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们的第一桶金 > 第七十四章 早起的鸟儿

第七十四章 早起的鸟儿


  猫也一样,很少有人把猫杀了吃,一是不好吃,有酸味;二是杀了可怜,因为它可爱。
  有一食客介绍经验说:杀猫时不能让猫叫出声,这样猫肉就不酸了。
  言下之意是让猫无知无畏地死去才好。
  佛书上劝告:肉有肉毒。意思是动物在死亡来临时会释放出毒素。
  所以那食客说的可能有点道理,但这个食客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很可能被爱狗人士赶到离西伯利亚还要西的地方去了!
  想想这世上普通的猫狗尚且受到如此良好地保护,更何况被富人家所收养,这是绝对比富人还要舒服一百倍的生活。
  富人活着为钱所困,这是大烦恼,猫狗活着为情所困,这是大快乐。
  话说当时见到李洞时,他穿着印满斑点的衣服,加之脸又长,表情严肃,使我惊讶万分。
  我递过手去,他勉强握住。我说:李总,见到你很高兴。
  李洞说:黄鳝介绍的人果然是青年才俊啊!
  我说:过奖。感觉李总更才俊一些,远看隐隐有帝王气息。
  李洞一笑,说:你看出来了,祖先曾是李世民。
  我故作失色,道:原来是唐太宗的后代,失敬失敬。
  李洞说:先祖在位期间,听取群臣意见,虚心纳谏。对内文治天下,厉行节约,劝课农桑,实现休养生息、国泰民安,开创“贞观之治”。对外开疆拓土,攻灭东突厥与薛延陀,征服高昌、龟兹、吐谷浑,重创高句丽,设立安西四镇,让各民族融洽相处,北方各族共同尊称为“天可汗”,为后来唐朝一百多年的盛世奠定了重要基础。
  我哦了一声,惭愧道:我只记得玄武门之变。
  李洞立刻沉下脸来,说:我还有事,失陪了。说完一拂衣袖,走向洗手间。
  我打了自己一巴掌:怎么把兄弟残杀的事也给捅漏出来,真不会说话。
  李洞在厕所里呆到呆不住了才出来。
  我赶紧迎上去解释道:李总是不是觉得玄武门之变有辱门风?
  李洞讷讷道:历史还不是人改写的,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帝者无亲,霸者无情,尸山血海铺就漫漫帝王路,从来不止是敌人的,也包括自己血亲骨肉的。兄不兄、弟不弟、父不父、子不子,君不君,臣不臣,俱在一场武德九年的玄武门之变。说白了,谁让他生在帝王家?你看邻国,金三的兄弟都退出政治了,最后还不是遭到“毒布杀”?
  说得李洞脸色转晴,连连称是。
  我正要切入正题,忽然一人推门进来。看其脚,比一般女的要大很多。
  老公……哦,有客人啊?来者却是李洞夫人马茹。
  李洞说:红日修车厂的鱼啊。你有事吗?
  马茹说:刚杨师傅电话打过来说,车没修好,半路上抛锚了,怎么办?
  李洞指指我说:这不刚好有人来雪中送炭嘛!
  我内心一阵惊喜,但表面却装作十分淡定。
  我说:我马上派人去修,请给我地址以及杨师傅联系方式。
  马茹随即都给了我。
  我打电话给刘来,让他速速派几名修理工奔赴修车前线。
  二十多公里的路,这几人都性子急,一路把车开的犹如子弹头列车。
  结果在离我们十多公里的路上跟别的车追尾,我们的车经过加固改装的,一撞之下自动停下来,只是外壳碎得如同开了花而已。
  而被我们的车追尾的,尾部也安装了保险杠,所以一撞之下,直接由150码进入到200码,车主也不予理会,疯子一样开跑了。
  我的那几个修理工开着敞了蓬的车继续行驶,终于被交警拦住。
  我马上命令留下一人配合交警执法,另外两人叫出租车,继续往目的地赶,好不容易赶到现场一看,连个车影都不见了!
  打杨师傅电话,才知道,被他踢了几脚之后,车能启动了。他赶紧马不停蹄地以120码的车速前进,连电话也来不及打我一个。因为当时黑云压城,大雨马上就要落下。而一下雨,这一车的箱包都将报废,损失惨重。遵循有舍才有得,不舍就不得的营销规律,我们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杨师傅确实是个明白人。而转眼间,果然一单修车合同又递到我手中。
  从李洞办公室出来,迎面撞见了明智。
  我扬了扬手中的合同。
  明智止住脚步,说:下手够快的啊!
  我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起的太晚了!
  明智说:靠,我昨晚一夜没睡啊!
  我问:在哪里寻欢作乐?
  明智说:陪客户打麻将,赢了八千!
  我心说:完了,这家伙敢赢客户的钱。
  果然,明智沮丧地说:现在打电话也不接,就过来一趟,然后发现他跟你签合同了!
  我说:有趣吗?
  明智说:有趣个屁,都是骗人的!
  我说:有句俗语怎么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明智说:那是歌词好吗!
  我说:最近有在唱歌吗?
  明智说:想让我放弃修理厂,去做别的?没门!
  我坦然道:也许你唱歌更有前途。
  明智白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我也到厂里去跟刘来交代工作。刚到厂门口,发现小右在我办公室里坐着,见到我就说:大忙人,这两天来无影去无踪,跟哪个女孩约会去了?
  我说:哪有,拓客呗一直。
  小右说:也帮农庄拓一下啊,最近农庄生意也不好。
  我说:农庄知名度已经有了,你就别发愁了,又不是千年古刹,每天人山人海的。
  小右说:必须得人山人海,不然没钱赚。
  我掩面道:都想钱想疯了,应该到村长的办公室去看看为人民服务。
  小右也掩面道:我看人民后面少了个字。
  我问:什么字?
  小右说:币字。
  这时,刘来进来夸道:鱼啊,你一出师生意就火起来了,你看,刚来的那几部,都是箱包厂的,原来是在对面环宇修的。
  我说:一手好牌被明智打坏了,可惜啊,这可不怨我!
  刘来问明情况,叹着气说:没办法,明智没钱,有钱了就会输给人家,毕竟他智商没这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