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们的第一桶金 > 第六十三章 决赛之后

第六十三章 决赛之后


  大家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决赛的事,只有明智气急败坏,苦恼不已。他所雇用的员工纷纷出走,来到我处,厂里很快就变成一个空壳子,他只好重新招人,但招不到原先这样知根知底的。招来的都技术水平不过关,又要摆老师傅架子,搞得明智顾此失彼,歌也唱不好了。所以中秋决赛下来,明智落选,瘦狗得了第一,马扁前妻第二,还有一个第三的据说来自西藏,这女的两颊红扑扑,一站上舞台就煽情,说他们那里交通如何不方便,牛羊如何不好卖,还神经兮兮给每位评委一条长围巾,名曰哈达。评委们喜欢吃牛羊肉,要这围巾干什么?但是说句良心话,她的名次跟她煽情啦送围巾啦无关,完全靠她自己的实力。据她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描述,她经常站在青藏高原上唱歌而不缺氧(她是把青藏高原当公园逛吗,她的肺是铁肺吗?),有一次经过布达拉宫,忍不住唱了一首,把外面的玻璃都震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她在这里献唱,也把小孩从树上震到地上,同时也造成前面几排的人耳膜破裂,所以决赛结束以后,有关单位还要进行赔偿事宜。大家都害怕他继续唱,给了个第三名,让她趁早歇手,还善意地提醒她:这不是比武,以后千万别用狮吼功了行不行?
  而瘦狗自然十分得意,在台上领了奖,本想来个后空翻,没想一个狗啃泥,摔了下巴。这让我想到这几年他的生活,确实是在街头卖杂耍中度过的,据说他在B市,还小有名气。但是我去找小右那段日子,居然没碰到他,实在遗憾。小右的奖金很快被瓜分,他的亲戚将他堵在医院,小右左冲右突,无法突围。当他把钱分完之后,发现自己又是身无分文了,自然,伤口也无法包扎,问医生讨了张病人换下的膏药贴上,苦笑着离开。
  再说明智,什么奖都没得到,气的把话筒扔到地上,拂袖而去。他的歌唱事业至此终结,我阴差阳错,算计不到位,使他重回修理厂,撸起袖子准备要大干一场。比如他自己亲自钻到车底修车,亲自去跑业务,也不跟我玩阴的了,这是多么大的进步?而从明智厂里“投诚”过来的那几个员工,因为尚有几个月工资没领,一见到明智就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跑过去讨钱。明智马上一骨碌钻到车底,大家就拽住他的脚,把他拖出来,先哭诉一番,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啦什么上有老下有小啦,总之把自己贬得跟杨白劳似的。但是明智撂了狠话,说:谁让你们出去的,出去了工资就一笔勾销!话音刚落,一阵拳打脚踢,把明智打得乱爬,好像墩布在拖满地油污。最后招来了妖妖灵,妖妖灵对着一帮浑身黑不溜秋的家伙,无从下手,只好就地取材,将清洁汽车用的水泵拉出来,一阵乱喷,又洒上洗衣粉,一阵乱刷,刷得大家鬼哭狼嚎。终于看着有点像模像样了,马上动手逮到警车上,一个也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