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们的第一桶金 > 第三十章 铁蛋是个姑娘

第三十章 铁蛋是个姑娘


  话说我在后海咖啡厅靠窗坐着,等姑娘驾到。等了半天,人影也不见一个,小二婶打来电话说:今天人家有事,不来了!我嘀咕着:什么人,说不来就不来,咖啡都凉了!忽听一个脆脆的声音说:这不是鱼啊嘛!我抬头一看,差点以为是小左。我说:吓了我一跳。小右无限坦然在我对面坐下,说:在等人啊,我能坐下吗?我说:你都坐下了还问我!小右说:你在等谁啊,我猜一下,是不是等你女朋友?我说:你猜对了,可是没奖。小右说:这不有咖啡嘛!我说:好吧。你来干什么?小右说:找一个人。我说:谁?小右说:我男朋友啊!我说: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小右说:怎么,你不会吃醋吧?我“切”了一声,把头扭向窗外,见几个发型如沙僧之人进了李青发廊。小右见我发呆发的厉害,就说:怎么不说话了?我说:你不是要去见男朋友嘛?小右笑道:没来,等半天了,人有事不来了。我说:我也是,不过正好可以请你喝咖啡!小右欣然同意,说:这话我爱听。说着抿了一口。开始从天上谈到地下,又从地下谈到地上,谈得昏天黑地唾沫乱飞。当然是我的唾沫,小右听得香汗淋漓,神魂颠倒。后来当我想要把话题回归到风花雪月的时候,小右的手机响起来,小右接听了一会儿,对着手机说:好吧,等下我会回来的。就挂了手机。我问:你男朋友?小右笑吟吟地说:对。我说:听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你男朋友很娘啊(后来我知道那是小二婶)?小右说:对,我喜欢。我居然无话可说。转头看李青发廊,沙僧们都已次第走出,满脸欢喜。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小右左手托腮,右手搅动咖啡,似乎还想听我侃侃而谈。而我已没有风花雪月之心,遂起身将她送回老鱼公司宿舍。
  仔细回想,那晚,我却是奇怪地问过小右和张局的关系。小右说:是我姑父。后来又透露说是她干爹,很让人怀疑。干爹其实是个很暧昧的词,也让人肃然起敬。网络上流传的女明星不都是靠干爹提拔起来的嘛!因此小右的说法会不会涉及到伦理,还有待考证。
  另外,关于她男朋友。究竟是不是航海家,没问。因为据我所知,姑娘们在择偶时经常会把一个虚幻的人物挂在嘴边,用来比较和推脱。
  在我厌烦姑娘们虚伪的时候,我经常会从办公桌前猛一抬头。这动作,自小二婶来过之后就已存在。但的确有人经常伫立于门口,四目相对,不禁肝胆俱裂。此人为老铁的胖女儿铁蛋,铁蛋伸出胖手,喊一声:鱼啊,快拉我一把。我一直震惊于她的横向身材,自认办公室的门开的可不小,怎会卡住。后来我发现,这家伙是装的。等我走过去拉她,她一用力,我就旋转着滚向她的怀抱,怎么挣也挣不开。这其实要怪我自己,什么人请我都要火急火燎地赶去,老铁也是,他这自告奋勇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当然,不量力的也包括我。我不知道外表平庸的老铁夫妇怎会生下如此巨大的后代,到底是返祖现象还是天生有病?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次假如老铁不请我去过生日,我才不会上这个当。可是我喝多了,铁蛋连夜把我抱回家也是真的,我不能这么快就忘记人家的大恩大德。试想,一个大龄青年醉倒在别人家里,而那人家里刚好有个女儿待字闺中。这个传出去,就跳进东海里也洗不清了。所以,铁蛋每次来我办公室,把手伸给我,我绝不能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