道理,不巧在下受家父的影响,最是爱好其中。既然你不愿先开口,就由我来先说吧。”
  左清风将那纸诉状从袖中取出,然后继续说道。
  “包括王兄所说和这纸讼状,在下就是从中看出了诸多疑点。”
  “其一,就是讼状中写道,发现苏家小姐失踪的时间为丑时左右;其二,管家得知小姐失踪后,却是认定人就在你们王家;其三,就是你嫌犯王卓然。”
  王卓然听这左清风的语气,也是来了兴趣。他身为现代人,还真不认为这落后的古代刑侦理论能帮上自己的忙。
  “你继续说。”
  “呵呵,那在下就献丑了。这丑时发现小姐失踪,丑时是何时?夜深如此,除了更夫,谁人还是醒着的?醒着也是罢了,居然还发现了房中的小姐不见?”
  “经你家长兄王染所言,你们王家与那苏家并无生死仇怨,为何那苏家的老管家在得知小姐失踪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去你们王家寻找?是刻意而为,还是有人通风报信?”
  “然后就是你了,王卓然。既然讼状中认定你是杀人凶手,为何你却能与一具尸体共眠一室,而不是选择作案完毕后,掩藏尸身,或者逃跑?”
  听完左清风的讲述,卓然有些吃惊。虽然这些推理在他这里还是有些简陋,但这左清风身为唐朝人,居然能有如此思辨能力,逻辑也很缜密。不知道甩那狗屁县令多少条街了。
  “那你认为我有罪无罪?”
  “在下这些推测都只是推测。只能说你犯案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不能排除是你犯案的可能。”
  卓然放下酒壶,一把抢过了左清风的折扇,这折扇晃得他生烦。左清风没有断定他是不是凶手,在卓然的眼睛里,这家伙已经是合格了。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为何要帮我?”
  “三弟,不得无礼。”王染看着自家的三弟如此的放肆,就是吓得不轻。
  “家父曾经说过一番话,让在下铭记于心。世间伦常有失,唯有言法束之,才得这清明盛世。我所做之事,并不是为你,而是为了这大唐律法。”
  卓然一听就是笑了,将折扇丢到了这左清风的怀里。
  “切,原来是个想要救世的圣母!”卓然虽对历史一窍不通,但也知道,像这左清风这样的人,在历史上可没有一个是好下场。
  “在下言尽于此,不知卓然小兄弟是否愿意配合?”说完居然是对着卓然行了一礼。
  这可把王染看呆了,自家三弟居然如此顽劣,让这左大人行礼相求?
  “要我配合也行,不过有一个条件。”卓然将一粒鹿肉抓入口中,就是兑着一口酒。
  “你且说。”看着这王卓然从头到尾的态度,却是把左清风的好奇心给吊起来了。他可从未见过像这般率性的人物。
  “此案我也要参与调查,我看你这穿戴比那狗官好上许多,定是官阶不低。这个要求,我想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
  卓然说出这番话的原因很简单。这左清风在他见过的大唐人中,算聪明的了,但王卓然深知那狗官的阴狠之处,白天更是当着卓然的面自爆有强力的后台。
  而如此白莲花的左清风,自己要不去盯着,怕是今天出去为他查案,明天就要和他一起蹲在大牢里数跳蚤了。
  王染听见卓然这般无礼的要求,顿时就是急了。这左大人能为他们查案本就担着不少压力,如今还要将一个犯民弄出这死囚大牢去查案,这不是故意给人家找麻烦吗?
  “然儿,不得放肆。还不快快跟左大人道歉?”焦急之中,王染居然是叫出了卓然的乳名。
  “此事不是不可,只不过行动时镣铐加身,不知道你是否能吃得消?”
  左清风盯着王卓然,不知道为何,接触不深,倒是让他对这王家三弟生出不少好感。
  “呵呵,镣铐?无妨,无妨。”卓然听见这个问题就是笑了,他可是警校毕业的法医,这等负重,何足挂齿。
  “好,明日公堂之上,在下就以这些线索,向那刘大人提出重审。你现在可有其他线索?都可跟我说说。”
  看着这左大人,卓然就是将酒坛递出,俗话说酒桌上好办事,如今酒桌倒是没有,可这杂草团还算是舒坦。
  左清风也没嫌弃,张口就是将那满布卓然口水的酒坛递到了嘴边,一饮而下。都说唐朝人是酒中的神仙,看这左清风的样子,卓然不免信了几分。
  夜色越发的深沉,牢房门口守着的几名官兵都是有些昏昏欲睡了。卓然也是将自己掌握的一些线索讲述给了左清风。
  包括凶器,案发现场的异状,与仵作那前言不搭后语的呈词。
  “经你这么说,此案最有可能的凶手是在那苏家之中?”左清风摇着折扇,表情十分惊疑。
  “这只是推测,那苏家老爷虽之后表现反常,但是先前为他女儿喊冤的眼泪,可不像是作假。”
  “也对,毕竟虎毒不食子。要是真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敢相信。”
  “那本案的凶手又是何人所为?”
  “此事和苏家内部肯定有关联。大户纷争多,现在只能一个疑点一个疑点的去查,相信最后,那真凶绝对逃脱不得!”
  边上的王染也是精神得很,此刻他就是目瞪口呆,之前他说王卓然从小聪慧,完全是胡乱套上去的托词,让人听得好听点。
  实际上他家三弟可是四岁的时候,就是打走了不知多少先生。而其所学的四书,还是他这大哥强行让他学的。
  可如今自家的三弟与这左大人据理力争了半宿,居然是隐隐的占了上风。这怎能不让他这个大哥吃惊?
  “哎,原来我家三弟也是个人才啊,要是早点发现,善诱他走上正途,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的窘境。”
  “大哥,你说什么呢?”
  卓然疑惑的看着边上的王染,此刻他和左清风已经将案情理得差不多了,而左清风正要告辞离开。可这王染还是呆呆的坐在杂草堆上,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额...,没事没事,怎么了你们这是?”
  “左大人要走了,大哥你就送他到我们府上安歇。”
  “哦,是是是,左大人请跟我来。”。
  王卓然看着这王染,心中也是暗自自省,他穿越者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就算是他这一世的挚亲也不行。
  ps:这是本书最后一个章节里要推荐和收藏了,省得诸位看官嫌弃我,哭唧唧。可是我是真的想要啊!做梦想要,吃饭想要,洗澡想要,谈恋爱也是想要,我是不是疯了?哎,叨扰各位看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