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小小无常 > 第九十五章 酒剑仙孟长情

第九十五章 酒剑仙孟长情


  被莫清风尊称师叔祖的邋遢汉子,就是如今蜀山仅存的天剑堂四位长老之一的,酒剑仙——孟长情,但蜀山弟子私底下更喜欢叫他另一个名字痴情剑仙。
  千年前,当时的蜀山代理掌教真人钟馗,在不周山一人一剑独战三大飞升境大妖,战败身死。
  蜀山被突然出现的仙人境尸祖带领数万僵尸围攻,蜀山所有弟子,全部赶往蜀山救援,孟长情也是,而且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怕妻子担心,所以在离别之际他骗她娘子自己是去蜀山山下流霞镇给她买好看胭脂水粉,还答应自己的女儿给她带一个可爱的木娃娃,后来孟长情与所有蜀山弟子拼死守护山门,然众多天剑堂的长老兵分两路一路赶赴北方不周山抵挡万千妖蛮,一路赶往镇压南蛮深处突然爆发的滚滚九幽无尽深渊魔气,蜀山危在旦夕,就在所有蜀山弟子都绝望的时候,地府三位城隍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以雷霆之势重伤尸祖,斩杀无数僵尸,蜀山存活了下来,孟长情也活了下来,他回到家,可是迎接他的是一片废墟,原来,重伤的尸祖带领存活下来的僵尸躲在南蛮山脉之中,沿途将南蛮山林边上的村庄,尽数毁灭,南蛮山林附近村民都死了,包过她的妻子和他最爱的女儿。
  孟长情保护了蜀山,却没有保护自己的家人,他以为死的会是自己,可是死的却是他的妻子,他的女儿。
  当看到他妻子临死的时候都是紧紧抱住自己女儿的尸体之时,孟长情哭的很伤心,作为蜀山弟子他是一名英雄,可作为一个丈夫,一位父亲,孟长情感觉自己不配,那一夜雨下得很大,村子里很多茅屋都被大雨给压塌了,孟长情就跪在雨中,跪在死去的妻子以及没有呼吸的女儿面前,三天三夜,拼命磕头,痛哭流涕,一头黑发变成枯黄,就像枯萎的花头一般,三天后,孟长情,抓住身边伴随自己许久的仙剑“长情”就要挥剑自刎,他的妻子僵硬的手却仿佛有灵一般,怀抱着女儿的手竟然松开,刚好一手将孟长情手里的仙剑打掉,同时,被抱在妻子怀中的女儿的尸体滚落到孟长情面前,眼睛紧闭,面露微笑的面向着自己的父亲孟长情。
  孟长情一下子呆住了,不知所措,他不敢看他女儿的笑脸,可是眼睛却挡不住望向自己的女儿,手颤抖的慢慢伸向自己的女儿,将她轻轻抱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妻子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就这样依偎在一起,日升日落,就这样依偎着,尸体变成了枯骨,孟长情还是这样抱着自己的女儿,依偎着自己的妻子。
  蜀山顶上,插在仙剑塔上的一把仙剑凌空飞出,不远千里,飞到孟长情面前,发出阵阵嗡鸣,似乎在呼唤着此时像活死人一般的孟长情。
  头发枯萎蜡黄的孟长情缓缓睁开眼睛,伸出手,一把抓住那一把从蜀山不远千里飞到这里的仙剑,口中嘶哑道:“是你们吗!我好像又听到你们的声音了!”
  那把仙剑发出阵阵嗡鸣,似乎在告诉他,“对,是我们!是我们回来了!”
  “哈哈哈哈!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们!”
  孟长情,大笑着,伸出自己已经枯槁的手,抓住那把仙剑剑柄。
  “轰隆!”
  滔天的剑气瞬间刺破天穹,璀璨的剑芒,照亮了孟长情枯槁的脸,也照亮了他怀中的女儿,和依偎在身边的妻子,剑上徐徐出现两个温暖的字“痴心!”
  “痴心吗!好剑!”孟长情望着仙剑喃喃道。
  从此,蜀山天剑堂多了一位同时使用两把仙剑的大剑仙,一把长情,一把痴心。
  而世间却多了一位爱喝酒的邋遢汉子,每一天,每一年,守在南蛮山脉,守着自己的家,守护着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女儿。
  千年来,就因为这一个爱喝酒的邋遢汉子,躲在南蛮山脉里的尸祖和万千僵尸,不曾踏出过南蛮山脉一步。
  “师叔祖!晚辈莫清风,告辞了!”莫清风默默对着喝醉酒说浑话的孟长情拜了三拜,御剑离开。
  “都说剑仙最潇洒,谁知剑仙也痴癫。”
  “一剑御空天穹处,情藏心头泪如烟!”
  “走吧!走吧!”
  在莫清风御剑飞离之后,孟长情缓缓站起身来,望着南蛮深处呵斥道:“出来吧,鬼鬼祟祟的!”
  同时,一清一红两把仙剑从一大一小两座坟冢之中飞到孟长情身边。
  两把仙剑,一把长情!一把痴心!
  酒剑仙孟长情,一手拿酒,仰头猛灌一口,转身望向坟冢轻声道:“等我回来,去去就来!”
  然后,脚尖地上一点,身影高高跃起,坠落之际,长情,痴心两把仙剑心有灵犀一般出现在孟长情脚底,一清,一红,带着孟长情御空而行,好不潇洒。
  “痴心!长情!与我一起再战尸祖!”
  “嗡!”
  痴心!长情!
  霞光闪烁,剑声嗡鸣!似在回应!
  南蛮深处,双剑御空处,数十头红毛僵尸从地底一跃而出,向酒剑仙孟长情撕咬而来。
  “哼!”酒剑仙冷哼一声,双手结剑指,轻轻挥舞,长情,痴心,霞光一闪,两剑在空中如剑舞一般,在空中飞跃一圈,瞬间穿过所有红毛僵尸。
  “一剑而过,头颅坠落!”
  刹那之间数十头红毛僵尸身首异处。
  “尸祖!打了这么久了,别害羞啊!让老子砍死你啊!”
  酒剑仙孟长情怒喝一声,双脚在剑身上一点,化虹飞往南蛮深处。
  “吼!”
  一声怒吼,一具没有头颅的僵尸,从南蛮深处踏地而来,只见他双乳为目,整个肚子就是一张血盆大口,满嘴獠牙,渗着丝丝血茫,浑身煞气滚滚,每一步踏地,天地就是一阵轰鸣,
  仙人境尸祖凶煞而来。
  “哈哈哈!老子今天就要斩杀你这无头尸祖!”
  酒剑仙孟长情浑身真气鼓荡,强横的剑气瞬间将方圆十里的树木山石瞬间绞碎,飞升境大剑仙孟长情如威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