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五章 以后谁跟小爷提穿越,我就跟谁急!

第五章 以后谁跟小爷提穿越,我就跟谁急!


  “大人,小的刚才已经将那厮的嘴巴撬开了,明日再起公堂的时候,自会认罪!”一名衙役摩挲着双手,笑眯眯的说道。
  县官老爷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了桌上,抿了抿嘴,“哎,真是好茶,这茶庄的杨老板也是孝敬,这等好茶居然开春就送了过来。”
  “嘿嘿,大人,好茶好茶。您看这个...。”衙役磨搓着手指,伸到了县令的眼前。
  “哦?”县官看着衙役的这幅动作,小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他从袖中摸出了几两碎银,“哎,这人呀,终归是血肉之躯,哪经得起那般的摧残?”
  衙役看着碎银,眼睛都是绿了,嘴巴里不停说道,“是是是,您说得真好,真对,就算那王卓然没罪,也将他磨出罪来!”
  听了衙役的话,县官有点微怒,将快要递出的碎银收了回来,“什么没罪?他就是有罪!”
  “是是是,小人嘴笨了,那王卓然就是犯了杀人劫色的重罪,得亏大人英明神武,才没让得这等恶人逃脱!”
  “呵呵,这才像话嘛!”
  听衙役说完,县官就是将碎银递到了衙役的手上,随后又是拿起茶盏喝了起来。
  “报!”
  就在县令悠哉的饮着香茶的时候,一个小吏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县官见那人慌慌张张的,皱了皱眉。
  “哟,你急匆匆的干嘛?这可是本大人的后宅,内有妻小,这夜色深沉,你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那名小吏连忙擦了把额头的热汗,定了定神。
  “大人,小的刚接到县城南方驿站的通知,有位姓左的大人途经,听那里的驿夫说,这位左大人似乎是奔着咱们洛城县来的!”
  县令原本悠哉,可听了这小吏的讲述,顿时就是一惊,差点没被一口热茶给呛死。
  “咳咳,你说什么?奔着咱县城来的左大人?”
  “是的大人,千真万确,那驿夫常年走动情报,对过往官客的路径极其熟悉。”
  县官一听,眉头一皱,就是老鼠眼睛乱转起来。随后就是一阵狂喜涌向了心头。
  “来得好呀!看来本官没白花那么多银子,这是上边派人来考察本官了。哈哈,这下好了,这下就好了呀!本官这十年的七品县令终于是做到头了呀!”
  县令乐得不行,拍打着双手。
  “额...,小的有些话要讲。”边上的那个衙役倒是没县官那么开心。
  “你有何事快说,老夫得去整理整理这十年间的卷宗,给这左大人好好的看看!”
  “城南驿站离咱这可就二十几里路啊!他们要是明日清晨动身,午些时分就是到了咱县衙。到时候可是审理那王卓然的时间。”
  “今日看那王卓然如此的巧言善辩,要是让他看见了那左大人心生悔意,当堂喊冤,咱们这不就完了吗?”衙役说得急迫无比。
  县令也是听得心惊胆战,刚拿起的茶盏就是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他摸了摸他那两撇小胡子。良久,就是计上心来。
  “你快去准备几个差役,明日你们就守在那驿站门口,一定要将那个左大人给我拦住,我这边提前开堂,让那个可恶的王卓然画个押再说!”
  小吏听完县令的话,有些为难。
  “可这左大人来头不明,我等小吏又是拿什么拦得下他呀!”
  “呵呵,天下间的官员都是一个德行,你就带他去那花柳之地,听听小曲,喝喝美酒,这时日拖到晚上也不是难事!”
  小吏看着县令那精光直冒的小眼睛,也是懂了他家大人的意思了,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就是告退离开了。
  “老夫这般的天纵奇才,终于是要出头了,这长安城的风光,自从殿拜天子,老夫就再也没领教过了。呵呵,这长安之路,别说你一个王卓然,就算是来十个,老夫也给你整到那断头台去!”
  县令目光开始阴狠起来,“赵三,你再去牢中一趟,确保那犯民王氏明日给我一定认罪!”
  衙役听完,也是目露凶光,“是,大人!”
  王卓然百无聊赖的趴在牢房里,这等岁月,没了手机和网络,这日子倒是无聊。
  ‘系统,你不是能联网吗?能放个歌或者视频吗?搞点小说来看也成呀?’
  ‘系统提示,您的账号处于封禁期,剩余解禁时间:12小时31分。’
  “切,真没意思。”王卓然撇了撇嘴。
  他趴得有些累了,正想翻个身。却是忘了红肿的屁股,疼得哇哇大叫起来。
  “草,我真TM的没杀人!”王卓然烦躁加气愤的吼出了声。
  而就在这时,牢房的大门被人推开,卓然一看,顿时吓得一窜而起。
  “你刚才说什么?你没杀人?”来人正是那个牢头赵三。
  “额...,没,我说我屁股疼呢,您肯定是听错了,听错了...。”
  “哼,来人呀,给我上刑具,好好的伺候伺候这块硬骨头!”
  不出一会,那白天看到的各式各样的铁家伙就是又被搬了上来。
  “我曹,欧滴妈妈眯呀,我不想穿越了,狗日的系统,老子要回去,这什么鬼破地方!”
  ‘系统提示,剩余封禁时间:12小时27分。’
  绝望,无尽的绝望充斥在了王卓然的心头。
  “呵呵,你倒是叫啊,继续叫啊,苦寒深牢,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救得了你,今天断你双脚一手,明日老实画押!”
  说完,叮叮当当中,推上了刑架。狱差中分出了二人,就是把王卓然给按住抬起,往那刑架上挪了过去。
  “哼,放心,老子可是专业的,这刑罚的过程绝对不让你昏倒,直到你服服帖帖为止。”
  卓然被人按住绑在了刑架上,疯狂地扑腾着,“你们这些小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衙役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取出一个烙铁,凑到了卓然的脸边。
  “王法?这大牢之中,我就是王法!哼,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得你!”
  卓然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烙铁的温度,他闭上了眼睛,挣扎已是无用。现在要是能自杀就好了,总比受这般痛苦来得强吧。哎,可惜那电视剧里的咬舌自尽都是假的,不然他还真想一口下去。
  可就当烙铁快要接触皮肤的时候,一声怒哼传了过来!!
  “哼!大胆逆贼!你就是王法?林昭,将他们拿下!”
  “是,左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