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九章 被坑怕的王卓然

第九章 被坑怕的王卓然


  行至牢门入口处,左清风有些为难的看着灵溪。此刻女孩好看的小脸上满是倦容。
  “灵溪,我还是先安排一处住所,你过去休息吧。”
  “不要,上次你就是这样,丢下我一个人。”
  左清风抚了抚额头,这小丫头一次比一次机灵。这本关心之言,到了她这里反成了杯弓蛇影。
  “这子时都是已经过去,这等县府的大牢,不知多少屈死的冤魂。据说每当这个时候,百鬼齐鸣,阴风阵阵。你这般的女孩家,真要随着我入这大牢之中?”
  听左清风这么说,灵溪的眼睛里居然是露出些害怕,但是嘴巴上还是不依不饶。
  “不....,不行!你肯定是骗我的。”
  边上的王染倒是看见了左清风的为难,就是上前说道。
  “左大人,家府还算是宽大,可准备一间僻静的雅庄让这位姑娘住下。”
  左清风看了眼王染,又是看了眼灵溪,此刻他也是疲惫。不过他深知那刘县令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就任凭他查案。而且他还有皇命在身,眼下也不能多做耽搁。
  于是就从怀中掏出一纸公文。
  “这是此行的公函,你就拿着,有了这个你总该相信我吧?”
  灵溪漂亮的眼睛看着公函,就是飞快的抢了过去。
  “哼,这还差不多。”
  见灵溪终于松口,左清风就是松了一口气。
  “王兄,那么就叨扰你家府上了。”
  “左大人客气,您不辞辛劳为我家三弟审案,这等小事不足挂齿。”
  对着王染拱了拱手,左清风就是对着一边的林昭说道。
  “林昭,你带几个厉害的护卫,护送这丫头去王兄的府上,此夜一定要保障她的安全。要是出现半点差池,为你是问!”
  “是,大人。”
  一名家丁打扮的人就是分出人群,领着灵溪等人离去。看着灵溪那丫头离去的背影,左清风就是叹了口气。
  “走吧,见见你家三弟。”
  原本只有几盏油灯照明的大牢内,就是涌进了几支火把。将幽暗的牢房照亮,而阴暗的角落里,还不时传出‘吱吱’的声响。
  借着火光,左清风不似上次那般的着急,仔细打量这大牢。这县衙的牢房虽大,却是不见一个囚犯。就算是再淳朴的乡野,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空旷的大牢。
  “这刘一守还真是个断案如神的好官啊!”语气里满是嘲讽。
  众人终于是来到了王卓然的牢门前,这是大牢的最深处,专属死刑犯的牢房。
  “吃饭啊。给口饭吃啊,大哥们啊...。”
  刚一推门就是听见了王卓然那有气无力的声音。
  “三弟,三弟啊,为兄来得晚了,让你受苦了啊!”
  王染一见被绑在刑架上的王卓然,就是冲了上去,眼泪鼻涕就是涌了出来。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王染,卓然有些懵,不过这家伙上来就是拿着自己的囚衣当抹布,他王染不嫌脏,他卓然可觉得有些恶心。
  “额...。”
  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大哥,卓然心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想哭又是哭不出来。
  “有吃的吗?”最后就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王染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吩咐后面的家丁,将酒菜递了上来。
  “来人,将他放下。”
  官兵涌上,就是将卓然的镣铐取下。有点低血糖的卓然就是眼睛一黑,摔倒在地。又是屁股着地,一窜而起。
  “草。”
  卓然揉着屁股,却是看见了带上来的饭菜。于是饿虎扑食般的抢了过去。饭菜很是丰盛,烧鸡清酒,浓汤熏肉。
  卓然吃得有些猛,噎住就是灌口酒喝。
  左清风也没着急,看着这两兄弟叙旧。他当这大理寺少卿也没多少时日,有些见不得这般感人的场景。
  而卓然此刻虽然吃得爽快,心底却是拔凉。都说这古代有断头酒一说。那临刑前的囚犯,都能被家人探视,吃上一顿好的,就能上路了。
  肚子已经是填饱了大半,这酒肉也不似之前的香甜了。王染看见了卓然的反应,就是疑惑。
  “三弟,你这是怎么了?”
  听着这兄长的关心,王卓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应。要是这大哥知道了他家三弟早就魂归而去了,又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哎,劳烦大哥为我来送行了。”
  “送行?不,三弟,我请来了左大人!左大人才学渊博,心系天下万民,你的冤屈,他定不会不管的!”
  听着王染的说辞,卓然就是一呆。
  “左大人?”
  “对,当今大理寺少卿!三弟,还不跪下,叩谢这位大人?”
  卓然一听要他跪下,就是眉头一皱,这白天在那大堂跪着就是觉得憋屈,如今蹦出来一个左大人,自己又是要下跪,先别说这屁股还没好利索,这古代的陋习就让他厌恶。
  见卓然只是呆在那里,没有反应,王染有些急了,催促着卓然赶紧行礼。
  “好了,好了,不必如此。你就是本案的嫌犯王卓然?”
  听对方说自己是嫌犯,卓然差点眼泪没下来。这白天狗县令一口一个罪民的叫自己,这终于有人说了一个公道话了。
  那苏家的小女死在自己的房间,他王卓然顶多是嫌疑最大,事情不明,哪来的罪民一说?
  “呵!你倒是个明白人。”
  卓然有些没把这左清风当回事,这古代人愚昧,就算来了一个大人为自己喊冤,又有何用?官家一张嘴里满口的为国为民,心底却都是一般的黑。
  左清风见这卓然的态度,并没有生气,倒是对这王卓然起了些兴趣。如此这般的死刑犯,他可从未见过。
  “王卓然,且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听见左清风这么说,王卓然就是感觉有点好笑。
  “将我知道的告诉你?左大人呀,我这等可是杀人重罪,您犯不着为我一个屁民出头吧?”
  卓然此刻想试图套出这左清风的真实目的。这个时代他算是整理清楚了,官场大多是些唯利是图的贪官,这圣母作态的左清风无故帮他,是很难让他轻信的。
  卓然自从来了这大唐,无时无刻不被人陷害,一步一个套,让他有些心惊胆战。
  ‘系统提示,本系统是以辅助宿主为目的开发,程序上是不允许做出任何有害宿主的行为的。请宿主思想不要过分偏激。’
  ‘靠,你敢说你没坑我?'。
  ‘ ̄□ ̄||’
  ‘别卖萌,给我严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