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四章 这是什么坑爹系统啊!?

第四章 这是什么坑爹系统啊!?


  “我嬲你妈卖批的!你个无耻贱人,真的是个闸总,你肯定会不得好死的!”
  卓然眼看大势已去,心中自是不再隐忍,口中妙语连珠,就是滔滔不绝起来。
  “嬲?”县官老爷似乎有点听不懂这卓然现代的骂人方式。
  这时衙门口,开始高挂‘回避’,驱散着那些看热闹的百姓。而那名县官却是走到了跪坐在地的卓然身前。
  卓然见了这令人生厌的狗官,一口唾沫就是吐在了他的官服上。
  “这郎朗的大唐是要完了吗?像你这般的奸贼也能坐上这断人生死的王法大堂?”
  县官看着官袍上的吐沫,也没生气,居然是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然后就是对着卓然冷笑。
  “哼,我是如何为官的?老夫寒窗十载,十七中得进士,二十拿了探花,二十又七才谋得了这小小洛城的县令一职。其中的艰辛可是你这等小民能懂得的?而为官的十年间老夫勤政为民,任何案件在老夫这都待不了三日。”
  “呵呵,就是这般的业绩,也是无人提拔,冷坐这县衙。如今老夫散尽家财,只为荣登那圣上的庙堂。所以说,这该骂街的应该是我才对,你这等贱人死不认罪,想要阻我仕途?我跟你说,门儿都没有!”
  听着这县令歪曲的三观,卓然不免心中惊疑,这狗官徇私枉法,居然能如此明目张胆,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如今你既然落到了我的手上,三日之中,定将你定罪。到时候上发刑部,公文下批,你人头落地,我升官发财。哈哈哈!”
  卓然此刻真的是越听越气了,这种事情要是放在现世,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可奈何这是古代,法,检,警的权利全都在这狗官的身上。
  “你看看这是什么?”县官示意卓然看向衙门的大门处,然后就是得意洋洋起来。
  “这就是民愤,老夫跟你说实话吧,为何老夫能十年为官如此,还能被这帮民众信赖?那我今天就告诉你,绝了你的念想,老夫断案根本不讲求证据,有冤没冤与我何干?只要能顺应民心,老夫这官就能舒舒坦坦的做下去。”
  卓然虽然听得可恶,可心底却是绝望无比,毫无办法。目前这般的处境定是必死无疑。
  “来人呀!将这罪人拖入大牢,叫那牢头好生的招待着,要是还是如今日这样,本官就撤他们的职!”
  “是!大人!”
  被这县令震得呆若木鸡,王卓然两眼无神,就是被两个衙役拖入了县衙深处。
  拐角回廊,七弯八绕就是到了一处地下牢房中,里面光线昏暗,湿气逼人,空气中充斥着腐烂的恶臭。
  粗壮的锁链将木质的牢门锁好,卓然趴在一处杂草堆上。脑中混乱一片,人们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今自己这幅下场,又是如何?
  ‘系统提示。’
  突然,脑中的那个女声响了起来,卓然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系统大姐,不!系统美女,不对,系统女神!救救我,救救我呀!’
  ‘哼,你这般无礼的宿主,我为何要救你?我的出现只不过是出于系统的职责,为你解释下这万界赏罚系统的用途。你不是说善无善报,恶无恶报吗?本系统的功用就是赏罚万界众生。’
  听完,卓然就是一呆。
  ‘你若能判出案件的真相,系统连通万界,修罗地狱,无上神界都是与本系统相连的。到时候赏罚众生,就是你的职责,也是我这个系统的职责。’
  ‘举个例子,你若抓到本案的凶手,系统就会给出你三个选择,他的来生发往何处,遭受何种折磨,都将由你定夺。’
  ‘受害者亦是如此,仙境神界,也是个不错的来生去处。也算还他一个悲哀的此生。'
  卓然揉着屁股,听着这系统长篇大论的讲述,心中莫名就是不愤起来。
  ‘哼!那我这个是怎么算的赏罚?怎么说我也是救人而死,为何来生没有大富大贵,反倒是假借他人身躯,沦为这阶下之囚?’
  系统被卓然这么一问,居然是沉默了,良久才说出话来。
  ‘额...,此系统为内测版本,会遇见些bug也是常事!’
  ‘我嬲你M的!感情我成了小白鼠了?’
  ‘警告,侮辱系统等同于侮辱神明,请宿主谨言慎行!’
  ‘我凸(艹皿艹),我就要骂,怎么了?他奶奶的,你们的错,为什么我来扛?’
  系统又是不说话了,卓然还在生气,如今这般田地自己是死定了,这垃圾鸟系统都没做好就急着找人测试,真TM的倒霉。这骂得卓然还觉得有些不爽,顿时间污言秽语充满在了脑海里。
  ‘行了,行了,别骂了,我将系统与主神那边的通讯终止了,现在你说得话是传不到神明的耳朵里的。不过系统的惩罚程序我不能改,现在也帮不了你。’
  ‘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贵人将至,你可要好生忍耐。’
  ‘贵人?’卓然听得一愣。
  ‘就这样哈,拜拜咯。加油,奥利给ლ(╹◡╹ლ)!’
  ‘我奥你大爷的!’
  卓然又是在心底叫骂不绝,可这次系统却再也没来理会他。
  而就在此刻,牢门被粗暴的推开,一群人就是闯了进来,那是县衙的狱差,他们的手中还搬来了各式各样的奇怪物事,挪动间叮当作响。
  “嘿嘿,我说王卓然啊,没想到你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倒是强悍得紧啊!来,今天我们衙门又收买了些新家伙,这不,刚下马车就给你带过来了。算你小子今天有福气咯!”
  带头的衙役,卓然凭着记忆还是认得的,就是昨日严刑拷打的牢头。他那阴损的手段,虽然是前主人的经历,卓然还是觉得记忆犹新。
  而现世的王卓然,可不比古代的王卓然,看着那烧得发红的洛铁,和寒光闪闪的长针,心底一震发麻。
  只见卓然勉强的起身,就是往墙角挪动了过去,两只眼睛里满是怕怕的表情。
  “你们要干嘛?”声音里充满着颤抖。
  “干嘛?呵呵,问得好,当然是干你啊!”
  卓然一听,三魂没了七魄,立刻就是惊叫出声,“我认罪,我认罪,算了,算了,各位大哥,饶了我吧?”
  诸位狱差一听,反倒是疑惑起来。“嘿?你小子昨日不是硬气得很吗?今天怎么会如此之怂?”
  “额...,我想通了,我想通了还不成吗!你们快把这些家伙拿出去,这看起来怪吓人的。”
  狱差看着这反常的王卓然面面相觑好一会儿。终于带头的说话了,“哼,你小子想通了就好,明日带你上堂,你要是再不认罪画押,让我们哥几个丢了饭碗话。嘿!咱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可不止皮肉之苦,我们要剁了你的小JJ。”
  卓然一听,冷汗直冒,吓得不行。“哪,哪敢啊!大哥们,小弟真认罪了,真认罪了。你们还是请回吧。”
  “好,你小子可给我识相点!”衙役居然就信了卓然的话了,收拾起家伙就是推门而出。。
  ‘你可真怂...。’系统的声音幽幽的在脑海中响起。
  ‘我dio你M的,你别说话了行吗,这都不是被你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