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小小无常 > 第九十四章 战火四起 剑仙痴情

第九十四章 战火四起 剑仙痴情


  就在姬老三在不周山了解千年恩怨之后不久。
  人间,华夏王朝硝烟四起。
  雪月城数百万妖蛮南下,攻击“血肉长城”,兵家圣人孙膑率领50万玄武兵团与2万鲜卑泰坦穿山甲骑兵依托血肉长城抵御百万妖蛮。
  西北磐石关,西夷十字军两大先锋军团狮子座军团与射手座军团共计八十万大军抵达磐石关下,只待百万沙妖顺利到达,便齐齐攻城。
  磐石关内,儒家圣人孔丘与法家掌门悄然而至,协助姬如虎镇守磐石关。
  东海,龙太子敖烈率领千万虾兵蟹将镇守东海边线,与千万南海水妖与百万东瀛海盗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台州,象山港姬如龙率领青龙舰队驶离港口,支援龙太子熬烈,同时,在天港天空之上,六艘由墨家秘密建造五百多年玄天神舰悄悄跟随着青龙舰队飞往东海边线。
  华夏历688年,三线战场仿佛约定好的一般,战场几乎同时开战。
  北方,“血肉长城”一改以往只守不攻的态势,兵家圣人孙膑,趁妖蛮立足未稳,带领五万玄武重甲骑兵突袭妖蛮二十万先遣狼妖兵团,同时二万泰坦穿山甲骑兵团诡异的出现二十万狼妖兵团后方,五万玄武重甲军团与泰坦穿山甲骑兵一前一后突袭围杀,将二十万狼妖打散,战斗持续一天一夜,十多万狼妖被斩杀,只有不到五万的狼族妖蛮逃回后方妖族大本营,余下的逃兵在漫天的风雪之中不是被痛死就是被饿死,华夏在偷袭大胜一场之后,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继续依托“血肉长城”屏障,抵御百万妖蛮,漫长的守城战慢慢拉开。
  西北磐石关,朱雀神箭手兵团在法家掌门韩飞的带领下,依托百米高的城墙对城下的西夷十字军展开一轮万箭齐射后,双方大战自此拉开,而原本守城的姬如虎,却悄悄带领二十万白虎骑兵团悄然出现在沙漠腹地,对百万沙妖展开了一场袭杀,成功的将百万沙妖拖在了沙漠腹地。
  东海海底,南海水妖与东海水族在水底展开了血腥的厮杀,猩红的血水染红了整片海域,海面之上,姬如龙率领青龙舰队与东瀛海盗双方你争我夺,互不退让,而就在双方彼此征战不休的时候,六艘玄天神舰却悄悄隐藏在云海之中,偷偷飞往南海水妖的老巢,一艘玄天神舰之上,岑天机带领八位弟子施展秘法为六艘玄天神舰遮蔽天机,龙虎山天师张杉带领一千多名龙虎山道士隐藏在玄天神舰之中。
  而就在三线大战爆发的同时,各方的顶尖战力却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参见任何一场战斗,好像在等待着一锤定音的契机。
  南方蛮荒山蛮之中,有一破败荒废许久的小山村,一座座没有名字的坟冢堆立在小山村的各个角落。
  在荒废的小山村东头,一个破烂的茅草房门口,一个喝的烂醉如泥的邋遢汉子,坐在一大一小两个坟冢身边,悄悄说着醉话:“娘子,一看我给你买了你喜欢的胭脂回来了,你擦了一定更好看!”
  边说邋遢汉子,从脏的看不颜色的衣服中,拿出一个十分精美的木制化妆盒,打开化妆盒里面的胭脂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早已石化,但邋遢汉子好像不知道一般,用手轻轻在石化的胭脂之上轻点,然后在那个大一点的坟冢之上,好像有人一般,十分温柔的为自己想象出来的娘子涂抹胭脂。
  “你看!我说的对吧!是不是更好看!”
  “丫头,别气啊,给你娘涂了,我就给你涂抹啊,自己的娘亲你也吃醋,你长大肯定是一个醋坛子,谁娶了你也是倒大霉了,哦!你不喜欢胭脂啊,喜欢木娃娃,好的!等一会儿啊!”
  邋遢汉子,在小一点坟冢之上,右手亲昵的在坟冢之上摸了摸,然后捡起地上陷在泥里的一把剑,在一根木头上,削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微妙微翘的小女孩雕像便出现在邋遢汉子的手里,邋遢汉子十分高兴的将小女孩雕像放在坟冢前,只见,那一片小小的坟冢之上密密麻麻摆放着成百上千的小女孩雕像。
  “娘子,丫头!你们别走啊!”邋遢汉子突然叫了起来,双手在两个坟冢前疯狂的拉扯着,仿佛在拉扯什么人。
  “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里!呜呜呜!”邋遢汉子就这样躺在坟冢身边哭了起来。
  “对,我要喝酒,喝醉了酒又能看见她们了!对,酒!”
  邋遢汉子,边跑便爬的跑向破烂不堪的茅屋内。
  “酒了!酒了!怎么都空了!”
  茅屋内,到处是密密麻麻的空酒坛,可是却没有一瓶酒。
  邋遢汉子疯狂在地上翻看着,想找到一坛让自己喝醉的酒。
  “师叔祖!”
  茅屋外,一身雪白长袍的蜀山剑仙莫清风,手里拿着两坛酒恭敬的对茅屋内翻找酒坛的邋遢汉子行礼道。
  “酒!”
  邋遢汉子看见莫清风手里的酒坛,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抢过一个酒坛,撕开酒盖,猛灌了起来。
  “娘子!丫头!你们又回来了!”
  喝醉后的邋遢汉子,再次坐在坟冢之前,温柔的的与她们说着悄悄话。
  “师叔祖!”
  莫清风再次行礼道。
  “哈哈!娘子,你看,是小风来了!”邋遢汉子温柔道。
  “小风!快给你师娘与你小师妹打招呼!”
  “晚辈,莫清风见过师娘见过小师妹”
  莫清风恭敬的给两个坟冢行礼道。
  “师叔祖!给我回蜀山吧!”莫清风平静道。
  “不去!不去!我走了,她们娘俩怎么办,这里是我的家啊!”邋遢汉子摆手道。
  “哎!好吧!”莫清风无奈叹息道。
  莫清风走进破烂不堪的茅屋内,看着满地狼藉的空酒坛无奈叹息,默默将空酒坛收入咫尺物,然后近新的酒坛从咫尺物取出,一坛又一坛的摆放整齐。
  酒坛空了可以在买,可人心空了那就真的空了!