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从囚徒开始的大唐生活 > 第一章 哇呀呀!大胆刁民还不认罪?

第一章 哇呀呀!大胆刁民还不认罪?


  “来人啊,给本官取桶水来,泼醒这厮。”
  “是,大人!”
  一名衙役受命奔向后堂,不出一会就取出一桶污水,泼在了如烂泥般躺在地上的一名男子身上。
  男子身着污秽不堪的麻布囚衣,而透过囚衣,却是能看见许多斑驳的血渍。
  腥臭的气息传来,将迷迷糊糊的王卓然唤醒。顿时间,剧烈的疼痛缭绕在了他的身体上,让他不由得直抽凉气。
  “犯民王氏,现在本官再问你一遍,那死在你房间的苏家小女,是否为你所杀?”
  王卓然还搞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勉强用手将身体支撑起来,然后看向了大堂上那名说话的人。
  ‘叮,系统提示,万界赏罚系统启动!’
  视野模糊中,脑袋里却是响起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本系统友情提示,您此刻生命体征偏低,可能随时性命不保,鉴于您上一世的见义勇为,系统将立刻发送给您奖励,帮助您挽回危局。’
  见义勇为?王卓然又是支持不住,摔倒在地。而脑中却是跳过了一幕幕的画面。普通的上班路,普通的十字路口,普通的小女孩,和不普通的刹车声。
  “哼,好你个王卓然,别以为你不说话,就能糊弄住本官。本官这可是人证物证齐全,就算你不认罪,本官也可判你的刑!”
  血污模糊了双眼,王卓然趴在地上,看着高堂上那人贼溜溜的鼠眼。而他的思绪被拉回到了现实。一股不知是谁的记忆涌现在了王卓然的脑袋里。
  记忆之中,就在昨日夜间,一伙他府的家丁肆无忌惮的冲进了王府,二话没说就直奔王府三公子王卓然的大院。
  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的王卓然,骂骂咧咧的开了门,却被这群家丁按倒在地,漆黑一片的房间中,顿时就被火把映照得灯火通明。
  王卓然怎么说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突然被人按在地上定是气愤难平。刚想呼喊自己的狗腿手下过来干架的时候,却是听见了这群人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
  “小姐啊,小姐!您才十六岁啊,怎么就落入了这般小人的魔掌啊!小姐您死得冤枉啊!”
  听着哭嚎,不明所以的王卓然看向了房间的一角,却是看见了一位妙龄少女躺倒在血泊之中。
  “大人啊,您可一定要帮帮小人,家女苏倩还这么小,却是被这恶霸王家的孽子残忍杀害,您可一定要为家女做主啊!”
  虚弱的王卓然将头勉强的撇过一边,却是看见了一身黑色长袍,绿色高冠的老者跪倒在地。泪水涌现在了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配上花白的发髻与胡子,显得格外的苍凉。
  “苏老,您放心。本官一向公正严明,这等罪行滔天的不法之徒,本官一定严惩不贷!”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老者听见了高堂上那人的发话,连忙匍匐下身,连磕了几个响头。
  ‘叮,系统提示,奖励已经发放,高级治疗已发放到您的包裹中,如需使用,请呼叫本系统。’
  乱七八糟的记忆让王卓然头疼得不行,可比起头疼,身体上的痛楚更加的让他难以忍受。
  ‘系统,使用高级治疗。’此刻王卓然的意识已经快要消散了,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念叨下了这句话。
  ‘叮,系统提示,奖励使用成功。万界赏罚系统为您提供高级治疗。’
  顿时间,一股暖流席卷了王卓然的全身,居然是将断裂的骨头,停滞的血管,坏死的肌肉全都给治疗好了。
  身体的负担一下子消失,将王卓然即将消散的意识给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可脑中记忆还似一团乱麻,疯狂交织在脑海里。趴在地上好一会儿,他才算是将凌乱的思绪整理完毕。
  原来他是穿越了,在入职法医的第一天,为救下一名路中的小女孩,被一辆大卡车给撞飞开去。此刻,在王卓然的心中,还在想着那个小女孩最后怎么样了。
  “犯民王氏,我看这皮肉之苦你也是吃得够多了。本官也是心善之人,既然证据确凿,你又何必拒绝认账呢?”大堂上的那人又发表了讲话。同时还不时摸摸自己鼻下的两撇小胡子。
  “我看你这身子骨也不甚硬朗,这样,本官也不为难你,这里是你的罪状,你只要在上面画个押,本官就答应你,在问斩之前,绝对不让你再受这刑罚之苦,让你走得痛痛快快的!”
  听着那头顶乌沙的人在那得意洋洋的说着话。卓然也没空想他这上一世的记忆了。通过对这具身体的记忆,眼下局势,这等杀人重罪,必定死刑无疑。
  可卓然清楚的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并没有杀人,肯定是被人陷害了,才招来横祸的。
  ‘叮,系统提示,当前任务已发放。
  任务名--突如其来的女尸。
  任务奖励--成就点数1000点。’
  听着脑袋里这莫名其妙的女声,卓然居然是苦笑一声。别人穿越附带的系统都是直接逆天,可自己这系统看起来却是一板一眼,完全看不出哪里厉害的样子。
  衙门外人声嘈杂,不少无事的民众聚集到此,观摩着这场人命官司。而从他们口中,卓然却能听见不少叫骂自己的声音。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卓然也好理解。
  这一世的王卓然乃是这洛城县第一大户,王大员外家的三公子。家中年纪最小,最是受到宗门长辈的宠溺,于是久而久之就成了这洛城县排名第一的纨绔子弟。平日里,这王家恶少经常的欺压乡里,巧取豪夺,就连调戏良家的事情也没少干。
  如今落得这般的惨样,像个狗一般的趴倒在公堂之上,却是让这些看热闹的百姓十分的解气。要不是有官差拦着,卓然会被这群人一股脑而上,围殴致死也并不稀奇。
  而正当卓然趴在地上,放松着他的脑袋时,一名小吏却是拿着一张绢纸走了过来。
  “王卓然,听本官一句劝,快快画押吧!”高堂上的那位大人又是发话。。
  看着眼前小吏递来的一杆毛笔,卓然感觉有点好笑,这一口一个公正严明的县官,却是这般的独断专行,居然是想要屈打成招?
  看来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定是受不了那般的酷刑,而魂归西天去了。不过他也算是硬气,到死都没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