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们的第一桶金 > 第七十五章 结婚的烦恼

第七十五章 结婚的烦恼


  刘来以前上过明智的当,现在倒替明智说起话来,让人意外。
  唯一的解释是刘来够善解人意的,这跟他当上了厂领导有关。
  在以前刘来的火爆脾气全厂有名,现在对手下员工一直慈爱有加,唯恐惹他们不开心,刘来知道,其后果就会不听他的话,凡事就管不起来。
  但他这样宠溺员工的最大坏处却是把自己搞得很累,碰到什么事若吩咐不了别人,只能自己亲力亲为。所以全厂就数他最邋遢,浑身黑不溜秋,都是油污,看不清五官。
  刘来正傻站着。
  忽听老铁隔窗喊道:刘来,帮我扛一下发动机。
  刘来应了一声,转身要走。我止住他,说:有没有搞错,你是管理别人的,不是被别人管的。
  刘来憨笑着说:没事,帮一下忙,应该的。说着出去了。
  小右说:他喜欢干活,就让他干活呗,当什么管理!
  我说:你不懂,他干活管理两不误,是个难得的人才。
  小右说:好奇葩啊!
  我说:一个顶俩不说,还不让你加工资。
  小右说:这样的员工给我来一打。
  我表示同意。一时无话。
  突然,小右来了一句:我们结婚吧!
  语气虽平淡,于我不亚于一声炸雷。
  我说:好啊,马上去民政局领证啊!
  又突然,头上一阵敲打,伴随着娇斥:领你头啊!
  我清醒过来,眨眼细忖:刚刚难道她没说?
  小右说:我刚刚说的是电视剧名!
  我说:哦,你在追剧啊!
  小右哼了一声,僵立在那里!
  我好像有点懂了,丫可能在试探我,我何不来个霸王硬上弓呢?不过,且慢,让我看看门外有没有人。
  想着,便走到门口,把头旋转着看了看。确实没人,都在干自己的。于是我把门关紧,狞笑着走到小右面前。
  小右惊叫道:干什么,你有病啊?
  我说:来吧,美妞,咱洞房吧!
  我将她抱住,一阵亲热,手在她身上乱摸,然后急转而下……
  小右笑得不能自持,直接躺地上耍起无赖来。我束手无策,最后威胁道:要不要去民政局,我数三个数,不起来就不去了,一、二……
  还没数到三,小右就从地上蹦起来,把手吊在我脖子上说:好,你抱着我去。
  我说:这这不行,外面工人看到多难为情!
  小右跳下来说:这么怕难为情,还去什么民政局?而且,结婚生孩子都是羞羞的事,看你以后做不做?
  我权衡了一下,道:不管了,来,抱住我。
  小右一下又勾住我的脖子。
  我托着她的屁屁,把门打开,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刘来急跑过来问:怎么回事,要叫救护车吗?
  员工都站起来,不错眼珠地看着。
  我说:要生了,要生了,赶紧帮我把车门打开。刘来马上领先一步,帮我打开车门。我一用力,把小右扔进车里。
  在车里我俩放声大笑,感觉这一天真他妈的愉快!
  不过说实话小右确实发胖了,胖的让人都以为她是真的怀孕了。这件可怕的事情像蝎子一样叮着她的心,于是减肥成了她的必修课程。
  而对于减肥,最好的方式无外乎跑步,瑜伽。她说:什么时候能穿上婚纱就什么时候停下来!所以,包括婚纱在内的所有事物,都在期待她瘦成一道闪电。
  并且,在农庄小路上跑步,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作为榜样,直接带动了打猪岙全体村民的体育事业。
  每天天未亮,就能看到一大群人在一个女超人的带领下跑得不亦乐乎。
  超人的衣服是我给小右买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像超人一样又瘦又强大。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锻炼,成绩骄人。不但小右瘦了区区两斤,跟在她后面的两个学生也在全市长跑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铁蛋一直对跑步情有独钟,这次有伴了跑得更欢,直接瘦成了铁杆。
  毛球已改行,跑货船去了。每天都给我们发世界各国的风土人情照片,明显带有炫耀成分。
  他好几个月来一趟,铁蛋也好几个月失踪一次。
  等毛球又要上船的前一晚,两人才同时出现,都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能感觉到毛球已渐渐生厌。
  所以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姑娘,瘦成铁杆样,实在有辱姑娘这个词。
  况且铁蛋本身的优点不在脸上,如果跟先前那样,还能见到前凸后翘,一瘦就全没了。我敢断言,若现在去老白处,就算铁蛋再怎么勾引,也是无济于事。
  你看她两条细胳膊,一动,还出现乒乓球似的腱子肉。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动戒色的念头了,所以我此生最恨的就是姑娘练健美,简直毫无性感可言。
  小右的目标是正确的,为婚纱而运动。
  而她练瑜伽的最终目的是拓客。跟学员们熟络以后,发送优惠卡,推介国际农庄。
  还别出心裁与老板娘搞合作,包月满多少就送农庄优惠卡券。
  我发现小右拓客上了瘾,在结婚那天也是一边收红包,一边发卡券,这在世界结婚史上应属首次。
  收到卡券的人都笑逐颜开。谁不想沾沾新娘子的光呢,可是换个角度想想,新娘子有什么光可以沾呢,你把她脱光光,是不是处女还不一定呢!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我的推测是她大学时就已失身,她说跟一个叫航海家的同学谈过恋爱,只拉拉手而已,不存在实质性接触。
  她的话应该不会假,那会是谁这么有福气呢?
  立刻,张局的名字摆上案桌。
  马上,我得到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小右情绪激动,抽抽噎噎,语无伦次地叙述中,我约略知道了原来张局是小右的亲爹。
  情况很复杂,说出来会涉及某些人的政治前途。所以我只能用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来了结这件事。
  至于小右失身经过,我倒是很想叙述明白,可惜小右总是说:老娘还是处女好吗?被问急了,就胡乱说些答案,而唯一接近正确地答案是骑自行车骑的。
  我脑补了一下无车座自行车的骑行方式,大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