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八章 危机就是转机

第八章 危机就是转机


  “哎,王染啊!这总有刁民谣言说,十年清知府呀,百万雪花银。可如今老夫还只是个知县,没成想就有小人来污蔑于我。”
  “呵呵,你也是知道的,我刘某在这洛城境内也算是有些清名。这小人眼红,满口的胡话,你居然也能轻信?哎,真是枉读了这些年的圣贤书。”
  刘知县拍了拍王染的肩膀,表情有些得意,一副你奈我何的姿态。
  “不过今天的事情,可是一码归一码。你家罪弟杀人劫色,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刘知县又是走到了左清风的身边,将手中的讼状递出。
  “左大人,这讼状有两篇,上篇乃是那死者家属的讼词,里面记叙有清楚的犯案过程和证人证言。而这下篇却是这洛城县老百姓的联名讼状。”
  刘知县说着就是轻蔑的看向了王染,继续说道。
  “呵呵,王染,好一个家弟生性善良啊。要是没了这个下篇,左大人还真要信了你的谗言了!”
  “左大人,你看看!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那犯民王卓然所犯?”
  此刻衙役搬来了几把椅子,刘知县也没客气,自己就先坐下了,居然还翘起了二郎腿。
  “此案啊,也不劳左大人操心,本官早有定夺。以这王卓然的罪行,不用秋后,只要那批文一到,即刻问斩,绝不姑息!”
  衙役又是递上来一杯茶,刘知县接过轻啄一口,看这左清风没有反应,就是笑道:“呵呵,也对,就算没了老夫的劝诫,这日理万机的大理寺,也管不得这等小案,下官说得对吧,左大人?”
  此刻左清风正看着那份诉状,倒是笑了起来。他的推测并没有错,这份诉状漏洞百出,蹊跷异常。不过这刘一守威胁的话语,他也是听在了耳里,折扇轻摇就是说道。
  “刘大人,此案我左清风能不能管,也是要看情节的。林昭何在?”
  “大人!”
  “将那些目无王法的狱差带上来!”
  于是乎,官兵之中就是拉扯出五个人来,正是那些狱差。他们此刻被绑缚双手,像个死狗一样被官兵拖到了众人的眼前。
  “跪下!”
  这些狱差还不明情况,看见自家大人就是哭嚎起来。“大人啊,这帮狗贼,居然擅闯我县府大牢,将我们兄弟几个好一顿的胖揍啊!大人您可要给我们评评理啊。”
  “逆贼住口,居然敢骂当朝从四品的大员?来人啊,掌嘴!”官兵中头领模样的人就是怒声训斥。
  左清风听了也不恼,伸手阻止了冲上前来的官兵。
  “刘大人,这些人你可认得?”
  刘一守借着火光一看,这不正是他派去大牢的赵三一伙人吗?
  “左大人,你无故拘押我这县府衙役又是作何?”
  “无故?呵呵,这群逆贼在大牢之中公然高呼自己就是王法,如此之人可是你县衙官吏?”
  刘一守一听,就是冷汗下来。这种言论,虽只是戏言,但有心人从中操持一下,这谋逆的大帽子就会飞到他这知县的头上。
  想到这里,刘知县不免怒不可遏,狠狠的瞪向了这几个口无遮拦的小吏。
  “左大人,他们都是些粗人,平时就是不懂理法,这随口一说,当不得真啊。”
  “随口一说,不懂法理?好呀,好呀!本官身为大理寺少卿,有责彻查一番这等谋逆之事。既然事情起因由那王卓然案开始,本官就要从这里查起。”
  “左大人,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左清风也不想理会这令人厌恶的刘知县了,收起折扇就是拉起身后的灵溪。
  “哼!来人啊,将这大牢守住,一只老鼠都别给我放进去。”
  “是,大人。”
  刘知县原本还嚣张无比,却不曾想被几个手下坏了算盘,看着已经远去的左清风,就是将茶盏摔在地上。
  “废物,饭桶,本官养你们这些年,是为了让你们来坑害老夫的吗?”
  那五名狱差趴倒在地,自知坏了大人的大事,都是颤颤巍巍,不敢动弹。
  不过牢头赵三倒是有些气不过,趴地之中还想着自己被打的事情。
  “事到如今,老夫这该如何是好,此案经不得推敲,要是将那王卓然放出,老夫这升迁就完了啊!”
  刘知县捶胸顿足,恨不得拿个鞭子好生的抽打下这群小吏。
  “大人,大人莫慌啊!既然他是大理寺中人,他这样查案,明显有着僭越之嫌,您向着那刑部批报一下,将他轰走就是!”赵三不服气的说道。
  “蠢货!你可知他借了什么油头?谋逆大罪,此事老夫都是碰不得,你们几个就等死吧,莫来烦躁老夫了。”
  看着这些人,刘知县就是可恶,不做理会,火急火燎就是冲进了府邸之中。这赵三说话虽蠢,可有一句是说对了。
  这左清风的确是僭越了。小吏自己的口祸,让他们自己担着就行了,这王卓然的案子定是不能让这左清风插手。
  回到院内书房的刘知县就是奋笔疾书,一封信件飞快完成。
  “去,给我加急送到陶老大人的手上,此事耽误不得!”
  “是,大人。”
  看着离去的信使,刘一守就是双手拍桌,目光阴狠。昨日那伶牙俐齿的王卓然坏他好事,如今又天降一个左清风。这贼老天明显是跟他过不去。可不管是谁,只要是挡在他的仕途上,他定要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你来找死,老夫又何必心慈手软?”牙梆子咔嚓,可见是气极。
  而大牢之中的王卓然,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此刻的他已是一天的无水无食了。肚子里的胃酸在翻腾,绞痛着他的胃。屁股也有些刺疼,过不了些许时日,感染已成定局。
  “有人吗?哈喽!有人吗?能将我先行放下,给点吃的吗?我真的认罪了,真的,没骗你们啊!骗你们我就是小狗!”
  卓然呼喊的声音刚开始还有些劲道,到后面却是成了蚊子嗡鸣。
  哎,此刻的他很是怀恋那学校门口的麻辣烫了。脏是脏了点,可热热的汤汁,富有嚼劲的面头,要是现在能滋溜一口,那该有多好啊!!
  ‘你要是现在破得此案,这麻辣烫倒是不贵,只需6点成就点。’
  ‘哎,小爷现在没气力和你吵架了,你个神工智障给我安生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