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们的第一桶金 > 第二十章 瘦猴之死

第二十章 瘦猴之死


  费尽千难万险,挤到人前。兀然发现这世界是黑色的,包括前排围观者的脸,如同被墨泼过一般。其时火势已得到控制,众人皆舍不得散去,看情形恨不得鼓起嘴再将火星吹燃。我起了世态炎凉之心,但是现实容不得我感慨一下。我在众多的黑色物体中,寻找值钱的东西,但似乎没找到。只发现有一个半蹲着的人,手抚另一个横躺着的人,还有另外几个人俯身关注。半蹲着的哭的撕心裂肺,横躺着的一动不动。我心口一紧,跑上去。经仔细辨认,知是瘦狗,地上躺的是瘦猴,旁边几人依次是老铁、明智、小菜。我转过头嘶喊道:救护车,妈的救护车!救护车远远停下,医护人员跳下车,取出担架跑过来,人群霎时均匀分开,出现一条通道。经过新一轮的心脏按摩,人工呼吸,医生当场宣布回天无术。
  瘦猴之死在当时引起轰动,坊间的说法是,一个学徒工手端汽油盆,打算去洗那些被大卸八块的机体。另一个拿出打火机,笑问:点一下会怎么样?学徒也笑着说:你不会试试啊!顿时整个盆子烈火熊熊,那学徒吓得把盆一扔,正好扔到干活的瘦猴头上,瘦猴身上着火,在地上打滚。此法非但没有压灭火焰,反而使地上的油污都燃起来。众人都去救瘦猴,慌乱中忘记了还有灭火剂可以派用场。但是坊间的说法并没有对瘦猴之死使用同情或怜惜的口气,而是全程都面带笑容。倒是对我脱下一千多一件的外衣盖在瘦猴脸上,做了重要说明,特别是“一千多”这几个字,最起码说了十遍,充分暴露出拜金主义者充满铜臭的嘴脸。而这个虚构的情节,更使我愧疚至今,我想瘦猴在天之灵也一定在埋怨我,为何不脱下一百多一件的衬衫盖在他烧的极其丑陋的脸上,哪怕我赤裸上身,露出并不发达的胸肌。
  修理铺烧没了,我们几个重又回到无所事事的日子。期间,老鱼和小二婶一直打电话给我,希望能去他们公司任职。小菜说:去吧鱼啊,我支持你。瘦狗已伤心出走,而老铁,一直追着我要工资,他说:你知道我有二孩的,鱼啊!而我再也不能大手一挥,让小破给我送些钱来。我摩挲着曾经身价上万的修车设备,拨通了废品收购站的电话。
  那个下午,我去了“巷子深”,找到酒坊老板娘要了老龙家的钥匙。打开门,我把我妈的遗像摘下来擦拭了一遍,然后说了好多话。那时我说:我再也不会埋怨别人了,每个人活着都很辛苦。这句话到现在为止我还记得,并且说到做到。良好的心态使我在待人接物上面都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而在生意来往的过程中,这一点至关重要。
  在我擦拭镜框的时候,酒坊老板娘来敲门了。她在外头说:小伙子,忘了还有一封信。我打开门取了信,信封上是老龙的笔迹,写着:儿子鱼啊收。弯弯斜斜,不成笔画。我把信封撕开,取出信件,就着阴暗的光线艰难地读起来:儿子,能叫你儿子真高兴。你知道我混了这大半辈子了,一直走的是弯路。十八岁就把我爸妈都气死了,以后进了牢房,出来就跟你妈结婚了。你妈很好,她教我怎样做人,我感激她一辈子。我是没得救的人了,你千万不能学我走这路,你要好好地开你的修车铺,挣了钱积攒下来娶老婆。你妈走的时候一直没闭上眼,她一直说啊说啊,我儿媳妇会长啥样?我说,放心吧,肯定好看的。
  (我现在流泪了,让我擦一下)。你那女同学不错的,又苗条家里又有钱,好像腿有一点点伯(跛),应该不碍事的。我问过她了,她说她喜欢你,现在就看你的啦,我希望你要勇敢去追她,没钱不用发愁,我和你妈积攒了一点,你打开相框就可以看到银行卡,一共一万八千元,密码是你的生日。
  下面空白处又是一行字,应该是老鱼公司出事那天写的:妈的原来你那同学是个骗子,不过你放心,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我打开相框,一张银行卡紧贴在我妈的遗像背后。我握着银行卡哭了一阵,感觉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